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证实大法之路


【明慧网2004年9月26日】在2000年秋一天晚上,我出去散发真象资料时被恶警发现抓到共济派出所,又送到公安局。遭到毒打,有一个警察上来就给我两个耳光,又拿脚踢,拿打火机烧我嘴巴,问我材料哪来的,我都没有说。后因知道家里电话号码,就到家非法抄家,把所有大法书,师父法像、香炉、香全部抄走,并把我丈夫和两个女儿也抓到公安局。因他们都说自己也学大法。到了下半夜两点多钟也没问出什么来,就把我和丈夫送到了看守所,把我女儿放了。在看守所里我丈夫也遭到毒打,审问时什么也没问出来,关了十多天就把他放了。每天都干十多小时的活,干不完不让睡觉,吃得太差,非人待遇。

2001年阴历三十,中央电视台播出天安门自焚栽赃案,看后,看守所恶警叫每个大法弟子写出自己的看法。当时看完我就想,这决不是修炼人所为,真正的大法弟子决不会这么做的,这是破坏大法,是造假,欺骗世人。

春节过后,我们十几个同修决定集体绝食抗议非法关押。到第六天看守所决定把已判劳教的同修,还有别室的同修送到大连劳教所。我和另两位同修因绝食情况下体检不合格被拒收,当天又送回看守所,回来恶警马上進行野蛮灌食,我们不配合就上来五六个恶警按住、强行插上胶皮管往里灌盐水。过了两三天我出现严重病态,恶警怕有生命危险,怕担责任,就放我回家,回家后派出所街道社区派人黑白天都监视。听说好点还要送到马三家劳教所。我和陈姐一同离家出走,陈姐也是绝食后放出来的。

在流离失所期间和陈姐一起学法,发真象光盘,散发真象资料。两个月后有同修被抓说出了我们俩,半夜11点左右,房东把门打开,進来六七个便衣警察,把我俩强行抓進马栏派出所。问我们姓名家庭住址,我们不说,就把我们各关在小屋里。我就开始背法,后来在地上看到一角钱硬币,我就在墙上写“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写学大法能使人心向善道德升华、无病一身轻,能变成更高尚的人,能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的人。

第二天上午恶警又审问我们,我们还是什么也没说,恶警要给我们照相,我们不配合,恶警就抓着头发强行照。下午恶警就把我俩送到姚家看守所,检查身体后不收,又给带回来。回来后,我想不能在这呆着,想办法走出去。夜里11点左右,陈姐说要上厕所,我说也要去,警察带我们上二楼厕所,回来时看见二楼窗户开着,趁警察不注意就跳下去,一把没抓住也没跳成掉下去了,当时腰不敢动、痛得厉害。后来把我送到大连中心医院检查拍片,问我叫什么名,我告诉说是大法弟子,他们没办法只好写上法轮功。给我输液,我说不输,我是大法弟子用不着。三个警察怎么劝也不输,只好罢了。我就向他们讲真象,有一个年轻的保安警察说:以前学过大法,因为怕心不学了,书也交了。我说不学放弃多可惜,得大法都是有福份的,别错过机缘。另两个岁数大一些的是派出所警察,都说偷拿《转法轮》看过一遍,说也没写什么不好的。我告诉说,《转法轮》是宝书,内涵相当深,反复多看会明白很多道理,身心受益,道德升华,还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有一些他们不明白的问题都给解释明白了。第二天中午,瓦房店公安局来车到医院说送我回家,叫两个护士把我扶到车上,陈姐也在车上。没有任何手续就把她送到大连劳教所,把我送到瓦房店看守所。关了七天后跟家人要五千元押金,叫家人接了回去。派出所社区来了几个人叫我写保证,我没有写。身体好些我又出去讲真象发资料,继续走在正法洪流中。

2001年10月11日,第三次被绑架,一早来了五六个便衣警察和社区两个女的,强行把我带到派出所,后来又把我劫持到大连劳教所。在劳教所里,干什么都不配合,经常发正念,时刻想着师父的教导,心中装着大法,正念正行,反迫害。超期十三天出劳教所时,杨恶警问我说:回家还炼不炼?我坦然笑笑的回答:我不会放弃我的信仰,放弃真理。就这样我堂堂正正走出了劳教所。很快又投入到正法洪流中去,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个合格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同时牢记师父的话《放下人心,救度世人》

最后请允许我引用师尊《洪吟》中的讲法与同修共勉:

快讲

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