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大法弟子邢秀英在北京经历的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16日】在2001年1月23日中午12点左右,邢秀英进入了天安门广场,快步往纪念堂方向走,准备在那打横幅,快到纪念堂前时,一名武警把她拽住,问她是否炼法轮功的。邢秀英没有回答,武警就翻她的衣兜,搜出了横幅,并又唤来了一群恶警。邢秀英一看横幅打不成了,就拼命喊“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

一群恶警围着邢秀英殴打,把她的门牙打掉一棵,穿着皮鞋使劲踹头和前胸。无论恶警怎么打,邢秀英就是喊,恶警们把她塞入警车。车里已有了两名大法弟子,邢秀英心想我不能在这里,就拼命的往下下,车里的恶警打她拽她。车下一群恶警拼命推着车门子,也推不住,恶警们一看不行,就说:这个不行,治不住,快把车开走,别等了。

警车开到不知道是什么地方,让下车,邢秀英不下,恶警们拽着她的头发把她拖下车,并在地上拖出一百多米远,拖入一个大院子里,那里已有七、八十个大法弟子;最后把她关入海淀区看守所。

另外,邢秀英是中午12点左右到的天安门广场,当时她没有看到雪堆,傍晚时下了一小层雪,刚能盖住地皮,可是在中央电视台播放的发生在当天的自焚录像里有雪堆,并且好几个人在那里坐着往身上浇汽油,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邢秀英在那走,都被盘问,何况那些“自焚者”还又喊又叫的,一看就是事先安排好了的。那天,天安门广场的武警、警察、便衣比游人还多,只要你走路慢一点或有点别的动做,就上来一群问你。好几个人在那里坐着往身上浇汽油,又喝的,而且还点着了火,烧成那样,只有事先安排好了才行,真是造假造的漏洞百出。

在海淀区看守所里,恶警逼迫被非法关入的大法弟子不管天气多冷,先把衣服扒光,强制关入铁笼子里往身上泼凉水,打你一顿;有的大法弟子身上只穿着背心和裤头,戴着手铐和脚镣,被绑在铁柱子上,恶警往她们身上捧雪,并用雪把脚埋上折磨。

恶警们问邢秀英的姓名、地址,她不说,恶警们就拼命的打,用电棍电,致使邢秀英的身上和脸上都是伤,但她还是不报姓名、地址。一名恶警叫张建,拿着一个档案说:快说吧!你看这是杀人在逃的都先不管,先管你们法轮功。

邢秀英仍然不配合,另一恶警用电棍又电了她一顿,又欺骗说:我都是为你们着想,说出来就放你回家,把搜走的钱还给你。见她还是不说,就又骗她说:我老婆生小孩,我都没回家,大人孩子不知怎样,你要说了,我就可以回家了,你也可以回家。邢秀英被他的话所骗,说出了姓名、地址,说完后,就被塞入号里,整天坐板。听到外边,整天整宿的打不报名的大法弟子声,脚镣声,电棍电人的声响个不停,电棍发出的光,就象电焊厂一样;间隙中听到恶警互相询问都发多少奖金,谁狠,奖金就多,个个就象恶煞小鬼。

恶警折磨一个大法弟子是个老太太,恶警用最大号的电棍电她,并拳打脚踢,还觉得不够,几个人摁住老太太打嘴巴。一个因吸毒进来的人只因看不下去这样折磨大法弟子,说了几句公道话,也被挨了电。

2001年2月23日,邢秀英被送到调遣处,这里更是邪恶至极,残忍的程度无法言表,简直是人间地狱,不按照恶警要求的做,就招来一顿毒打后,让你蹲着,飞着,头朝下,胳膊向上,这样折磨大法弟子,恶警们采取的全部是暴力对待大法弟子。

大法弟子们整天被强制干活,完不成任务就不让睡觉,洗手上厕所共计一分钟,超时就被打,几个月不让洗内衣,恶警发现洗的就打、批斗、强迫写检查。大家的手都非常的脏,可是整天蹲着包装食用筷子,整天得低着头,走路看脚尖,不然就打你;一个大法弟子抬头看星星,招来恶警一顿毒打,恶警并邪恶的说:星星是你随便看的吗?一个屋里三、四十人,一天只给一碗水喝。

2001年3月20日,邢秀英被劫持到北京大兴新安劳教所(2002年搬到新楼,改名北京女子劳教所)告知被非法判一年半劳教。在调遣处恶警们经常狂叫着说:到新安劳教所不打你,不骂你,你就转化。新安劳教所用的是最卑鄙的手段,先采取不让睡觉,一群邪悟的帮凶围着你胡言乱语,恶警们伪善的问这问那,假装关心你,用软的哄你,欺骗你,还经常给点水果,半个月洗一次澡,就是整天给你灌一些邪悟的东西,给你感觉很好,其实所有的好,目地就是让你转化,放弃修炼,这种精神迫害比肉体迫害更邪恶,因武力一下就认识到,这种伪善欺骗了很多大法弟子。可是对坚定的大法弟子,不管用。

这种伪善欺骗手段根本迷惑不了坚定的大法弟子,恶警们就采取不让进屋,在水房里、走廊上、装货的屋里,几个人围着你整天整宿的不让睡觉、灌邪悟的东西;并整天整宿的强制你看诬蔑大法的录像,轮番的念诬蔑大法的书。恶警们为了奖金竭尽全力的洗脑,恶警们欺骗邪悟的人说:别让不转化的睡觉,困迷糊了就写了,就给你们减期。

更邪恶的是不到规定的时间不让上厕所。一个老年大法弟子要去厕所,老太太的脸都憋变色了,恶警就是不让去,还邪恶的说:不是能忍吗?

四大队的恶警们对不写决裂书的,天天在太阳底下单腿站着晒。五大队的大法弟子张桂珍指出恶警是伪善,被送到集训队加重迫害,迫害得浑身浮肿,恶徒打她,把衣服扒光关入铁笼子里往身上泼冷水,不让上厕所,不许睡觉;恶警看还不行,就采取更卑鄙的手段,让邢秀英陪着她,却不让陪着的邢秀英睡觉,用这种办法折磨她。恶警们还说:你不是善吗?你忍心看着她陪着你遭罪。一旦“过意不去”,就被邪恶钻空子,恶警的阴谋得逞了。

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卢宽被“单独”关在一个屋,一共有8个人,分成4个班,每班2个人看着她,折磨她。五大队的恶警刘队长说:你们8个人任务就是折磨她,并整天的逼迫她看诬蔑大法的录像,轮番的念诬蔑大法的书,逼她写。经常练拳脚的恶警刘队长打累了,让吸毒犯打,拿来一盆尿,把卢宽按在上面,紧贴着让她闻,到了后半夜,说是让她睡觉,可是,刚一躺下,突然把她拽起来,逼迫上院子里跑,然后又说:睡觉吧!刚一躺下又被拽起来接着跑,一夜不知折腾多少次。恶警刘队长经常用针扎她的脸,脸被扎得肿的变了形,真是惨不忍睹。

大法弟子杜荣芬那屋,也是8个人分成4个班,每班2个人看着她,大冬天,恶警柴队长只让她穿一条裤子,坐在水泥地上,不让出屋;一次恶警队长说杜荣芬,今天让你去看升旗。升旗一开始,杜荣芬高喊:“法轮大法好”。当时就被一群男恶警拽到一个黑屋里,毒打,打得她不能动。

还有一个不知姓名的大法弟子被迫害得精神恍惚,目光呆滞,整天整宿的在水泥地上坐着。

新安劳教所外表上是“春风化雨”,可是背后是残酷的血腥虐杀;一有外来参观的,就安排邪悟的和吸毒犯来为她们粉饰,剩下的都撵下楼做操,等参观或检查的一走,就凶相毕露大喊着起来干活。

以上是邢秀英在北京天安门广场、海淀区看守所、调遣处、新安劳教所等所遭受的、所看到的真实情况。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