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法会发言稿:我的转变


【明慧网2004年9月19日】

尊敬的李洪志老师 您好!
各位国内外的同修们 您们好!

我叫Chenara Wati,今年三十四岁,是印尼棉兰的法轮大法学员,我的修炼开始于2004年3月29日。 我最初认识大法是我和丈夫及朋友的家人到澳洲悉尼的中国城逛街时,当时我见到了有许多人围观一个摊位,我完全没有兴趣去看它,因为我心想那一定是从中国来卖膏药的,因为所有看着摊位的都是亚洲人。但当我走过那摊位时,突然有人把有关法轮功事件的报纸送给我,我不但没有读这份报纸还很傲慢的把这份讲清真相的资料丢到最近的垃圾桶里,我朋友的父亲还说:在中国炼法轮功你的头会被斩去的。

坦白说,以前我非常不相信中国的传统文化尤其是像太极之类的东西,在我看来那是很呆板浪费时间且僵硬不化的运动。对现在的年轻人那是很枯燥费时的东西,这也许是因为我自认为西方的文化超过了东方的原因。自高中毕业之后我就在西方国土里生活和受大学教育,因此更相信西方的文化。

2003年的三月我打算回棉兰居住一段时间,最少要到55岁以后方再回到澳洲,我这打算被父母亲反对,他们认为女人应跟随丈夫,而不是丈夫跟随女人,何况我丈夫的职业是医生,他是不可能在棉兰工作的,因为他是澳洲的白种人。

然而我坚持回去长时间住那里,因为我认定是天意,我回去和居住在棉兰至今,我完全不曾后悔于我的决定,尽管我的丈夫必须来来去去于澳洲印尼间,我们夫妻也须经常暂时的分离,但这些对我都不成问题,他反而成了我放下执著的力量,我认为是凡一切事情的发生都必有原因的,我们是应从中学习智慧,虽然它不是件容易的事。

诚然,我的回去确获得了珍贵的福份,我的朋友介绍我以前并不喜欢的法轮功,她得法是由她母亲带领的,我的好友很诚恳和热心的讲解法轮功的详细情况让我明白,而当时我很抗拒她的好意,因为在我脑海里仍然充满着我父亲的警告,要我不可接触法轮功,因为他有种种问题,我朋友耐心的听我对法轮功的负面说法,并将我的话转告她母亲并要她停止修炼法轮功,遭她母亲拒绝。

我曾经到过一间据说可以让人附身的观音庙堂,我当时还很迷信于这观世音附身的说法,而问有附体的信徒有关法轮功的事,他反问我为何要问学法轮功的事,还说法轮功会使人迷误而自焚,为什么不去学太极?我听后当时很感庆幸亦感谢此人,认为他救了我一命,否则我就会去读法轮功的书《转法轮》,现在想起来当初那种情况,我会哈哈大笑于我天真幼稚。

我从庙堂回来后马上打电话给我的好友,告诉她说连观音菩萨都说法轮功不好,可见是那种×教,我的朋友马上反驳我说,那人当然反对法轮功,因为如果你读了《转法轮》,知道了真相那你就不会再去找他等等。

后来我想起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过的话,“往往这些人不讲心性,什么都敢说,天老大,他老二。他敢说他是王母娘娘、玉皇大帝下凡,他都敢说他是佛。”

经我的好友解释那种低灵附体的真实情况后我就不再踏上那庙堂的门了,日后就明白了,这也使我更想知道法轮功的事了,因此我上网去查询法轮功问题。最初我所查得的都是来自中国官方对法轮功负面的说法,但这些都不能使我止步,继续找真相,我还要求在澳洲的丈夫下载英文版的《转法轮》,并且要他认真了解法轮功,但很不幸的他所得知的仍然是不利于法轮功的负面消息。

我的丈夫居然说法轮功会使人疯狂,你如跟上了法轮功你的脾气个性会变得暴躁,如果你学法轮功我就会被你杀死的……我说你先少说话,赶快查好将我要的书下载到我的电子邮箱里,最后他说我希望你明白你正在做的事,我亲爱的太太!我回答他说“我当然明白我正在做什么,你难道不希望我找到能改变我坏脾气的方法吗?”他不再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我决定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

第二天也就是2004年3月29日我就开始读我丈夫寄来的《转法轮》。我刚读到师父在《论语》中说的““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如果开辟这一领域,就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常人的观念,否则,宇宙的真相永远是人类的神话,常人永远在自己愚见所划的框框里爬行。”我就马上醒悟到师父说的都是正确的。

我读了第一讲的数页,我就下定决心去修炼了,我首先放下了四年来一直使我的生活承受重压痛苦不能安睡,有关钱方面的执著。其实我的生活原已够满足,但因为我的野心太大,造成了我的许多烦恼,我当时的贪求无止境,我的丈夫为了满足我的虚荣让我有幸福感而拼命的赚钱。当我读了第一讲的当天晚上,我就能像婴儿般睡得甜香。

第二天早上我就告诉我的父母我甜睡的原因,并告诉他们我已经开始读法轮功的书,书中并没有教人走上邪路的说法,想不到我的父母亲居然大发脾气,尤其是我母亲高声喊叫,把她从媒体上获得有关法轮功不好的种种说出,她同时警告我,如果我还想和他们同住,就不可以把不好的东西带回家来,母亲还说你脾气本已很坏了,如果再加上不好的东西,我们父母也将被你害死。我很懊恼的说:“什么,你说法轮功是不好的东西?可能我们自己才不好呢?”

难道这就是您们常教导我们的,您们说:凡事都必须听取两方面的道理吗?而您们现在不是只听媒体不负责的单方面说法吗?您们应明白政治经常是邪恶的。我反驳他们,我心想是不是因为我们是中国人,我们就必须听中国政府的话?说完后我就走开了不想再和他们多说,我还听到他们唠叨说我蛮横不听父母的劝告,我心想只有改变我自己,他们以后才能相信法轮功确实是好和高贵的。

第三天我将一些护肤和美容的维他命要母亲交给我的二妹。我和二妹已经六个月不说话了,不许她用我的化妆品,而我还是个美容师。我和我妹妹一般吵嘴最多二天不说话从来没有不说话六个月的,我修炼法轮功后知道这六个月的不说话不是偶然的。

我母亲感到很奇怪,问我为什么又允许我妹妹再用我的化妆品?于是我告诉她是这本书教我们“真、善、忍”,要我们宽容别人,即使是我们的敌人。从此我想方设法的接近我妹妹而她仍然不理睬我,我心想不必在乎这一点,因为妹妹毕竟不是修炼人,我妹妹终于和我和好如初。慢慢,我的父母看到我的变化,虽然还不多但对我已够了。因为我相信他们一定会因此去读《转法轮》,果然一个月后我母亲开始读《转法轮》,并向父亲证明法轮功是正确的,那时我父亲还不想看书呢。

出乎意料的,我父亲开始转变了,当我把法轮大法资料送给他那些不信法轮功的朋友时,他还会对他们讲清真相呢。他说在法轮功的书里只有教人向上、向善的道理,根本没有像媒体说的那样,我才知道我父亲已经开始看书。当时我希望父亲能修炼大法,我父亲是个从不责怪别人的人,他也经常要我们自我检讨。我相信终有一天他会走上修炼的道路。

我真的很庆幸我能得法。除了炼功,辅导员教我们发正念,在炼功点读书,现在我很热心的参与任何有关大法的交流讨论也跟随到乡村间去洪扬大法,虽然我是一向不喜欢出门的人。

我和同修们也曾经去访问IKIP大学,而大学的教授很多是修炼大法的,我感到很惊奇,惊奇于他们听我们讲清真相后就接受大法,并在大学校园里设炼功点,我相信如果不是大法,这是不可能的事。他们都很热忱的欢迎法轮功。

我也非常感动于那烛光晚会,那是纪念在中国被凌虐致死同修们的晚会,那晚来了许多记者和民间运动联合会的主席,他们都热烈欢迎法轮功,这主席还邀请我们参加今年八一七的游行,八一七那天我和几位同修都坐在花车上。

其实我是不想参加游行的,因为我感到害羞,最后我改变了想法,因为想到了“真”,终于悟到了师父给我们承受了那么多,我怎能因为害羞而止步不前?我怎能被这感觉打败呢?而害羞也是一种执著呀!如不是因为大法,我是不会参加游行的,因为除了害羞我也不愿被烈日曝晒。花车游行后,我们自己还到中国城去游行,引起许多人观看,原来这种游行也很有好处,它会帮助人了解法轮大法是好的,相信看过游行的人会改变他们以往对大法的不正确想法。

我希望全世界的人类会尽快的悟到这难得的大法,不要让他擦肩而过。

谢谢师父。

(2004年印尼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