“怕心”带来的魔难

【明慧网2004年9月16日】我叫左玉莲,青岛胶州市胶西殷家店二村人,1996年得法。未得大法以前浑身是病,都是医院治不了的。后来学法不长时间,我一身的病都没了,这都是师父慈悲,为我净化了身体,我体会到了没有病的滋味。

99年7.20邪恶开始镇压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一次同修被绑架牵扯到我,当地610伙同派出所把我也绑架到派出所。当时我心里害怕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做了违背大法的事,心里还是相信大法。

回家后不明真象的丈夫对我“举手便打,张口即骂”。由于怕心不去,我一直处于魔难之中,自己也知道状态不对,但是很长时间走不出来。越怕邪恶迫害越加猖狂,由于怕,我也没敢站出来抵制邪恶。

同修被放回来后,我们又开始学法,我还是提心吊胆,同修也说:你不能害怕,你越怕他越迫害你,没有怕也就没有叫你怕的因素了。但是我还是没有丢掉怕心。

今年的5月7号晚上我在同修家学完法回家,发现家里的大门又锁上啦(其实也不是一次),我从墙爬進去,刚進去就被丈夫连拖带打的拖了出去,就这样我被迫在同修家过了一夜。第二天我发现锁被换了,院子里的锁也换了。晚上丈夫回来还是不依不饶,扬言“只要不学了,干什么都中,要不然没有门。”我说“只要叫我学法干什么都中。”

再想叫我脱离法是不可能了,我即使什么都没有,也得修下去。我悟到我以前是滋养了邪恶因素,消极的承受;这一次我决不能再向邪恶因素妥协,我要坚定的修下去。师父救了我的命,又替我承受了那么多。想想以前真是愧对师父的苦度,我再也不能再对不起师父了。现在我白天帮儿子盖房子,晚上在同修家学法炼功。我并不想失去这个家,但是我更不能失去学法炼功的自由。我不能走旧势力安排的路,我得去掉怕心、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干扰与迫害,走好师父给我安排的路。

回顾以前,由于自己的这颗怕心带来了许多的魔难与不该有的迫害,只怪自己怕心不去,加上不自觉的掩盖。看看自己以前的状态,没把大法放在最高最重要的位置,差点毁了自己。这一次的迫害也使我认清了自己和大法的关系,不再混在大法中,要踏踏实实的做真修的修炼人。我以前不知道精進,现在补上,不再辜负师父。我不会一错再错!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