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东港市大法弟子张伟的家人及亲朋遭受的株连迫害


【明慧网2004年9月5日】辽宁东港市大法弟子张伟,在江××团伙迫害大法的几年时间里受到非人的迫害,她的家人及亲戚朋友在精神上和经济上也受到了残酷迫害。

99年7月22日大法受迫害后,张伟去北京上访,当时一行五人来到丹东火车站,由张伟买票后准备上火车,这时被警察截住,五张通往北京的车票被没收,由他们统一退票,说是回东港后给退钱。当时张伟被扣了两天后放回家,她母亲先后三次到公安局催要票款,他们先是推脱,后来就干脆不给。张伟退票款800多元便这样被没收了。

2000年末,张伟遭到东港市公安局王润龙一伙到处抓捕,被迫离家出走,流离失所近三个月,于12月18日启程去北京。她丈夫孙凤昌知道后,因听说北京警察打人,很不放心,领着七、八个人也去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多日,亲眼目睹警察对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吓得他在广场四周安排人阻止张伟進广场。

12月30日张伟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被广场警察非法抓住,劫持到顺义看守所。当孙凤昌知道后,立即赶往顺义,费了很大劲把她从看守所带出来。当时驻北京办事处的宋小河知道后,派人去劫持张伟,说回办事处放人,把张伟骗走。当张伟到了办事处,却一直被非法关押,于2001年元月2日被劫持回东港看守所,被判劳教三年。

张伟家还有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小的两周岁,大的12周岁。2001年春节期间,被江××团伙控制的电视台播放它们自己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为加剧对法轮功的迫害,欺骗世人。张伟的孩子们只知道妈妈去天安门没有回家,看电视播出自焚录相,吓得孩子老问大人那里有没有妈妈,妈妈是不是也被火烧了。很长一段时间自己不敢看电视,晚上大人陪着睡觉还要蒙头,热得满头大汗也不敢把被拿下来。

孙凤昌看着几个年幼不懂事的孩子,心里很难受,每天东奔西跑,托关系、找熟人,花了不少钱,给张伟弄了个院外执行。从孙凤昌领人去北京堵截到张伟回到家里,整件事花掉人民币七、八万元多。然而,这一起不仅没有使不法人员减少迫害,反而使得不法人员为了牟取钱财,更加残酷的迫害法轮功学员。张伟家至今还被公安局扣押6千元钱。

2002年4月9日晚,张伟被几个警察从四楼抬上警车,当地的刘梅等六、七名法轮功学员也先后被劫持,被关押在东港看守所。第二天晚上被花园派出所非法提审,逼迫她出卖同修,遭到拒绝。恶警毕希松(音)和另一个长着四环素牙的恶警,在一天一宿的时间里用电棍电击她三、四十次。毕希松扬言:打你们法轮功随便,打死都没人管。还给她上铐(背宝剑的那种):两只胳膊一上一下铐在一起。胳膊放下来疼痛难忍,疼了好长时间。恶警毕希松还变着花样折磨她,一会逼迫她站马桩,一会让她书本上平端水等等方法;晚上不让睡觉,脚上戴着大脚镣,坐在硬硬的板凳上。

4月17日早张伟利用上厕所的机会逃脱了。以周恒臣、王润龙为首的东港警察象开了锅的蚂蚁,四处抓捕她,骚扰她孩子,恐吓她家的亲朋好友。其丈夫孙凤昌被非法抓捕,并受到警察殴打,被关入看守所。张伟被公安部全国网上非法通缉。

不法人员为了抓捕张伟,竟然到千里之外的北京把在北京做生意的一个朋友非法抓回东港看守所,朋友做生意租的店铺每月房租就是十多万元,朋友的老父70多岁,经老人多方奔跑,被非法关押十七天后,交了一万元押金才放回去,这段时间她的生意损失惨重。另一个朋友也被非法抓入看守所近一个月,交一万元钱的押金才被放出来。

孙凤昌三弟也被非法抓入看守所。当时他三弟正逢有病,马上就要做手术,也强行把他带走,经过家属天天去要人在关押七天后才放人。孙凤昌有兄弟五人,不法公安周恒臣扬言抓不到张伟,要把他兄弟都抓入看守所。一时间,孙凤昌的兄弟,张伟的两个弟弟、一个妹妹,两个妹夫,还有一个表弟因害怕迫害,一时间跑的无影无踪,近半年才敢一个个的露面。那时警察抓人简直抓疯了,有些稍与张伟有点关系的亲朋好友见到警车就跑。还有的把家里电话也停机了,怕有把柄被警察抓走。

孙凤昌四弟受迫害最大,在逃难其间,警察多次去他家,找不到他四弟,就恐吓威逼他弟媳,吓得四弟媳不敢睡觉,成天提心吊胆,又不敢躲避警察又害怕警察到她家。她不到十岁的女儿被警察凶神恶煞的样子吓坏了,只要听说警察又来了,孩子吓得就小便失禁尿裤子。这其间,警察还多次到张伟的一个姨姨家骚扰,农村的老太太和老头哪见到这个阵势,吓得老人腿发抖直掉泪。亲戚朋友生活在一片恐怖之中。警察非法随便到任何家去搜查和恐吓。

孙凤昌被非法关入看守所后,着急上火,得了胃溃疡,需要手术。家属交了一万元押金被取保候审,把他领回家治病。不法人员同意取保的目地也是要抓张伟。虽然孙凤昌回家住了一段时间,又被非法抓回去。警察宣称孙凤昌知道张伟的下落,把孙凤昌吊了一宿,汗水湿透了孙凤昌的衣服,在认定他不知道张伟的下落后,放了他,逼迫他回去找张伟。

此后,孙凤昌好长时间手不敢拿筷子,两只手一到下雨阴天就疼。经过这一迫害,吓得孙凤昌躲了起来。恶警刘某狠狠的说,抓到孙凤昌要狠狠的整他,吓得孙凤昌更是不敢回家。

张伟没抓到,孙凤昌也跑了,周恒臣、王润龙为首的东港警察狗急跳墙,威胁、恐吓他们的亲属,扬言要扣押他们家的生意,断绝他家的一切经济来源。亲戚们朋友们更是个个提心吊胆,不知出点什么漏洞便被警察带走。即使常人中的杀人犯,他的亲朋也不应受到这样的骚扰。这些知法犯法的警察迫害起好人来如此卖力,株连九族式的疯狂迫害。

2002年8月1日,张伟在宽甸再次被抓,不法人员用几辆警车把张伟劫持回东港,在离市区二十多里的地方,几台警车警笛的齐鸣,惹得路边老百姓不知出了啥事,都驻足观望。周恒臣约好了记者又是录相又是拍照,连续在电视上宣传了好几天。

在这期间,张伟一家大小五口人分五处,孙凤昌流离在外不敢回家,大女儿在一亲戚家住,二女儿由奶奶家带,小儿子由姥姥家带。双方四位老人都是近七十和七十几岁的人啦,他们都需要别人照顾,可现在他们要照顾这些孩子。看着这些没爹娘照顾的孩子,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得持续多长时间,老人们常常搂着孩子们啼哭,精神上受到很大刺激。

张伟被押到东港看守所后,绝食抗议。10天后,遭到插管灌食折磨。当时从鼻子往胃里下管时很遭罪,几个犯人按住她,她上不来气,憋得脸上发紫,两眼发直,吓得一男犯不敢靠近,说这哪是大夫,这分明是非法行医,不能干这活啦,看不下去啦。

后来胃管被张伟拔出来,看守所给她打背铐铐了两天两宿。后来干脆插上管就绑在头上不拿下来了,因胃里没有东西,胃在嚅动时管子就跟着动。几天后张伟的嗓子就肿了,半边头半边脸疼、牙疼,每个星期换一次管,每次拔插管鼻子都带血,白色的管子拿出来在胃里的那一头都是黑色的。

因张伟被迫害得身体非常虚弱,开庭时就在看守所,同时被非法开庭的还有两名患病的大法弟子王淑娥、郭云兰。在法庭上法官不让她们说话,并且说:你们说这些话我们不听,说也没有用。后来张伟被非法判刑七年。

张伟绝食两个多月,整个人瘦得只剩下一把骨头,一张脸上只有两只大眼睛,被送到医院抢救。看守所不拿钱治疗,张伟父母为了抢救女儿性命,就自己一次次的掏钱治疗。她的两个女儿看到妈妈瘦成这样,到医院去一次哭一次。小儿子也想念妈妈,每天都不离妈妈的左右。在十六大会议的前夕,看守所突然把张伟、刘梅、王淑娥、郭云兰等几个身体有病的大法弟子劫持到大北女监,继续迫害。

张伟被送走后,孙凤昌还在流浪,家属为了他能回家,前后被恶人诈取8、9万元人民币,在流浪8个多月的时间后被绑架,被非法判刑半年。被扣押的保证金一万元也被非法没收,在这次迫害中,张伟一家又直接损失人民币十几万元。

张伟只是全世界法轮功修炼者中的一个,在做好人,在法轮功受到栽赃陷害时,说了真话,便被受到如此迫害,使亲人朋友受到莫大伤害,干扰了他们正常的工作生活。是谁制造了这场迫害,是谁使三个幼小的孩子无人照料,在最需要父母疼爱时剥夺了这份爱?是江××,是它为了自己的私欲,利用手中人民给的权力,凌驾于宪法与法律之上,践踏人权,发动了这场空前绝后的大迫害。江××应该尽早的受到法律的惩处,以还公正与正义给法轮功学员和各界的正义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