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看守所讲清真象,犯人要求我教他的孩子读书、做人


【明慧网2004年9月24日】我离开看守所之前,众犯人与我惜别依依。仓头被我讲真象所折服,劝我日后小心,还请我将来出去教他的孩子读书、做人。

我被邪恶之徒绑架到看守所,在审讯中,当邪恶开口问话时,我拒绝回答。我说这里是看守所的审讯室,我无罪,不应该被关押,到外面再讲。恶警对我咆哮暴怒,非要我说话。我便冷静的对他们说两句话:“法轮大法好!放我出去。”其它一概不予搭理。

我在看守所,因抵制迫害而被恶警指使监仓的人集体毒打,全身伤肿。后来,同仓二十多人包括监头都被感化。我炼功之时,他们帮我把风,一些还主动找到要李老师的经文之类的听听。

有几个犯人被感化后流着泪对我说,如果他们在外面早知道有法轮功教人道理,他们就不会去干坏事,不会有今日的下场。几乎整个仓凡是参加过打我的人都向我道歉,请我原谅他们的过错,请我体谅他们的身不由己。

广西籍的钟志高流着泪对我说,如果早知道我是法轮功学员,就是让他死都不会来打我。后来他又把别人送给他的一件短袖衫送给我,一定要我收下,他说如果我不收下就是不会原谅他,那么他这一辈子将是十分内疚和悔恨的。我将他给我的短袖衫收下,另外拿一件给他。

一名第二天释放的犯人在临走前一夜专门找我谈话,他说在看守所的监仓内打人是习以为常,在那种地方打人从来是没有人认错的,也不是一定要认错。但是他还是向我道了歉,说只有这样,心里才好受些。

一位被判死刑后改判死缓的犯人很感动的对我说,真不知我对他那么好,以前打过我实在不该,他还把睡觉较好的铺位腾出来给我,要我睡在身边为他讲故事。

我在收容所时,向仓里的人洪法,他们听得很认真,并表示对大法的尊重和向往。后来,其中一位写信给我,说他从收容所出来,收容所不给他一分钱。他身无分文,徒步走了三十多公里找老乡,然后再乘车回到外省的家中。他自己承认,如果不是在收容所听到我们的真、善、忍法理而守住心性,他在那种艰难的条件下是免不了干坏事的,但现在不同了,硬是靠着毅力和信仰徒步走了三十多公里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