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年来惨遭迫害 鞍山市赵永华又被非法关押


【明慧网2004年9月6日】赵永华,辽宁省鞍山市岫岩县苏子沟镇普通农民,95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在大法修炼中,他的身体健康了,道德变的高尚了,夫妻恩爱,家庭幸福了。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发生了。

99年7月20日,江××将个人意志凌驾国家宪法之上,对善良的法轮大法修炼者進行血腥残酷打压,真有如天塌了一样,疯狂至极。回想赵永华的迫害经历真是让人痛心疾首,亦悲亦愤。

在江氏的欺世谎言下,苏子沟镇派出所恶警盲从追随,善恶不分,他们经常去赵永华家骚扰,已经记不清有多少次了,不分白天黑夜,不论工作日还是休息日。他们还安排“暗哨”对他進行跟踪监视,赵永华的妻子和孩子都叫警察吓坏了,每听到有汽车声音,心就恐慌不安,每看到警察来时,总恨没处藏,精神上遭受着巨大的压力。而赵永华本人更是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面临着随时随地都被抓走的危险。就这样,一个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的人却成了镇派出所的“常客”。赵永华的家庭生活受到严重干扰,很难维持下去,妻子和孩子整日生活在惊恐之中。他的妻子再也无法忍受下去了,明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个好人,不得不与他分手。从此,孩子失去了温馨的家庭,好好的一个家庭就这样被迫害的妻离子散……

99年10月15日、12月15日,赵永华先后两次被非法拘留,每次15天,每天强迫交15元生活费,唯一的原因是他坚持信仰“真、善、忍”做个好人。

2000年农历正月二十八那天,赵永华正在山上砍柴,警车呼啸着开到山脚下,警察上山找到他说“到派出所有点事”为由,他信以为真,以为一会儿就回来,也没到家就上了车。中途恶警又把王金英、邵秀波“叫”上车,他们三个人都骗到了派出所。哪曾想这一“住”就是28天。

可谁能想到这28天,恶警无人性的把他和一女大法弟子关在一起,无人性到了极点了。每天设专人看管,轮流值班。在28天里,所长和恶警们时不时的骂他、讽刺他,他们知道炼法轮功的弟子不喝酒,就把他双手铐住,捏他的两腮往里灌酒,还给他灌药(一种白药片,不知什么药)所长亲自动手,恶警肖朋“帮忙”,赵永华遭受着非人的折磨,令人难以想象……

28天的煎熬时间终于到了,所长让赵永华“回家”了。回家第三天,他正在地里刨茬子,警车开到地头,恶警徐××又把他带到派出所,到派出所才知道,说是有指令,对法轮功学员進行24小时“死看死守”,他和其他几位大法学员又被“看守”14天,“死看死守”,是由镇党委副书记王生钧亲自主管负责的,他还带头值班,镇政府每天白天派2人值班,晚间派4人值班,全镇80多名在职工作人员轮流值班。

2000年7月18日,赵永华有又被非法拘留15天,原因是他坚持按照“真、善、忍”标准做个好人。

这期间有一次,赵永华被拘留刚被释放回来,妻子在家生病了,由于他多次被非法拘留,家中已失去了经济来源,无奈他只好去借钱。他去跟一曾经修炼过大法的学员借了200元钱,准备给妻子治病,可是刚到家不一会儿,警车来了,几个警察恶狠狠的问他:“你干什么去了?”他说:“借钱。”他们不相信,硬把他带到派出所,主管负责迫害法轮功的镇党委副书记王生钧逼问他、打他,恶警刘云志、肖朋、关××一起动手打他,拽住他头发往下按,使他抬不起头,弯着腰,他们对他拳打脚踢、用胳膊肘狠击他的后背,使他疼痛、窒息的喘不上气儿,他们用脚踹他的腿,大叫着:“跪下!跪下!……”

政府工作人员为了自己并不长远的一点利益,已经失去了理智,泯灭了人性最基本的良知,充当江氏的流氓打手做着迫害好人的事。

赵永华经虽多次被拘留,但是,邪恶之徒对他的迫害仍然不肯罢手。而且雪上加霜,更加惨无人道。

2001年1月3日,赵永华正在家修理车子准备去交公粮,派出所所长王晓东、恶警王××开着警车又来到他家,把他强行绑架到派出所,铐上。下午4点中左右,政府机关的工作人员没事儿的都陆陆续续下班走了。所长王晓东和恶警刘云志强迫他脱光全身的衣服,把他双手铐在走廊窗边的暖气管子上,打开窗户,东北数九天,北风呼啸,元旦前刚刚下过一场大雪,一点儿都没化,不一会儿赵永华浑身冻的都是大疙瘩,全身不自觉的发抖。接着,王晓东命令刘云志用皮带抽打他,从上身打到下身,抽完前身又抽打后身。所长见刘云志抽的不够劲儿,叫刘云志使点劲,见他冻得那样子还觉得不够劲儿,又往他身上泼凉水。寒风刺骨,皮带加凉水,每一下都钻心的疼痛,。此刻,时间好象停滞了,每一分钟每一秒钟对赵永华都很难耐,是冷是疼,他已经无法分清……。王晓东觉得刘云志打的还不够劲儿,就两个人轮换着打,然后又逼着他站到窗户台上专打他的下身,打了很久,所长王晓东又逼他从窗户口跳出去光脚光身平躺在雪地上。由于他被打的遍体鳞伤,加之寒风刺骨,躺下后就上不来气儿,呼吸困难,在雪地上来回翻滚。他们用脚踩他的头,踩他身上不让他起来、不让他动……(当时有见证人亲眼目睹它们的暴行)

也许是他们打累了,也许因为天已黑了的原故,他们把他拖進屋里,并扬言:“等吃饱喝足了,休息好了,晚上再好好玩”。

吃完晚饭,所长王晓东对着开车的司机邵××说:“我看他家有个单放机,我们去把它拿来。”两个执法犯法的强盗,开着车到赵永华家里,他家没有人,他们径直打开房门,把屋里翻个底朝天,就连装粮食的小仓库也被砸开,最后,他们翻走了那个单放机。

深夜,又一轮的迫害开始了,邪恶之徒们把他双手铐住,把他挤在墙角,用脚蹬赵永华的胸部,双脚挤压他的左右胸部,使他上不来气,胸骨剧疼,接着它们用打火机烧他的胸毛、胡须、眉毛、小便和阴毛,烧的他疼痛难忍,大汗淋漓……

第二天,2001年1月4日,他们将赵永华送進了看守所,非法刑事拘留80天(这次对他的身体摧残、酷刑折磨造成的伤害,在看守所里恢复40多天才逐渐康复),然后赵永华又非法判劳教两年。

赵永华被非法劳教两年期满回到家不到一年,2003年11月,又被恶警已了解情况为由带走,此后他再也没有回来,据说又被非法教养三年,关押在鞍山教养院……

注:请有了解赵永华被迫害详细情况、犯罪恶人、详细单位、住址、电话等信息的知情人提供有关信息,揭露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