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讲真象活动的一些思考(续)(图)


【明慧网2004年9月7日】总结在纽约期间讲真象的体会和思考时,同修们你一言我一语,畅所欲言,非常踊跃。大家让我写下来。

* 讲真象度人是无条件的,不能存有任何形式的求回报之心

讲真象是为了世人好,我们这样做是无条件的,不求对方任何形式的回报。这样才能保持一颗纯善的心,完全为了对方好的心。对方感受到这种善意,更容易接受我们讲的真象。知道真象后对方如何做,是世人自己的事,我们不可有任何强求之心。

还有,对谁都一视同仁的善待非常重要。因为不分对方是否有钱、有钱多少、社会地位如何、做什么工作、态度如何,这样才能保持自己的心态纯正。

一般来说,对方没有特别表达希望進一步了解的意向时,我们讲大法好的真象和迫害真象,两方面都讲到了就足矣,没有修炼的人都有一个能理解多少的问题,我们不要讲得太多或者太高。有的西方学员讲,是否多讲大法的美好比较好。其实大法受迫害的真象是必须要讲清的,而且迫害真象非常能震撼人心,激发人们的善念;邪恶最害怕让人知道迫害真象,因为人们知道了迫害真象的时候,控制人们的邪恶就会被清除。我们讲真象是为了救度世人,也是为了大量清除邪恶。

* 讲真象中正念对待疲劳

同修A说,我在旧金山站一整天都不会怎么累,可是在纽约站一会儿就会脚痛腿酸。我就不断的发正念清除邪恶。显然邪恶对我们讲真象非常害怕,企图阻挠。我们不能简单的理解成“疲劳”,不能让旧势力的安排得逞。

同修B说,在街头发资料时,我也尽量不断的发正念,清除阻碍纽约行人看真象资料的那些背后的邪恶。

* 发资料不能没有表情

同修C说,虽然很累,但发资料还是要避免漫不经心的表情,尽量捕捉行人的眼神,送去要救他们的关切之心,这样还容易唤醒他们明白的一面。我微笑的把资料递到行人面前,说一声“Falun Dafa is Great (法轮大法好)”,“Good for you(对你好的)”,他们接资料就比较多。

同修B说,有时候我还加一句“Ancient Chinese Meditation(中国古老的打坐方法)”,也很有效。

发传单的学员如果能相互协调、安排轮换休息时间,能够一直保持饱满的精神。反酷刑展点的学员,为了不浪费宝贵的人力,也最好能协调好,轮换发传单、轮换演示功法,轮换做不同类型的酷刑展示(以方便上妆的同修上洗手间、吃东西等调整)。

高精度图片
这位77岁的新泽西学员说:“你用慈悲的眼神看着他们的眼睛,他们都会接的。”
高精度图片
酷刑展示在曼哈顿街头
高精度图片
年轻的美国学员双手举着展示牌在路口向行人讲述着法轮功在中国所受的迫害。
高精度图片
有六个月身孕的新西兰学员照样在大街上站立行走十几个小时发资料,只有发正念时才盘坐下来休息一下自己的双腿。


* 回答接受过资料的人

同修B说,很多人微笑的说,“这个我已经知道了,我昨天已经看过你们的资料。我支持你们。”我就说,“谢谢,请您与您的朋友分享法轮功的信息。”往往那些人就又愉快的接受了资料,拿回去给朋友。

同修D说,上次在出租车上讲的很顺利,司机就愉快的接受了资料,答应帮助发给其他乘客。我也常对接资料的人说,看过之后请传给朋友。

* 有效的利用时间,又保证学法炼功

同修E说,开始几天我们是早晨七点到九点去附近的公园炼功,然后十点左右到曼哈顿金融区街头讲真象。后来,我们注意到了街上人流的变化,就是纽约人的作息时间,一般是早晨七点到九点人们去上班,于是地铁口、街口川流不息。然后突然人流减少,直到中午十二点至下午两点之间,上班族的午饭时间,又变成人群涌动的场面。第三个高峰是下午四点之后到下午六点,是上班族的下班时间。于是针对这三个高峰点我们调整了时间,一大早就去街头迎接上班的人流,几人的小组,大家轮流发资料、炼功、举展板或横幅;并在街上人流减少的时候,能够抽出时间学法。

* 繁华街口机会很多

同修B说,在百老汇大街几个主要的繁华的街口,比如时代广场,由于游客的比重比较大,还有很多是带着“名牌”的共和党大会代表,他们不象纽约本地的上班族那样匆匆忙忙,尤其是在停顿等待过街的“行人白灯”时,容易接我们的真象资料。这些街口一整天都是非常热闹,晚饭后直到十点多,凉爽宜人,灯火通明,更是游人如潮,有很好的讲真象的机会。我们下次可以多利用这些机会,尤其是协调好几个“三人小组”轮流不间断的去那几个繁华街口的街心公园,炼功和讲真象。

同修D说,在其他比较大的地铁口,比如72街,晚饭后直到九点多,人流也是非常稠密,也别太早“收兵”回旅馆,错过了机会。另外,我去 Starbucks 咖啡店,就跟周围的顾客讲真象。处于喝咖啡的休息时间,他们比较容易接资料并跟我交谈。

* 节省时间节省开销

同修E说,深入细致的讲真象,需要长期的努力,下回得准备点干粮,一是可以缩短自己吃饭的时间,充份利用午饭和晚饭的“黄金时间”;二是自己也可以避免大的花销。还有一个节约的要点,就是买一周的地铁票。

同修B说,我那个“非得找中国餐吃”的执著也得去一去。有一天中午时间较紧,我只好在街上小摊买了两个便宜的“热狗”,晚上回去时买了点便宜的苹果、黄瓜、香蕉,结果一天的营养摄入也挺平衡的。

* 在纽约街头的保持良好的形象

同修A说,看到西人同修扎着领带在街头发最新出版的英文报纸,真是十分得体。看起来跟西部不同的是,美国东部的人很注重衣着。我们也就得注意自己,避免穿牛仔裤上街。

同修F说,把展板挂在脖子上,好象也不是太合适,最好有别的同修帮忙举展板,或者在一旁炼功演示功法。如果是一个人,带一个双肩背包就行了,拿资料方便。

同修C说,我准备了几套很正式的衣服,在纽约期间不论是见议员还是街头发资料,都比较合适。我们注意了穿着后,就不会被看作 street persons (马路游民),跟接资料的人的距离就近了。

同修B说,我觉得穿黄T恤比较适应于集体炼功等场合,比较赞同明慧八月三十日文章《如何更有效的在曼哈顿讲真象?》中说的,“有很多场所和场合是不适合穿黄T恤的,否则显得很突兀、不得体,也不严肃。”

同修D说,看到有些同修没有穿袜子上街,我就建议她们穿上。还有,就是我们中国人要注意,避免在大街上远处喊另外的人,要走近讲。

* 跟警察讲真象

同修B说,纽约警察很多,由于警察在执行公务,如果只是简单的递给他,比较可能谢绝我们的资料。我就先跟他们聊,比如关心的询问他们那一套全副武装有多沉,谢谢他们的艰苦工作,然后他们就会愉快的接资料了。警察带着近二十磅重的装备站着,也真是辛苦。

同修D说,我也是,跟他们聊起来,再介绍大法,讲澳洲大法弟子梁大卫的遭遇和他脚神奇的康复;讲我自己的亲身经历,比如,在美国很多妇女到了一定年龄就得服用女性荷尔蒙,以保证精力充沛,可是荷尔蒙却可能导致乳腺癌,真是两难。我在得大法后停用荷尔蒙,精力更充沛,也显得年轻。然后告诉他们我已经66岁了。由于这是他们自己也知道的难题,警察们听了很信服,女警察跟我拥抱,男警察跟我握手,并说要把这个好处传给家里的太太。

* 准备西班牙语和法语的资料

同修D说,下回得准备一些西班牙语和法语的资料,这样对那些讲这些语言的人,更有针对性。纽约有不少的出租车司机是讲西班牙语的,或者来自海地讲法语的。在乘出租车时,我就跟司机讲几句西班牙语,然后用英语介绍大法。

* 准备简短的问题

同修E说,我在街头举横幅时,碰到很多人问我。由于街上的人都是匆匆忙忙,他们想几句话就了解。我就准备了以下对话,效果也很好。

问:这是关于什么的?
答:这是有关法轮功,一个很棒的身心修炼系统。
问:你们在这做什么呢?
答:我们来这里告诉人们有关法轮功和法轮功在中国被残酷镇压的情况并寻求你道义的支持。我们相信多一个人知道真象,迫害会早一天结束。

另外,华盛顿DC学员为纽约活动特地设计制作的一份新传单(“英文传单:帮助制止在中国的迫害”,三折六面,彩色)内容很好。向大家推荐。听说是大家共同商议出来的,大家在使用过程中发现个别地方需要继续改進的,可以提出来,继续完善。

以上是我们的一点体会,供大家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