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西老人自述受迫害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9月7日】我现年69岁,文化很低,汉族,原地住鄂西自治州。以前身体犯过多种重病、多灾多难、生活贫困,没钱吃菜,小病酿成大病瘦得难看,人生没有归宿。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十三日,我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改变了我以往的精神面貌,成为了一个乐观、健康的好人,这是大法的威力赋予了我新的生命。在修炼大法这条路上我精進不停,以苦为乐,牢记师父的话,做到忍。消去生生世世的业。但是有迫害我的事实我要实事求是的讲出来,这才是维护法保护法,也不辜负师父对我的慈悲苦度。

99年我在家里不知中南海的事件,老伴听别人说起此事,下午六点左右他大发雷霆,一边打,一边骂:打死你这个反革命。他顺手猛击我的头,打得我的头象劈成两半似的,我暗暗的一摸,落在地上“轰”的一响。开十五大会前几天,我去同修家没坐一会儿,有人向他告了状,夜间他拿竹片直打我的肩部、臀部,打得我身上到处都是青一块、紫一块的。同修劝说他,他反骂同修。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大法遭到了迫害。本月二十一日我去省里上访阐明法轮功的真实情况。随同的有两位青年,到达目地地已是黄昏了,地上坐满了大法弟子,周围不到两米处就站一个警察,我不顾一切進去了,想到此次来这里的目地一股激动的心情涌上心头,我悟到维护大法就是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神圣职责,就在这时大车开来了,恶警连拉带搡的要我们上车,狂叫道:“你们不上车,就把你们送到北大荒去。”车子一下子把我们送到关中学校,到了关中学校,那里有几百人,大家都在谈一个话题:那就是法轮大法给大家带来的身心受益。我首先带头炼功,大家都跟着炼起来。我们一起背《论语》、背《洪吟》,度过了一个黑夜。天刚亮,我看到有许多老人和孩子都在这里,还有许多同修要去上班,我就找到一个年纪比较大了的警察:“请你们放他们走吧!你们今天头戴国徽,为人民服务,不能这样对待好人。”他们的回答是:“是上面要我们干的。”在这时我突然看到整个关中学校都罩在一片红光里,太阳也变成了一个法轮,美极了。连在场的警察都惊呆了,我的热泪夺眶而出,知道是慈悲的师父在加持我们,鼓励我们。这一奇异的景观在场的都看到了,我们不由背起《洪吟》和《论语》。警察也开始陆陆续续的放人,我和同去的同修最后才离开。回家时下起了毛毛细雨,本单位保卫科长刘英看到我说:“你怎么才回来呀?你在家不要走了,我有事找你。”我跑着回家,赶紧把大法书籍和图片收好,刚放好,他们就来了,他们什么也没看到,就走了。

我的心情很难受,为什么这么好的功法遭到如此的打击和破坏。我开始绝食绝水,什么都不想,只学法,邪恶的魔在另外空间充满了我身体周围,我动不了,房子要倒了真的是天翻地覆,我绝食了七天,用力挣扎起来,到外边一看晴空万里。什么也没有。本月尾温泉镇开始举行批判法轮功,每个单位押一人,我一直绝食抗议,省里来人审讯:“说有一个婆婆绝食了,是谁”。我满口回答:“是我”。他们看到很奇怪:“你不吃饭,还有这么好的精神,你们亲人都不认了,还杀人”。我说:“你们歪曲事实,断章取义骗人,法轮功就是好,我们炼功人讲心要正。”它们还给我送来了点心,我不吃它们的糖衣炮弹。会议结束后我才开始吃饭,只要上面来一个人,查问法轮功,别人就议论纷纷,对着老伴说些不好的话,对待我如同敌人,在重重压力下,我坚定不移的学法炼功。老师的法时时在激励着我:“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P39,我更加勇猛精進。

于本年的十二月五日進京上访,被便衣抓住送到北京咸宁办事处,在那里呆了二天,想到还没有达到我们的目地,第三天没等天明,我们偷偷走了五个同修,在天安门广场上被抓進了警车,再次進了咸宁办事处,在十三日由岔路口派出所陈某和沈某押送回来,未动身前陈某以钱带少了为由,向小苏、小周两人各要两百元钱,在路上他们的行李也要我们背。把我们送到了双鹤桥派出所关押十五天,在这十五天伙食费为三百元,而我们吃的是萝卜腌菜、稀饭和面条汤。

在2000年元旦,他们又来了十个人,要我写保证签字,我一句话都没说,心中只背着《助法》和《威德》,夜深人静他们才走。老伴也逼我在离婚书上签字。我没签。

老伴工资低,第二年开始扣老伴的工资,共计2500元,每领工资的时候对我不是打就是骂,我做到忍,不管环境怎么恶劣我心中装的是法,通过自己的正念正行和讲真象确实改变了自身的环境。

我是第一次写,言不达意,请同修慈悲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