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固有观念 堂堂正正证实法


【明慧网2004年9月19日】2004年8月22日下午4点多钟,有一同修骑自行车回家,当行驶到兴华路的龙府花园附近时,从后面驶过来一辆白色面包车将同修撞倒,又从车里冲出四、五个警察将同修按住,并迅速用绳子将他嘴勒住,强行将人抛進车里急速开走。我听到这消息时已是下午5点30分,我立即想到资料点的设备,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到邪恶之手,那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的钱买的,是为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用的。我立即用电话与另一同修联系约好分头去资料点抢机器。就这样我坐出租车一边走一边想求师父加持弟子,这些东西决不能损失,同时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

当我来到资料点,用钥匙打开房门时,眼前站着三个人,他们迅速将我拽到屋里,一个人说:“我们是公安局的”。这时我看到屋子里已被翻得乱七八糟,我坐到了床上,心里非常平静,一点不动,脑子急速的想怎么办,得赶快通知那个同修别上楼,求师父帮助,别让那个同修过来,让她坐的那个车“出点意外事”千万别来。也就是三分钟时间我开始往下闯,我要出去,这三个便衣警察就阻止我。我在屋里大喊,我要出去,回家!我这样大声喊的目地是给那个同修送信,千万不要進来。这时那三个警察打开房门往外拽我,我不配合,其中一人说,今天抬也要把你抬下去。我发正念和它们抗衡。他们从五楼往下拖我,我就高声喊:“法轮大法好!大家都出来看哪,警察抓好人了,法轮大法好!”我喊到楼下院子里,我站在院里又喊,这时我发现院子的角落里停着一辆出租车,从车里下来2个人,他们好几个人费了好大劲才把我弄到车里。在车里我跟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必报的天理。告诉他们不要再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给自己留条后路。

到了公安局,進屋之后开始审问,我发正念,彻底铲除迫害我的邪恶,同时我也求师父加持弟子,我坚决不配合邪恶。我求师父,师父啊,加持弟子,我被它们绑架,是我什么地方有漏被它们钻了空子,但是我想即使有漏,邪恶也不配迫害。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谁也别想动我。就这样他们审我,我就闭着眼睛背论语,所有他们的一切问话与我没关系,我就不承认这一切,心里非常坦然一点不动。师父的法在我脑海里打出来,师父说:“在任何艰难的环境下,大家都稳住心。一个不动就制万动!”(《在美国中部法会上讲法》)

大约当晚8点,恶徒将我和先绑架的那个男同修一起送到了县看守所。到看守所上二楼时经过每一个监号时我都大声喊:记住法轮大法好、记住真善忍好,希望大家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到了女监号时门打开了,号里的人全站了起来,我站在门口说:“我是大法弟子,不是罪犯。”紧接着就跟屋里的人讲真相。这时我听到了和我一起被送来的那个男同修被打的声音非常大,整个女号的人都听到了打骂声和打人的咚咚声。第二天提审时把我和另一同修一起提出来,我发现他的脸部和胳膊凡是能露在外面的部分,我看到全是伤痕都是一寸来长的血口子。提审时他们带来了摄像机,我往那一坐,就脸朝墙,并让他们把摄像机挪开,他们不挪,我就把头扒在椅子背上,一声不响问什么都不理他。同时我发正念,消掉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求师父加持弟子。就这样他们什么也没问出来,连我的姓名都没有问出来,他们就走了。

第三天他们又提审我,我还是一声没有,就是发正念铲除邪恶,求师父加持弟子,就这样他们又走了。在这期间从我被邪恶绑架一直没進食進水,第三天看守所的管教、所长找我谈话,让我進食進水,我说我没有犯罪,公安局随便抓好人是违法的。我从江氏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讲到法轮大法的美好,并且告诉他们不要再为江××卖命了……我讲了很多,他们也都听着,最后他们说,不管怎么样你得吃饭,有一个好身体你才能做你要做的事。我告诉他,我意已决,饭是决不能吃的,公安局抓我是非法的,我现在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用绝食对他们的非法抓捕提出抗议。他们也没有什么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只能告诉我,你不吃饭,我们就得要采取措施,要对你進行灌食。

到了第四天,当地公安局国保大队队长领着人到看守所,把我提出来,说是领我兜风,这样他们把我拉到了县医院准备灌食。一進医院的大门车停下来,把我从上弄下来,我戴着手铐把手举到头顶使劲喊:“法轮大法好,我不是罪犯,我是大法弟子。”就这样从医院大门一直喊到诊室,所有就诊的和医护人员都过来看我,他们几个人架着我往前走,我就边走边喊,整个医院一楼门诊都听到了,他们又把我弄到CT科,我还是喊。接着又把我弄到急诊室灌食,这时急诊室里有6、7个便衣警察,又進来4个医务人员,把我按倒。按住胳膊、腿、身子、脑袋,医护人员往我鼻子里插管,当时心里跟师父说,师父加持弟子,我坚决不配合,不能让他们得逞。就这样我使劲往出卡,把管子从嘴里卡出来了,他们把管子从鼻子抽出来,又接着插第二次,管插進了,我又使劲卡,又从嘴里卡出来,他们不给我喘息的机会。又换个鼻孔,第三次插管,这时医务、公安都在冲我喊叫,让我配合往下咽,我坚决不配合,我就使劲往出卡,眼看要窒息了,我刚喊了一个“师”字,“父”字在脑子里还没形成,管就被抽出去了。我缓了一口气,这时从胃里返出来一些东西,吐了一床,他们有点怯手了,我坐起来,又开始跟他们讲真相,并告诉他们,我是一定要出去的,你们说了不算,只有我师父说了算,我是坚决不配合的,他们把我送回看守所。这样在师父慈悲呵护下,于第六天下午,我正念闯出看守所,在我被绑架后的第二天,我的丈夫(大法弟子)抓紧时间去多个亲属家朋友家進一步讲清真相,使亲属朋友们明白了邪恶的迫害是违法的,从而开启了他们的正念,于是亲属与我丈夫去公安局问情况,当时得到答复是,把人抓進看守所了。这样我丈夫又给子女讲真相,准备与亲属一起去公安局要人,与此同时,联系懂国家法律的同修准备上诉。

通过这次的经历,我更体悟到,只要对师父坚信,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记得2001年明慧网上登了一篇学员文章有一句话“你的信有多大,这个法就有多大”。我真的体悟到了。当时在审问的时候,他们说:别看你一个字不说照样判你10年、8年,我当时心里回答他,你说了不算,我师父说了算,我自己说了算,你不配和我对话。我是在做最神圣的事,在救度众生,在证实法,在跟随师父开辟新的宇宙,谁也不配来阻挡,我只走师父给安排的路,其它的都不要,我决不能承认邪恶的那一套。

在看守所的几天,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我都静静的查找我自己有什么漏被邪恶钻了空子。年初我从劳教所出来到现在,也就是半年多的时间,回来之后,马上投入到讲真相,证实法上。学法时间较少,做事时的心态还是有干事心,在和同修一起做事时有不同意见时没能很好的查找自己,而是心里怨同修,做事时有急躁心理,有时把握不好,没有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那种慈悲、祥和、大忍,没有达到高境界行为。静心查找,找到很多不足。在看守所的几天里,我每天发正念、背法和监号里的人讲真相。一个大法弟子一旦失去了师父叫做的三件事的环境,那种痛彻心肺的感受不是人人都能体悟到的。我一直在和师父说:师父:弟子有漏,但也不允许邪恶来迫害我,我不能承认这一切。师父没有给我安排在监狱里,我必须出去,我有那么多应该做的事要做。还有那么多众生等着我去救度,我决不能在这里受迫害,我必须出去,我坚信师父说:“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我坚信师父,我一定能出去。

回来后,我知道我们地区只要是知道我被绑架的人,人人都发正念帮我,还有外地的同修知道后也发正念帮我,真有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感觉,更体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这是师尊的慈悲,是师尊让大家都做好,我体悟到只要你的心到位了一切都是师父在做。通过这次经历我真的体悟到师父洪大的慈悲,整个过程我的思维非常简单、清晰,就是坚信师父,就按师父的要求做,除此之外什么我都不要也不听,无论邪恶怎么猖狂,我的心都不动,他们不配在我面前如何,我是李洪志师尊的弟子,当时坐在那儿他们审我的时候有一种我是神的状态,他们非常的渺小,非常小,一切都不在话下,就这样我闯了出来,我觉得我没有做什么,都是师父在做。

在这几天中,我正念正行抵制邪恶,邪恶的恶警们根本没有敢碰我一下,更不用说用刑了。

注:每次提审时我都跟他们讲真相,当他们开始正式审我时,我就不吱声,闭口不答。心中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

今年2月份我从劳教所出来的当天到家,我就跪在师父的法像前,我说,师父,弟子不要有名的名,我要真正明白的明,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师父的弟子。

这几天经历有感:

恩师育梅花正红
傲骨凌寒香更浓
啸天霜雪浑不惧
凛然正气贯长虹

最后以师父的法(《洪吟(二)》中的“师徒恩”)和同修共勉

师徒恩

狂恶四年飑 稳舵航不迷
法徒经魔难 重压志不移
师徒不讲情 佛恩化天地
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