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党的“无神论”是毁灭民族文化的毒药(上)


【明慧网2005年1月10日】

一、中国传统文化是半神文化

中国传统文化是世界文明的奇葩,是古老文明仅存的硕果,不仅承载着五千年悠久的历史,同时还继承了上一次人类文明即史前文明的文化遗产:太极、河图、洛书、周易、八卦等。朝代更迭,江山易主,宫殿崩塌了,文化却留了下来,即使中原被异邦统治,征服者占领的是有形的土地和财富,却最后成为文化的被征服者,这是人类历史上唯一有过的文化现象。

这片神奇的土地被称为“神州”。有典为证:盘古开天辟地,女娲泥土造人,随后“三皇”降临,神通大显,带领鸿蒙初开的人类走出蒙昧时代。人神共处,神传文化,其时发生天崩地裂之险,女娲补天,救人类于崩毁,自此,人与神、人与自然关系确立,敬天拜神在先民中生根。

黄帝出世,拉开五千年半神文化的序幕。战涿鹿,胜群酋,阪泉会盟,一统神州;立百官、制典章、举贤能、定乾坤,封禅祭天,天下大治。建屋室、教农桑、作历法、造文字,观天查地,行道天下,开启五千年辉煌文明。

最具震撼的记录是黄帝求道功成,在万民面前展现人成神的壮观场面:荆山铸鼎,白日飞升,展现给了这个民族最为神圣的一幕:神不仅仅创造了人,人还可以得道成为神!

春秋时期(大约是公元前520年),乱世之中有圣人临世,函谷关下,老子留下了《道德经》,经典五千言,不仅展示了修道的奥秘,永恒的真理之光成为中国文化智慧之源头,种下人类世代寻道、回归的种子,由此发展出一套完整而系统的对生命、人体、宇宙的认识:人来于天、归于天――“天人合一”,修炼的文化源远流长。

与此同时代略晚,一代伟人孔子,历经坎坷,身体力行,以“仁、义、礼、智、信”,奠定了人与人,人与社会的伦理关系,儒家文化成为中国的正统文化。再以后,释教入西域后传于中原,佛光照临,众生普度,敬佛、修佛蔚然成风,佛教在印度失传,却在敬天信神的中土生根并发扬光大。

由此“儒、道、释”不仅成为中国的三大正教体系,亦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轴与根基,此起彼伏,为人类上演了一幕又一幕光彩夺目的文化春秋,尽管每朝每代都有气数尽时,文化却以其顽强的生命力保存了下来,历朝历代都好似在中土演绎着一场大戏的一部分:来了,走着过场,匆匆谢幕,留下文化。

二、中共的“无神论”与传统文化犹如冰炭

共产幽灵一现世就毫无顾忌的宣称,“从来没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要创造人类的幸福,全靠其自己”,简言之,就是彻底摧毁几千年来无论是东方文明还是西方文明中延续下来的人们对神的信仰,抛弃神,让共产幽灵作人的主,用暴力革命“彻底砸碎旧世界”。抛弃了信仰与传统伦理道德的人们,会在共产幽灵煽动指使下,放纵人性中恶的一面而为所欲为。

传统文化中关注生命的归宿、敬畏神明,关注的是“彼岸”、“来生”或生命的根本解脱,而共产邪灵要人们只相信眼前的今世,否定因果报应,为图今世的获取不惜代价和手段,善恶的颠倒注定了共产幽灵与几千年敬天拜神、重德向善的中国传统文化水火不容,也注定了中共必须不断用暴力与洗脑的方式彻底铲除中国传统文化,用全盘否定、封杀、割裂、篡改、歪曲、置换中国传统文化等等手段以达掌控权力的目地,到死也要抓住“笔杆子”即证明了这一点。

三、中共是怎样全盘否定传统文化的

* 用“无神论”系统的消灭中国文化

早在延安时期,毛泽东就发表了《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观点,就是存在决定意识,就是阶级斗争和民族斗争的客观现实决定我们的思想感情。”“学习马克思主义,是要我们用辩证唯物论和历史唯物论的观点去观察世界,观察社会,观察文学艺术”,即从此要用“无神论”取消传统文化的“有神论”,因为“文艺是为地主阶级的,这是封建主义的文艺。中国封建时代统治阶级的文学艺术,就是这种东西。”“现阶段的中国新文化,是无产阶级领导的人民大众的反帝反封建的文化。”传统文化被贴上了“封建主义”“统治阶级”的标签,而中共领导的文化才是“新文化”,如何做呢?“文艺是从属于政治的,但又反转来给予伟大的影响于政治”,所以文化必须随时为共产党的政治所用,接受共产党这个“幽灵”的指使。

这个讲话发表不久,就开始了著名的“延安整风”运动,中共对投奔延安的知识分子进行了第一轮血腥的迫害,知识分子们缴械投降,除了自我作践外,还置起码的传统道德于不顾,彼此落井下石,自此,痞子与流氓无产阶级在中国的舞台登场。

中共夺取政权后,通过一个接一个的运动连根拔掉中国文化:从严厉批判《武训传》开始到毛泽东亲自发动对《红楼梦》研究的批判,接着是抓“胡风反党集团”,每一次运动都有一大批知识分子遭到清洗,到了1957年“反右”,55万知识分子沦为阶下囚,再以后是批判《海瑞罢官》,发动疯狂的“文化大革命”,不难发现每一次都是拿传统文化题目开刀,同时屠杀知识分子以此让全民对过去的文化噤若寒蝉。

只要传统文化存在一天,对中共的“无神论”精神控制就是威胁,为此必须割断人们与传统文化的联系,不断用杀、关、管、批斗、批判等方式,对民众一次次杀鸡儆猴,让吓破了胆的知识分子互相厮杀,自我作践,按中共的需要随意歪曲中国传统文化的原意,儒学家最后批孔,道学家批判老子,用“反动”、“封建迷信”、“愚昧落后”等帽子把中国文化践踏得一钱不值,还要踏上它的一只脚,钉上“耻辱柱”。在共产党统治下的中国,“文化”,“知识”变成罪过,这在中国历史上是从未有过的。

毛泽东说过:“五帝三皇神圣事,骗了天涯过客”。五千年中国传统文化,记录了无数有关神传文化的神迹及修炼中的神奇故事,而中共仅用“唯物论”和血腥的统治手段在短短的几十年就全盘否定了,民众被迫接受其反人类,反宇宙的邪恶理念,全面洗脑,为祸社会。

* 用伪科学破坏中国文化

真正的科学是不断探索未知世界与领域,并不断反思和总结,科学史上划时代的科学巨匠牛顿、爱因斯坦都是神的信徒,笔者在中国全面接受了从小学到硕士毕业的所谓中国式的“科学”教育,以为掌握了人类的“真理”,到了美国方知自己是井底之蛙,科学早已开始探索精神对物质的作用,科学在濒死体验、生命轮回、寻找地球以外的智慧生命、多维空间研究方面已取得突破性进展,新的科学或真正的科学正在诞生。笔者有机会还接触了许多取得成就的科学家,从科学院士到诺贝尔医学奖提名者,许多都是虔诚的基督徒,遂恍然大悟,科学在他们心中只是一种认知世界的工具而已,并非是绝对的真理或唯一的真理,也非信仰,甚至只是一种基于个人兴趣或谋生的一种工作。而在西方,科学也没有被拿去诋毁人们的信仰。

科学在中共手里却成了一根否定五千年传统文化的大棒,“万般皆下品,唯有‘科学’高”,为此搞出了一套“中共式的科学”,所谓中共式的科学就是它完全可以不讲任何科学原则,不需要尊重任何科学事实,即科学也需要服从政治,一切根据其政治需要为其所用。在这种前提下,科学家一样可以颠倒黑白是非,中共需要“放卫星”,科学家就说亩产上万斤是事实,并用“光合作用”之类的科学术语蒙骗民众。中共要与地斗,科学家就为中共搞出一大堆的劳民伤财的方案。中共说中国文化是迷信,科学家就写文章。

中共说“基因学说”是“唯心主义”,基因学派的人物就被打成了“反革命”、“特务”,明天中共为了需要又把其人捧为著名学者,于是失去了科学良知“著名学者”就帮着中共在打压法轮功时毫无人性地诬蔑别人是“反科学”。

几十年来中共把一些早已过时或有极大争议(如达尔文的进化论)的某一种对其有用的一家之说奉为真理,不断地用来给民众洗脑,甚至是给知识分子洗脑,以此否定传统的中国文化,豢养了一大批在科学上早已停滞不前的“御用科学家”,如没有任何科研成果的滥竽充数的所谓“院士”何祚庥,这些政治人物与中共同流合污,成为中共手中的一根打人的棍子,早已是科学界的败类,却在中共的青睐下,滥施权力,以“科学家”的身份帮助中共不仅破坏中国的传统文化,也破坏货真价实的科学,打击有真才实学的科学家。如著名的水利学家黄万里,因为反对中共的违反自然规律的截流造坝,终身受到打击与排挤。

在“中共式的科学”熏染和长期的精神专制统治下,人们的思想中填满了中共的谬误变得非常狭隘偏执,特别是一些仅具粗浅科学常识(甚至是五、六十年代的科学常识)而狂热崇拜“科学”的文人,以倡导科学为名,批判中国传统文化,宣扬社会愚昧、落后是因为科学不发达,而不是中共邪恶统治的结果。90年代以前,没有几个家长愿意自己的子女读大学时选择社会科学,尤其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如古汉语、中国哲学等。

* 全面变异中国传统文化

五千年历史的中国传统文化,早已溶入了这个民族的血液,彻底割断、实现共产党意识形态的全面统治暂时也不可能,特别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善恶故事,优秀诗篇,许多都是以家庭、各种民间艺术以人传人的方式流传下来,杀光了知识分子,也不可能封杀彻底,于是中共就千方百计地把其“无神论”的观念变态地输入中国传统文化中。翻开49年后出版的唐诗注释,那些民族文化中最精华的部分都用了“假、恶、斗”的理念,“对黑暗现实的不满”、“宣泄”、“消极”、“苦闷”、“迷信”、“旧社会”等词句无处不在,特别是许多诗人是修佛、修道的,他们把对宇宙、生命的总结,修炼后的体会,历炼成诗,是文化中的精华,却被注释成了“浪漫主义”、“幻想”、“封建”。经典名篇一律用“无神论”、“唯物论”的思想,扭曲原意。

学生课本中对古代汉语的注释,通篇的介绍无不贯穿着“阶级斗争”、“剥削”、“旧社会”等中共的术语,历史背景一定是“黑暗现实”,人民一定是“民不聊生”,这就是50年来中共的所谓对传统文化的“批判式的继承”,甚至在49年前有学有术的知识分子经过几十年共产党对其精神的阉割,所著的对一切经典的注解,对“四书五经”的注解,一律贴上中共党文化的标签,打上“唯物辩证法”的兽记,让年轻一代不知其然。

传统文化在这五十几年中摧毁殆尽:焚书、毁经、书禁、改简体字,是让人们永远忘掉、永远不再接触到中国的真实历史与文化,而改简体字是彻底割断人们与传统文化的联络,让人们再也读不懂过去的书。

四、毁灭传统文化后的真正黑暗时期

中共全面的、为我所用的把“五四”运动中否定一切传统文化的偏激思想引入其扼杀传统文化的运动中,中国历史被中共完全篡改,使人们误解过去中国的一切都是封建的、腐败的、落后的。

其实在中共宣称的最腐败的清朝1840年,中国的GDP是世界第一,占全世界的三分之一,孙中山先生创建民国初年,中国GDP产值占全世界的27%;民国11年时,GDP仍然达到12%;中共建政时,因继承了一些老底,中国的GDP占全世界的5.7%,而到去年,中国的GDP仅占全世界的2.1%,所以目前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是世界上真正落后贫穷的国家。中共统治后的中国是历史上最黑暗的时期,仅非正常死亡人数就超过了8千万,比任何一个朝代崩溃时都黑暗。而历朝历代的崩溃都给这个民族留下了引以为傲的文化遗产,中共留给后代的是绵绵无绝期的灾难,是中华民族史上的污点。

然而,因为中共对传统文化的扼杀、铲除、变异、扭曲和长期的洗脑,人们已无法了解传统文化的真实与真实的传统文化。80年代,中国大地出现了一股对中国文化的反思运动,这场运动因不可能真正反思中共的罪恶,所以这场运动没有使中国的传统文化正本清源,反而是把黑暗的专制、被中共邪灵附体造成的民族灾难与倒退归咎于中国传统文化,把共产党迫害下的民族的衰落归咎于民族文化的先天不足。这无疑是给“文化大革命”(应该是大革文化命)后的传统文化雪上加霜。人们在痛苦的思索之中再也无法跳出中共彻底毁灭中国文化时所强加给人们的思维方式、逻辑、理念,认为中国的改革要摈弃中国的传统文化,其实真正要摈弃的是中共本身。    

毫无疑问,西方的科学给人们带来了物质的极大满足,西方的民主选举亦有效的遏制了专制与权力的腐败,但是“科学”与“民主”无法在中国昌盛,恰恰不是因为中国的传统文化而是因为共产党的邪恶和其流氓本性所使然,对比一下台湾,南韩不就一目了然了。而冷战前的共产党统治下的国家不都是在共产党垮台后实现了民主选举吗?所以说,中国的传统文化与专制没有必然的联系。

西方民主制度的建立恰恰基于对神的信仰、神造人时的平等、博爱、尊重生命等普世原则的遵守等等等等。从这次美国大选,称为割喉之战的俄亥俄州,人们看到的结果是什么?是一种价值取向决定的胜负,选民对传统价值观的认同超过了对自身工作收入的关注的一方取得了胜利。

特别是一些表现愚昧、阴暗的电影在国际上获奖,让很多人特别是年轻一代误以为那便是中国的传统文化。其实那恰恰是人背离了传统后的真实体现:野蛮、冷酷、道德沦丧、心理阴晦。

到了90年代,一切向钱看,中共对有良知的知识分子依然用铁血手段,在剥夺弱势群体利益的同时加紧了对知识阶层的收买,社会道德全面下滑,知识分子的腐败与社会的腐败同步。在法轮功问题上,中国知识分子的群体堕落,见证了50年来中共对中国知识分子整体的精神与良知的泯灭:胆小、精明无耻、对传统文化的无知、思想狭隘与贫血、对他人生命的漠视,在又一场铺天盖地的舆论“声讨”中淋漓尽致的表演着,只是这次是主动配合。

中共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灭绝,给中华民族带来深重的灾难,昔日的礼仪之邦变成流氓化的国家:道德败坏、人心卑劣、欺诈成灾、急功近利,不信神的人尽可以为所欲为干坏事,为了钱人可以无恶不作。中国的土地、生态环境、自然资源在中共的统治下岌岌可危,到处天怒人怨,灾祸频繁。扭曲的人性与膨胀的欲望在中共流氓的推波助流下,社会体系随时将崩溃,有识之士一直在用各种方式告诫人们。唯一的自救就是彻底抛弃“反人类”、“反宇宙”、“反人性”的中共,清除其毒害,找回中国传统文化中对神的正信,摆脱中共邪灵的控制,走向人生的光明。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