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定兴县学员亲身经历、目睹的迫害事实


【明慧网2004年9月27日】我是河北省保定市定兴县一名修炼法轮大法的受益者,从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大法,几十年的多种疾病彻底好了。在修炼大法之前,我腰痛、腿痛、肾虚、高血压,血崩等,为了治病,我是从农村到城市多处求医拿药,钱没少花,罪没少受,怎么也治不好,生活不能自理,卧床等死又不甘心,全家人及亲朋好友都为我发愁担心。后来在好心人的劝说下,我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我心里想,那就是死马当活马医。没想到学炼日子不多,奇迹出现了,不但跟了我多年的疾病消除了,而且身体轻松,也能干活了。所以人觉得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就是没有白白来到世间,得到了法轮佛法,成为大法的一个弟子。

在99年全世界有一亿多人学炼法轮功的高潮中,江泽民出於小人妒忌之心对法轮大法进行了残酷的迫害和打压。瞪大了眼睛,张开血盆大口诬蔑陷害大法修炼者,迫害大法弟子,我就是被迫害的其中一员。

1999年7月23日,乡政府和派出所抄走我家的电视机、录音机、录音带及所有的大法书籍和图像等,并把我白玛派出所,所长郭定金还管我们家要了1000元钱,以后经常来我们家干扰正常生活,全家人都害怕它们来,所以我就到亲戚家住,乡政府又派人从亲戚家把我抓走,关押四十多天,又要了我们1000元钱,才放我回来。在家期间乡政府是经常三更半夜的光顾我们家,闹得全家人不得安宁。

2000年刚要收麦的时候,派出所又来人找我说书记要和我说几句话,结果是用这样的骗术把我骗去关押了不到一个月,关押期间又打又骂,最后要了一千二百元钱才放无回家。人回家了,可是收秋种麦的农忙季节也过去了。

2001年3月2日,我正忙家务活,恶人又把我绑架到乡政府,书记说是执行上级的任务,非法关押了15天,勒索又150元,才放回家。在4月25日那天,我听说又要非法抓人,为了抵制迫害,也为了证实大法,我依法去了北京上访,到了那里我才知道,天下的乌鸦一般黑,那里的警察对我们又打又骂,残暴恶狠的迫害大法弟子。因为我说了真话,他们把我送到保定办事处,亲眼看见国家的“公仆”毒打、残酷折磨法轮大法学员,他们还说“打死算自杀”。

我被不法人员劫持送到乡政府,又把我送到李郁庄洗脑班,那里关押都是被非法抓来受迫害的修炼人。洗脑班说是“转化”,实际上就是人间地狱,它们的工作就是想法怎么折磨人,那里的酷刑刑具有电棍、橡胶棒、手铐、脚镣、铁链子等多种刑具。我亲眼所见百楼的马淑会在8月15日早上活活被打死过去半天,最后才缓过气来,第二次打死的时间太长,把她拉到独院里去了,以后如何详情不知。

杨村乡副书记任金田直接迫害法轮功学员有四十余人,2000年10月底有十几名大法弟子去北京上访,任金田借此机会发黑财,在押回的路上搜学员的腰包,把搜出的钱装进自己的口袋。

十月一日是收秋种麦的季节,任金田、赵长亮二人带领一帮打手黑更半夜把大法学员从家中绑架到乡政府,其中一对夫妇刚收完庄稼,准备第二天浇地种麦,结果半夜就被绑架。十岁上下的两个孩子哭啼着追赶,乡政人员也不管,硬是把两老人带走了,两个孩子在车后跑着追,直至看不见影时,遇上好心的人才把两个孩子送回家。一到乡政府,打手们就蜂拥而上,直至把两人打的奄奄一息,才拖到别的屋子里,打完了男的,打女的,连五六十岁的老太太它们也不放过,打得鼻青脸肿。有的打的团团转,不省人事,四十多人里有的被打断了腿,有的骨折,不能行走,有的把脸打变了形,真是惨不忍睹。虽然打成这样,他们还到家中吓唬人,说什么打死人白死,这是上级的指示,在这种形势下谁不想把家人要回去呢,因此就交给它们钱,上北京的拿6、7千元钱,没去北京的最少也得5、6千元钱,四十多人一个也不落;另外还强迫学员订阅《保定日报》,一份是160元,有的甚至叫订两份,可是到现在谁也没见到一份报纸。

以上是我亲身的经历和亲眼所见铁的事实,这足以说明江氏流氓政治集团对大法及大法弟子的迫害到了多么疯狂的程度,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对手无寸铁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前所未闻的迫害。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