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脱险记


【明慧网2004年8月17日】2004年8月8日上午,我带着地图骑自行车到山东省武城县的部分没有见过真象资料的村庄去散发真象光盘,并一路讲真象,见人就问:“你有VCD吗?”有VCD的,我就给他一张,碰不到人,我就每隔不远,在显眼的地方放一张光盘,以便有缘人捡到。

刚做了三个村,就被恶人举报。滕庄镇派出所恶警赵勇(35岁左右)、李XX(45岁左右)和滕庄镇联防队长郑风昌(30岁左右)三人,开一辆红色小面包车追上我,把我绑架上车,并把我自行车后架上盛光盘的挎包抢走(包里还有103张光盘)。他们把自行车往地上一扔,对围观的群众说:“你们谁要谁推走!”上车后,恶人用木棍顶着我,并抓住我胳膊,不让我动。当时我本着善念对他们说:“这光盘是救人的,你们看看就知道了,法轮功是好的,你们不应该抓好人。”他们说:“别说,别动!有话到派出所再说。”

到了滕庄镇派出所,他们问我姓名、住址,来了多少人,问光盘哪里来的,我说:我叫孙正(化名),从德州来的,其余什么都不给你们说。接下来我给他们讲真象,讲法轮功好,镇压是错的,迫害借口都是造谣,讲善恶终有报,并举了任长霞因当江XX帮凶,迫害大法而遭恶报的例子,劝他们明辨是非善恶,珍惜自己和家人,不要因迫害大法而葬送了自己的未来。我说:“你们都有家有口,我家老人孩子也都等我回家照顾,你们应该马上放我回家。”他们不但不听,还大叫:“问你什么说什么,不问你的别说!”他们见问不出什么,他们就叫我举手面墙罚站、罚蹲,我不配合,他们就叫来几个帮凶,摆出打人的架势。这时,我想起师父经文《正念制止行恶》,便指着他们说:“你们打我你们自己疼,现在讲究依法行政,你们打人是违犯《人民警察法》的,结果他们的气焰就不那么嚣张了。”他们又围上来给我戴手铐,我不配合,他们有的拧我胳膊,有的踹我的腿,把我摁到地上,强行戴上手铐,一个恶警还说:“不老实就给你戴上背铐!”

滕庄派出所给武城县公安局打了电话。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科长张瑞军、副科长徐丙新和司机杨涛来到滕庄派出所。徐丙新带着派出所的几个恶警去我被抓的村子打了两份证明材料。回到派出所后,徐审问我:“说出家是哪的,给家打个电话,让家人知道你的下落。”我说:“我不想让他们为我担心。”徐说:“你進去(指监狱)家人就放心了吗?”我想到大法弟子有师父管,就说:“这事你说了不算!”徐听后,自信而傲慢的说:“我今天说了就得算!”我说:“走着看吧。”随后,他们又搜走我身上带的30.8元钱,钥匙、卫生纸和碎报纸。让我签字,我说:“还有我的自行车呢!”徐说:“那个值多少钱啊?”我说:“换了个前胎就花了20元钱吧。”徐说:“就给你折50元吧。”他们让我签字后,换上了县公安局的手铐,司机杨涛说:“这回给你摘下个铁的,换上个银的。”紧接着,把我塞進警车(轿车)的后备箱,押往武城县公安局。

一路上,我持续发正念,请师父加持,脱离魔掌。

下午5点左右到了武城县公安局,张瑞军、徐丙新上楼去办手续。我被关在车内由司机杨涛看着。我立刻想到师父《在2004年美国西部法会上的讲法》中说:“不承认它旧势力提供的这个所谓的环境,因为在正法中我会使一切众生都同化大法,根本不需要在这种邪恶中锤炼大法弟子。” 我决不应该進去,师父会帮助我的,修成的一面就是神,人怎么能管住神呢?

办完手续,下午6点左右,张瑞军和杨涛开车押送我去看守所。我以天热为由,从后备箱挪到后排座位上,靠着车门坐下。

在警车开到距看守所不到1公里的转弯处,我看见路边有一片玉米地(玉米有2米多高),就毫不犹豫的打开车门跳了出去,由于车速快,我在地上翻了个跟头,爬起来冲進玉米地。在玉米地里钻到南头,司机杨涛开车赶到拦截我,我又转身钻進玉米地,因玉米地刚刚浇过水,我的两只鞋陷在泥里掉了。我跑到玉米地西头,西边路上也有人喊:“在这边哩!”我只好又转回来,慢慢爬进临边的棉花地。(棉花有1米多高)因我戴着手铐,只能用双肘慢慢爬行,尽量避免棉花棵摇晃。几分钟之后,张瑞军就叫来大批警察封锁了周围道路和地头,并有人上房,居高临下搜寻我的行踪。恶警开始排开队趟玉米地,逐行搜查;对棉花地间隔搜查。

我趴在棉花地里一动不动的发正念并求师父加持、保护弟子。

恶警不时在我身边走过去,我能透过棉花叶的缝隙,清晰的看到他们,恶警们叫嚷声、手机声不绝于耳。恶警们牢骚满腹的埋怨司机杨涛。杨涛说:“我要是不绊倒,脚上摔了个大口子,我就抓住他了。”就这样,恶警们反复折腾了近3个小时,也没有找到我。晚上9点左右,我听见有人喊:“走啦!让撤啦!”便再也没动静了。

我又在棉花地里趴了1个多小时,才慢慢向西爬去。当确认没有人监视了,就猫腰越过地头的小路,走过另一片庄稼地,再穿过一条小巷和大公路,又钻進庄稼地,远离了县城。有时在庄稼地里走,有时在田间小路走,有一条河沟里是臭水,飘着浮萍杂草,一人多深,没过了我头顶,我戴着手铐吃力的游过去,拽着沟边的草爬上岸,这时已经是夜里12点多了。大约走出十几里路,发现前面公路上有车辆来回走,我就绕开,继续走。

天亮后,我把背心脱下来缠在手腕上,包住手铐,以免被人看见。我光着膀子走到一片玉米地里,听见前面有警车喇叭声,我就停下来休息、发正念。中午天气炎热,气温几乎超过人的体温,像在蒸笼里一样,我很渴,想有点水喝就好了。午后,天阴上来了,伴随着雷声下起了瓢泼大雨,我仰面朝天接雨水解渴。风雨越来越大,借着风雨声我爬到路边一看,警车离得太近,就回来向远处走了一段距离,再爬到路边并发正念:警车快走,恶人看不见我。这时一个接一个的暴雷在警车上空炸响,震慑着恶人。眼看警车慢慢移动,我悟到:这一定是师父在帮我。为了减小目标,我躺着迅速滚过了公路,钻入玉米地。

下过雨的庄稼地里很软,踩下去泥就陷到脚腕。艰难的走了有几里路,我有些放松警惕,在路上往前走。突然,从村里出来一辆警车,发现了我,我马上钻進玉米地,又爬進棉花地,看见有三个小野瓜,我吃了以后,继续爬行。爬到地头附近,听到路上许多人说话,还听见有汽车和拖拉机拉来许多男女村民,封锁了四面路口。我只好又爬回来,卧在泥水里,趴累了就躺一会儿,还担心他们趟地搜查,一边请师父加持,一边发正念,等待天黑。我感受到法轮的旋转,但每当我着急想往前爬时,腿就特别疼,动不了。我悟到是师父保护我,不让我盲目行动。如果不下这场雨,会有很多农民来地里做农活,我就不好躲藏;恶人也可能趟地搜查;我也会渴的、热的够呛。这些是我能想到的,我不知道的,师父还要为我操多少心哪!

经过难熬的几个小时,天渐渐黑了下来,蚊子也上来了,由于手被铐着,我满身咬满了疙瘩,嘴能够着的就吹吹,够不着的地方就动动身子,用棉花棵蹭蹭,以赶走蚊子,再不行就翻翻身。又熬到下半夜,我开始往外爬,看见前面和两边还有车灯和人影游动。我转身猫腰朝相反的方向走,这样走一阵,观察观察再走。历尽两天两夜的魔难,终于闯出方圆几十里的包围圈……。

在同修的帮助下,砸开了手铐。我继续汇入正法洪流。

我认识到被邪恶钻空子的原因是学法少,做事心强,认为星期天警察放假相对安全,表面安全注意不够,整体有漏。能正念闯出魔掌,关键在于坚信师父,正念正行,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

自己的一点经历和认识,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山东省武城县邮政编码:253300
相关恶人电话号码:
武城县公安局局长 赵君 0534-6211280(办公室) 0534-2366086(住宅) 手机:13905341598
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长 张瑞军0534-6289961(办公室) 0534-6212885(住宅)
武城县公安局政保科副科长 徐丙新0534-6212380(住宅)
武城县滕庄镇派出所 赵勇0534-6361417(办公室)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