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曼哈顿讲真象的经历与思考(一)


【明慧网2004年9月5日】在曼哈顿这样的国际大都市讲真象,需要从各种层面展开与深入。其中在街头发传单、做展览这两种形式,是看似平常其实不能等闲视之的两种非常主要而基本的方式,因为通过这两种方式,我们随时在大面积的面向纽约市各区、各阶层的人士展示我们的形象、传达各种信息、提供交谈和选择的机会。如果我们真能做得好,就能够在无形中、在每日的一言一行中、在每一次不期而遇的相视与对话中,有效的消除邪恶因素对人们的影响与控制,真的帮助每个纽约人对其未来做出最好的选择。同时,对修炼者个人来说,这也是一个提高心性和讲真象技能的过程。

一、同修的付出和纽约人的变化

共和党大会这段时间,看到我们很多同修都是做出了很多努力,才得以到曼哈顿讲真象。比如有的是通过在公司连续多日加班加点完成工作后,在周一至周五期间请一两天假出来;有些周边地区的同修通过拼命工作,争取每周能抽出几天早下班,下班后驱车或乘车几小时往返,赶到曼哈顿发几个小时的资料;有的同修周末两天休息时间都用在了曼哈顿;还有很多同修克服了许多吃住、交通、通讯等各种困难,一连几日省吃俭用的住在纽约,每天早出晚归讲真象;还有一些同修主动承担起资料、后勤、为出门在外的学员创造集体交流的修炼环境等工作,等等。

经过几个星期来大家的共同努力,曼哈顿的确出现了许多明显的变化。刚开始走上街头,许多人从来没有听说过法轮功,现在再去发传单,已经不时能听到人们说“我已经拿了”;开始时绝大部分人非常冷漠与排斥,现在也还是有不少人没有看清真象,但已经有很多人,当你微笑着向他们问候和递资料时,他们也会向你点头或微笑,有些人还会在匆匆走过时停下来与你交谈几句,或者在你没顾上注意他(她)的时候,主动过来要资料,或者在交谈后提出多拿几份资料带回去给其他朋友。有些人与我们交谈后,回去把法轮功真象与更多人分享。还有的看过资料的人,会找机会提出自己的疑问。

二、展板带来的故事和纽约人的提问



DC学员在曼哈顿用展板讲真象

我自己想讲几个便携展板带来的故事。这里的“便携展板”是指一个人就能手举的展板,尺寸约为标准招贴画的一半,用的材料一般为硬纸板、塑料框架等,既轻便又硬挺;展板上的图画或用词都是精心挑选和反复推敲过的,因此能够在一走一过之间准确的向路人传达自己需要表达的信息,路人也很容易“一目了然”。这类小展板是美国人游行、发传单、举行集会时最常用的形式,比横幅效果要好,举的人和看的人都方便许多(在这些情况下,对距离我们并不远的路人来说,单位面积的材料上,横幅所表达的信息少,展板表达的信息多;从可读性来说,展板能够图文并茂,横幅却不能;横幅在户外条件下常随风晃动或飘卷,不易看清,而展板则很稳定,所以美国人普遍认为一幅好的图画配上画龙点睛的几个字更能达到广而告之的目地)。

回到故事。一次我开车到曼哈顿,停好车后刚把展板拿出来,稍事披挂(确认传单齐整、展板状态良好,然后用既方便人们看又方便自己走路的姿势拿好展板和传单,背好背包)。就在我低着头调整的一分钟左右的时间里,突然一个男孩跑过来对我说“祝你好运”。我抬起头,他看着我的眼睛,用力的点点头。见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他安静的指指我身旁还没来得及竖起的展板——那上面是一位年过半百的海外学员所演示的酷刑画面,画面下用醒目的英文写着“停止在中国迫害法轮功”。这一瞬,我明白了,看着他的眼睛:“谢谢你。”他又用力的点点头:“你做的好。”“你要不要拿一张传单去读?还可以和你的家人、朋友分享法轮功的故事?”他很高兴,接过传单边看边走了。

在共和党大会的前一天,我一个人举着展板走在60街第五大道附近的一个街区。沿途,很多专车、司机等在路边,有的象是记者和其他什么工作人员。我路过的时候很多人都注意的看我手中的展板,有的人还拿了传单。我开朗的谢谢拿传单的人,他们和他们周围的同伴也都露出愉快的神色。其中,三名上层社会的青年男子,看到我手中的反酷刑展板时停止了交谈,等我路过他们身边时,其中一个人不动声色的问:怎么回事?我简明的说出法轮功是什么、92年传出受欢迎、99年大面积遭迫害、谁因为什么发动迫害、炼法轮功的人们为什么受迫害也不愿意撒谎的情况。对方显然思维敏捷,理解力也很强,当我讲到99年以来5年中至少上千人因为不肯放弃修炼法轮功而被迫害致死这一句时,他严肃的说:我会为你们祈祷。我微微一笑,郑重的说了声“谢谢”,转身继续走路。

来到第五大道旁一个豪华酒店附近的十字路口。那天在那个地点接传单的人不多,但路过的人都在看展板,我更感到从附近高楼的无数窗口聚来很多目光。

在那里,我遇到几位“顺便”搭话的人,其中一个是位非常漂亮的白人小女孩。她不到十岁的样子,举止很有规矩。她的母亲带着她停在我身边,背向我和其他两人说话,好像我根本不存在的样子,小女孩却对展板注意的看了一眼。我对她笑笑表示鼓励,把展板向她转了转角度,以便她更容易看清楚。过了一会,我再转身看她时,她也正转过身来,并用大大的眼睛与我搭话。我对她微笑、颔首,用眼睛问她要不要拿一张传单,她看了看母亲,犹豫一下才接过去,然后果断的向我靠近一步,真诚的说:“我希望你得到你要的。”我微微俯身,看着她那双充满同情的大眼睛:“谢谢,你真善良。请把法轮功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那样就能帮助我们制止迫害。”她年龄有些小,听了我的话反应了一下才答道:“我会的。”

还有一位白人妇女,庄重得体的服装和举止显示她既不是外来的游客或者消闲的购物者,也不象一般的上班族。她若无其事的走过我身边,突然停下来,看了一眼展板,礼貌而不露声色的微笑着打了个招呼,然后说:我已经得知你们[受迫害]的事,的确,可是你们想让美国和美国人做些什么呢?……几个提问式的句子说下来,她文雅的表示出,她认为中国一贯为所欲为,美国也有自己需要解决而没有解决的问题,布什当总统,恐怕没有力度让中国重视美国的声音。于是我们有了一次简短的交谈机会,我也温和的说,从长远的角度看,有些事,即便一时效果不明显,只要该做的大家还是都要做,总有一天正义的声音会显示出巨大的效果,否则邪恶势力会更加猖獗,善良与无辜会遭受更多痛苦,而且中国已不再是江泽民一个人的天下。说罢,我也来个适可而止。她看了看我的眼睛,微笑着,转身走了。

站在一家大银行门口,面对大街,拿着展板发传单。无论有人路过与否,无论人们是否伸手接传单,我都尽量保持精神饱满、面带笑容,人站得直,牌子也立得正。一位职业人士从我背后的银行里出来说,“给我一份”,伸手要了一份刊头上赫然写着“法轮大法”字样的英文报纸,径直汇入了匆忙的人流。修炼人的直觉告诉我,他在银行里默默观察了一会儿才出来要资料的。

还有的人在别处拿了传单,看见我一个人拿着牌子,就犹豫着上来搭话。见到这种情景,我一般都主动问候,然后笑着说,如果有问题的话,请别介意来问。很多人问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很多人问到底怎么回事,也有些人问你和在哪条街抗议的是不是一回事——原来因为我们学员在拿到许可的地方做反酷刑展,人和横幅往往都是背对大街、面向路边的建筑,还常常有学员在酷刑演示的摊位旁面向大楼长时间打坐,所以很多美国人匆匆路过的时候看不懂,以为我们是针对面向的公司(大楼)抗议。这种情况我往往笑着回答说,哦,我们都是学法轮功的,不过不是抗议,而是在呼吁公众关注围绕法轮功的事情(bring up awareness…)。然后花几分钟把从92年到99年、从99年到现在的事扼要的讲述一遍。这时,有不少人往往会表扬我们做的好,然后问他们能做什么。

也有不少人虽然反对迫害但感到无可奈何:每个地方都有很多问题,不好的事情到处都在发生,我们很难帮上忙,也许你们只有自己祈祷了。这时我就会与他们继续交谈,请他们也帮助法轮功祈祷,并告诉他们与家人朋友分享法轮功信息就能起到帮助作用。另外,我知道很多纽约人生活非常紧张,对很多事情也有无奈的心情,所以我就告诉他们,我来这里讲法轮功的故事,并不仅仅为了帮助中国大陆的法轮功学员,也是为了所有的人;如果大家都珍惜“真善忍”,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不好的事情,好人会越来越多,这个世界就会变得美好;即便我们仍然不得不身处不尽人意的环境,我们自己的身心也会有更多的承受能力和化解能力,生活会变得更有意义。有时候还会举几个自己或者同修修炼受益的实例。

人们很喜欢听,有的听了迫害真象就拿了传单,听了大法的正面信息又伸手要报纸,还有的想多拿几份,带回去给家人、朋友看,有的担心自己的朋友所在街区没人发法轮功传单,所以也帮朋友拿一份。有时候我手里的资料少,想省着用,就问他们是否愿意只拿一份传单加一份报纸,和家人共享,这时人们大半不愿意,都想自己有一份,那我也就随了他们的心意了。

有位女士看到展板,径直来拿传单,还问“学校在哪里”。原来她是问在哪里可以学法轮功,因为她的朋友告诉她法轮功有很好的健康效益。有位住在曼哈顿的老先生早就想学功了,但自家附近没有炼功点,又不想跑远路去找,碰到我们就来要更多的资料看。

在地铁站里,很多人注意的看展板,有些人看了一会,就会凑过来拿资料。有些人不好意思拿,我就主动试探着递过去。这样拿了传单的人都会认真的阅读。

一次地铁坐错了,上到地面才发现,要走很远的路才能到该去的地点。那天因为时间的关系,我选择了快速步行。结果路上常常被人叫住,因为人们看到了我手中拿着的展板(我总是注意把展板拿成人们好读的角度,以便随时都是在做“反酷刑图片展”)。人们叫住我提问,或者看见我手中有传单/报纸,就要一份看。其中一次是我从一个小公园旁边走过时,主动给了一个迎面而来看展板的路人一张传单,还给他讲了两句。当时前面不远处一个黑人妇女坐在长椅上看着自己玩耍中的孩子,没有任何表示,因为在赶路,我就径直从她身边快步的走了过去。结果这个妇女没料到我把她“空过去了”,大声的向我背后连声喊道:“小姐,到底是怎么回事?能不能给我一份传单?”我看看周围,没有别人在发传单,才知道在叫我,就会转过身去笑着给她一份传单。她仔细的看了看展板,非常关注的问了几个问题,才放我走了。

有次我想到某个反酷刑展的地点找人,路上走的稍微快了一些,顾不上仔细发传单,只是一边拿着展板给人们看,一边走路发正念。结果被一家卖纪念品、饰物的店铺老板叫住,想更仔细的看清展板上是什么。看清之后,他又要了传单,结果旁边几家同类的铺子的人也看清了展板,各自拿了传单回到柜台内侧去看。

在42街一家银行门口,五位西服笔挺的男子从我的展板前路过,我看到他们时他们已经离我只有两步距离了。见他们不是常见的上班族,就想不容易见到的更不要错过,急忙中来不及说话就递出一张传单给被簇拥着的那位男士。那人一愣,下意识的往后一闪,我见状连忙笑着补打招呼,“Hello, how are you?” 并说,“请帮助我们制止迫害。”好在他们从远处走过来时已经看到我的展板了,那人没有怪我,他身边的另一人(保镖或者助手)目光相当和气的示意我把传单递给他,我递给了他。一切都发生在以秒计算的时间内。这时他的老板对我微微一笑表示赞许。后来他们在路边不远处打电话、联系事,那个接传单的助手几乎一直在专心的读我们的传单。

在曼哈顿大街上讲真象,其实什么人都可能遇到,包括平时没想到约见和约见不到的人们,包括媒体、商界和政界人士。能否几分钟把真象全面的谈清楚,关键问题能否准确、简洁的讲到实处,讲得人们欣然接受,除了作为大法弟子的心性修炼的基础外,的确还需要很多学习、思考,以及与西方人士交谈的基本训练。每一次到曼哈顿街头讲真象,都使我意识到信息和资料工作的重要,给我很多思考和学习的机会,也使我感受到正法進程的步伐。在交流中意识到,这段时间在曼哈顿讲真象的不少同修已深刻体会:面对这样一个复杂的国际大都市,我们自己的思想一定要时刻保持清醒、理智,不断提高自己,才能更好的让真象走入人们心中,在应有的时间内顺应正法大局,完成应该完成的责任和使命。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