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东西方宗教神秘现象说开去


【明慧网2004年9月25日】东西方宗教文化里有很多非常类似的现象,有的惊人的一致,简直就是一模一样,比如肉身不腐、辟谷、白日飞升、人体发出异香等等。还有的却是自己所独有,比如基督教中有些修道士所出现的stigmatism(散光),等等。这些都非常值得人们去深思。

东西方的肉身不腐现象

因为从小喜欢看神话故事以及对未知世界的好奇,所以笔者一直对科学解释不了的现象特别留心。偶尔国内报纸上会刊登关于某某山上或者哪座寺庙里时有发现和尚或尼姑的不腐肉身。这些修道之人都是圆寂了几十年、上百年,甚至于更久。一般寺院里的肉身大多已经被人们供奉起来了,而且这些人生前都是有名有姓,有记载可以得到证实的。比如有个尼姑在圆寂之后被放在缸里,几年后打开一看,身体完好如初,没有一点腐败的迹象。也有的肉身是在山洞里被人发现的。

关于东方的肉身不腐现象和事例早已有不少著文论述过了,本文浅谈发生在西方宗教修炼体系之内(主要是天主教)的肉身不腐的现象。

在实证科学一统天下的今天,宗教历史上出现的神秘现象是鲜为人知的。狭隘的观念使得人们刻意回避谈论这些话题,也就更造成了人们对一些超常现象的无知。其实在诸多神秘现象中,肉身不腐是有据可考的。如同在东方,西方修道士的不腐肉身也都被当作圣迹供奉。很多都被放置在镶金的水晶棺材中摆放在他们生前所属的教堂和修道院里让人们瞻仰。信众们会争先触摸这些肉身来祛病驱邪。历史上,甚至于近代,都发生过不少与这些圣骨有关的圣人显灵的事件。

记得第一次听说西方修道肉身不腐现象,是从一位叫卡尔•遐克尔(Karl Shuker)的英国动物学家所著的一本书中提及此事。记得当时还在想怎么在外国也有这种现象。

1977年,美国“TAN”出版社出版了由天主教徒琼•卡洛尔•克拉丝(Joan Carroll Cruz)所著的名为 《不腐之身》(“The Incorruptibles”)的书。这本书中比较详细地记载了从公元一世纪到二十世纪初的一百零二位修道士和修女的生平以及他们最终的不坏肉身。此书凝聚了作者若干年的酝酿和充分的、大量的确凿证据的积累。为了尽可能的确保真实性,克拉丝根据资料上的记载联系了许多仍然保存着这些肉身的欧洲教堂,并以确认的结果来决定是否将其人写入她的书中。值得一提的是,此书中记载的所有修士均享有圣人或圣徒、圣者的称号(Saint, Blessed or Venerable),而梵蒂冈的罗马教廷和历代教皇对于其授予的封号一贯的是慎之又慎。所有被封圣的人以及在他们身上所展现的奇异现象都是经过多方调查并被最终承认为神迹。尤其到了近代,很多肉体上的神秘现象是通过科学验证的。例如在重新掘出圣者的不腐肉身时让有名望的医生来做见证人。作者是想要告诉我们,这些事例是值得相信的。

克拉丝在书中首先阐述了一下肉身不腐这一现象的超常性。她一开始就从定义上明确的区分开了真正的修道人的肉身不腐现象和其他的尸体长时间的保存现象。其它的尸体长时间保存现象分为人为的“刻意保存”以及自然界的“意外保存” ,一般都被称作僵尸(mummy)。

意外的尸体不腐现象是由很多不同的自然因素导致的。从时间上来讲有西伯利亚的万年猛犸象、几千年前“石器时代”的古尸,一直到今天死于雪山上的探险者。沙漠气候的高温和干燥提供了最适于尸体保存的条件。 因为导致腐烂的微生物的生存和繁衍除了依靠营养物质之外,绝大程度上取决于它们环境中湿度的大小。尸体内水份的快速蒸发可以直接抑制腐败的过程。极度寒冷干燥的天气也可以使尸体长时间处于不腐烂状态。比如在冻土中被掩埋的人或动物的尸体,可是,一旦它们被人发现并带离那样的环境,就会很快腐烂。陷入泥炭沼( peat bogs) 中的尸体在长期被浸泡在腐殖酸和鞣酸的情况下也可以长时间保存。有时它们竟会被误认为是谋杀案被弃尸的受害者。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放射性元素也被认为能起到非常有限的防腐作用。

人为的对尸体的防腐处理在人类历史上已经存在了好几千年,在文明出现的伊始就一直伴随着我们了。人们愿意保存自己的尸体是为了使自己在生后世界的生活有所保障。这个理念使得这一技术兴盛于发达的古埃及和南美的印加帝国。宗教祭祀们会先挖去体内容易腐烂的脏器(包括大脑),然后将尸体脱水,再用酒,树脂,松香,各种油和香料对其进行多种工序的处理,最后用亚麻布层层包裹。在气候非常干燥的埃及和南美的安地斯山脉,经过类似防腐处理的尸体能够保存上千年。到了近代,人类对这一技术的继承和发展被广泛用于医学领域。为了便于教学和更好的研究人体的组织器官,人们发明了用酒精、甘油、或者甲醛来处理并保存解剖过的人体和人体器官。这样处理过的尸体可以在常温下长期保存。

因为在实证科学熏陶下长大的人很难接受肉身不腐这一超自然现象,很多人会不假思索的断定它是属于上述的两种情况。其实真正修道人不腐的肉身和它们有着相当大的区别。这些肉身超自然的保存既不取决于下葬的方式,也不取决于被埋葬的地点和温度。有的从死亡到下葬之间隔了很长时间,有的墓穴内湿度很大,有些肉身经历了数次墓穴的更换,有的就紧靠着别的、已腐烂的尸体,但是它们却安然无恙。不同于别的尸体不腐现象,修道士的肉身绝大多数依然肌肤柔软,而且在短期内保持着近乎于活人的容貌。而自然形成的僵尸和经过人为处理的尸体全都会变色的,而且非常僵硬。时间一长,没有一个不是“皮包骨头”的。更加神奇的是不少修道士的肉身会分泌出一种透明的油脂,有的在死后许多年后还散发着香气,甚至于受了创伤还能出血。这些现象也是以其它形式保存的尸体所没有的。

这些现象用现在的实证科学是难以解释的。由于它们对于着眼于这个物质空间的实证科学的潜在冲击太大,至今还没有人对于肉身不腐这一真实现象展开认真系统的研究。科学界不愿意去正视这个现象是因为那将意味着它必须先改变甚至推翻自己已经确信是真理的很多定论。以至于当不得不作出相应解释的时候很多科学家所提出的理论相当的牵强附会,一点都不科学,甚至是违反一般常识的。在没有做过任何研究的前提下有人硬是把肉身不腐说成是由于空气的密封和土里面的盐和矿物质的成份而造成的。其实有常识的人都知道,空气再怎么密封,盐的含量再高,也解释不了千百年来从没经过任何处理的尸体是如何保持着近乎于生前的容貌。

西方修道人的肉身不腐现象是在耶稣来世间传法以后的日子里出现的。两千多年来,没有人能解释得了到底是什么力量使这些肉身公然蔑视自然界的法则,不按照人们视为必然的规律去正常的消亡。

法轮大法修炼者都知道,师父在《转法轮》里提到修炼性命双修的功法最终可以以高能量物质代替肉身原有的细胞,达到身体不会自然消亡的状态:“在这样的情况下,能量储存在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当中,还不只是我们这个物质空间身体的每个细胞中,在其它空间所有的身体,分子、原子、质子、电子,一直到极微观下的细胞当中,都被这种能量充实着。久而久之,人的身体就完全充满了这种高能量物质。”(《转法轮》第二讲:不在五行中,走出三界外)“那种身体就像我讲的走出五行了,不在五行中,他的身体就是一个不坏的身体了。”(《转法轮》第五讲:性命双修)师父还谈到了在西方也有性命双修的功法:“在古老的过去,西方也有修道的,也有修身体的,只不过是现在的西方人他已经把它失传了。”(《法轮佛法》(在北美首届法会上讲法))

参考资料

Karl P.N. Shuker, The Unexplained: An Illustrated Guide to the World’s Natural and Paranormal Mysteries. Carlton: London, 1996.

Joan Carroll Cruz, The Incorruptibles. TAN: Rockford, Illinois, 1977.

(原载正见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