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我的亲身经历建议同修讲真象时不要预设对方立场


【明慧网2004年9月6日】在过去做真象工作以及征签活动时,一直有着分别心,以及预设对方立场的心,在征签时挑人,如:打扮新潮的人,物质欲望重可能会不接受;老人思想顽固,可能要讲很久,青少年可能会说出戏谑的话,等等。打电话到大陆讲真象,谈到大法洪传世界各地时,我尽量避免谈到美国,因为我认为中国人普遍有反美情绪。打电话到劳教所、公安局,我时常想像对方会立刻挂机。在部队里,我对士官兵讲真象,会因工作表现而断定其接受程度,以及怕被不理解而较少对高阶长官讲真象。

然而真实的情况并非如此。打扮新潮的人接受真象的比例颇高;有的老人一说就信,还帮忙讲真象;许多青少年的反应良好;电话打到大陆讲大法洪传世界时,反而被对方提醒漏了美国;打电话到劳教所、公安局时,我曾遇到耐心听完真象并表示会把真象告诉其他同事的公安;工作表现跟真象接受程度并无直接关系;单位的上校总队长对大法的态度良好。

预设立场的想法是人心的表现。讲真象并不是用“人心”去做,而是让修好的那一面发挥作用。讲真象本身就是提高心性的过程,重点不只是讲了多少人,而是世人是否真的明白了真象,我们讲一个人,就得让他明白一个。

个人体悟,不足之处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