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迫害大法弟子的一幕


【明慧网2004年9月21日】时间:2002年初至2003年底

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七中队的恶警,对未转化学员(不放弃信仰的大法学员)采取用衣架打头,坐军姿,站军姿,罚蹲,面壁。对未转化的学员只要本能的反问一句,就破口大骂,抬手就打,提脚就踹。对其中被打的学员,只要学员本能的抬手挡一下,就被她们诬陷为法轮功学员打人,便招来更残暴的毒打。对不吃药的学员强行按在地上用开口器撬开嘴强行灌。如果有大法学员说大法好,就被恶警用封口胶把嘴一层层的封上,不让她说话。他们的口号是一定要把她“搞定”(即“转化”),不管采取什么办法,不管使用什么手段,总之限时一定要她“转化”(放弃信仰)。

对实在不“转化”的限量吃饭,采取整体饿饭的方法。两个月后有的饿昏倒,于是“转化”了一些人。队长张小芳叫嚣:看精神是第一性的,还是物质是第一性。给大法弟子的饭每顿大约连五钱都不到,全是一碗汤。饭量大的人饿得皮包骨,脸发黄,眼睛落眶,皮肤紧包骨头。

其中有位大法学员叫祝霞,進去后一直不“转化”,常常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的。在2002年8、9月份军训时,祝霞不配合,于是被杂案犯两个人夹起拖着围绕坝子转圈圈,仰着拖,扑着拖,牛仔裤拖烂了,皮鞋拖烂了,最后石子都被嵌在裸露的肉里。然后又强迫祝霞去洗澡,叫来医生给她一块一块的挑石头,消毒上药,不仅被拖着走而且还拳脚相加排着队打,打够了,打累了就拖着跑,一个拖累了又换人,一批又一批的轮换拖。

另外一位叫杨华莲,德阳人,是公安系统的工程师。当恶警迫害她时,她据理力争。有一次约晚9点左右,恶警说她多占了一格装衣服的床头柜。她责问张小芳,张小芳理屈词穷,恼羞成怒,她就去打杨华莲。杨本能的抬手搪了一下,张硬说杨袭警,于是一群杂犯围上来讨好张小芳,暴打杨华莲。杨华莲被从二楼拖到坝子反铐在树上,又是一阵轮番暴打。两三天后张小芳亲自上阵又用警棍猛打杨华莲。等杨华莲出来时,人也变成了另一个样子。最后栽赃她“袭警”要她赔了800元的医药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