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刻要求自己要正,与接触的人讲真象


【明慧网2004年9月18日】我是1995年得法的,到1999年7.20这段时间里。和所有修炼人一样,我亲身体验到了师父在讲法中讲的修炼要过的关、难,消业和去执著心的事。比起其他的修炼人,虽然我修炼的不太好,但我对大法有一颗深信不疑的心。

1999年大法刚开始受迫害时,在7月19日晚上10点我和老伴买了去北京的车票在等车时被警察非法抓到了派出所。那时不知道什么叫“讲真象”,但是我们炼功后的身体健康和师父讲的法在我们身上的体现、变化,我们对他们讲,叫他们看。镇各派出所的警察和上边来帮忙的公安局的每一个人,我们都跟他们讲一遍。当时他们对我们说,写个不练了,也不要上北京去,就放你们回去,回家炼去吧,没有人管。我当时想:师父教我们修炼的是“真善忍”,我怎么能说假话呢?我对他们说,我不能说假话,在任何情况下我都不能说我不炼了。到7月22日下午3点,他们让我们看诽谤师父和大法的电视。我告诉他们这不是真的,这全是假的。到晚上他们又叫我们写,我和老伴商量,就让他们写我们永远都不学电视上宣传的那一套,就这一句话(不能有一个诽谤大法的字,否则我们不签名)。23日上午就让我们回家了。当时我还很高兴,后来我才认识到当时那颗心很肮脏(向邪恶变相妥协)。

我一共四次去北京上访。第一次是2000年7月13日,我到了北京,独自去了信访局。我快到信访局门口时,看见十来个便衣和五六个有老有少的人在说什么。其中有两个便衣过来了,问我:你是炼法轮功的吗?我说:是;又问:你是从哪里来的?我说:我从哪里来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来干什么来了。便衣就喊那边几个女的,你们听,看人家说得多好。便衣说:那你说说你是干什么来了(还给我一个马扎让我坐下)。我就给他们讲了半个钟头的真象,有几个学员要走,他们不让她们走。我对便衣说:让他们走吧。

他们走了之后,我继续讲真象。讲完后,便衣对我说:你走吧。我说:我不走,我要到信访局里和接待信访的人讲一讲,让他们向中央反映一下我们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他们说:你快走吧!你进去也没人给你反映,会把你抓起来的。那个警察还把我送到路的另一边。我就这样顺利返回来了。

2000年10月1日,我和三个同修一起去北京。有人怕心太重来回乱走,我为了找他们也没有站出来证实法。2000年11月27日,我们有四个人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附近,我和另一名学员把两米长的“法轮大法好”的条幅挂在一棵小树上。当时,在金水桥的西南角有一辆警车,警车上坐着许多警察,我挂条幅的地方离警车只有四五米。挂完条幅后,我便坐车回来了。

2001年元旦,我独自一人去了天安门广场,在广场发真象资料,被恶人抓住,送上了警车。我上了车,一个恶警正在毒打一个大法学员。我喊不许打人,他说:你越喊我打得越狠。我还喊,他说你再喊我就打你。后来警察把我送到了南城郊的看守所,我不报姓名、地址,并绝食。那天有许多大法学员绝食。到了第六天,我被叫了出来(还有八个大法学员),说要把我们送到天津。到了车上就没人管了,到了天津我们就各自回家了。

2001年1月17日,我和丈夫在街上发传单,因恶人举报,我被非法抓到了派出所。他们问我姓名地址,我全不回答他们。到了下午六点,一个值班的领导和我谈话,我就开始和他讲真象,一直讲到九点多,最后他明白了(后来我给他资料他就看)。第二天不法人员把我送到了看守所,我绝食抗议,在看守所里我给犯人讲真象,她们好几个人围着听。第三天,值班的领导问我几天没吃饭了,我说三天了,他说明天再不吃饭就灌食。我严厉的对他说:你不敢。到了第五天,他们就把我送回来了。

2001年10月10日,公安局非法抄了我家,抢走好多资料、现金、存折,并把我和丈夫抓了起来。我们绝食抗议,不配合邪恶。他们说:是某某把你供出来了,你为什么不说说他的情况。我说:任何人都可以说我,但我不可以说任何人,包括我自己。他们问:怎么包括你自己?我说你问我的名字我都不回答你,你想知道的我都不回答。他们问为什么?因为我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我不会配合邪恶的。他们什么也问不出来,就把我送看守所。 到看守所,那个所长认识我,拒收。第三天,他们就把我们送回了家。

2002年11月3日(十六大前夕)夜里11点多,公安局骗我们说查户口,我们开了门。他们闯进来便把我们抓起来了,非法抄了家,抢走复印机和资料。我绝食抗议,在派出所呆了五天,后来不法人员又把我们送洗脑班。到洗脑班第二天,市610主任找我叫我吃饭。我提出三个条件:一不跟我说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话;二不许让我看听诽谤大法的录音、录像和漫画;三不许跟我讲不学了、不炼了的话。如果你想说,那咱就一起学《转法轮》。她说:你三个条件我全答应,你吃饭吧。我说:你说话算数?她说:算!我就吃饭了。

当时我有一颗心,就是想看一看洗脑班到底怎么邪恶,这一念被邪恶钻了空子,虽然答应我三个条件,但一直看着我不让我出来。我真的看到了洗脑班的情况。一个学员正念走了出去;一个学员检查身体时,查出有肝炎症状,马上把他放了。后来只剩我们俩没放,他们什么也不和我们谈。我们几次找610头目,她也不来。又呆了一个月,到了2003年1月14日610的副头目来了。我问他:你们不让我们走,到底想达到什么目地?他说:你要写个不练了就放你走。我说:你说什么?咱们有言在先,不谈这个,你要说这个,那我明天就走。动了回去这一念 ,第二天晚上吃完饭就真的回来了。

2003年6月10日我在街上发传单,被非法抓入了派出所。传单的内容是公审江泽民,派出所的人全看了。我绝食抗议,不配合邪恶,不答任何口供。后来公安局一科的科长认出了我,这个家伙很邪,又把我劫持到看守所。这次到看守所很多人都认识我,我又和他们讲真象。他们天天催公安局放我,公安局就是不肯放。第七天,我让他们签字,如果不放我,我出了问题,由公安局负责。第八天,公安局还不放,看守所非要到医院给我输液。第十天,公安局把我接了回去。

我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走了过来,我时时记得师父讲过一正压百邪。我时刻都要求我自己一定要正,我只要接触他们(被邪恶利用的),就和他们讲真象。现在有的人,我给他看师父的法及真象资料。

我一个小学文化水平写得不好,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