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神的汉字


【明慧网2005年1月2日】文字作为人类文明的标志,代表着不同民族的思维方式和发展水平。近来随着全球化信息的日益发展,特别是电脑技术的普及,人们开始寻求一种能全球通用的文字。作为国际语言,必须用意符而不能用音符,因为语言千差万别,而超越语言障碍的表意符号、表意文字将容易为全人类接受,因此越来越多的目光投向了汉字,因为汉字是全球唯一存在的符号文字。

汉字不同于其它文字的最大特点就是它的符号性和全息性,每个字的本身都包含着丰富的信息量。汉字一般分为三类:象形字(如日字)、意形字(如明字)和声形字(如爸字,意为父,音为巴),许多人陶醉在汉字精美的内部结构中,认为每个汉字就像一首动人的诗,一幅美丽的画。现代科学发现,汉字有着比世界其它文字更先进、更适合电脑化原理的内在规律。随着人类现代化的发展,汉字所独有的图形特征、智能化倾向和视听识别的优越性,将表现出更强大的生命力。科学家还发现,现代科学的逻辑结构与五千年前发明的汉字逻辑结构如出一辙,汉字具有现代系统工程的充分条件,是最先进的文字。难怪人们称汉字的发明为中国对世界最杰出的第五大发明。

科学家还发现,中华民族的聪明与其汉字结构有密切关系。由于人的左脑管逻辑,右脑管艺文,当中国儿童学习汉字时,无意中就在开发人的右脑,使其更聪明。1982年5月,心理学家查德林博士在全球最著名的科学杂志《自然》的文章,在世界上引起强烈轰动。他对英、美、法、西德、日本五国儿童智商进行了测查,发现欧美四国的儿童智商平均为100,而日本儿童平均智商为111,原因是日本儿童学习了汉字。日本的石井勋教授在其《幼儿智力开发法》一书中指出:他多次反复测试的结果是,日本的孩子小时候如果不学汉字,他的智商也和欧美儿童一样是100。但是学习了汉字,情况就不同了:如果从5岁开始学起,到入学前一年,智商能达到110;要是从4岁开始学起,学两年,智商能达120;若从3岁开始学习三年,智商能达到125至130。所以一位法国教师说,“教法国孩子学习汉语文字,主要目的不在于掌握另一种语文工具,而是通过学习汉字来开发法国孩子的智慧。”

澳大利亚卢遂现博士还发现:“汉语文的语法最符合数学的语法。数学只有10个数字,能表现一切数值,一是靠层层灵活的组合,二是靠变动符号的次序,三是靠一词多性。汉语汉字正是依靠这三条,只有7000左右个字即可应付现代社会的一切方面,这是中国儿童数学智商高的主要原因之一。”

汉字也是最能增进人联想能力的文字。有学者在其“汉字全息教学法”中详细讲解了汉字造字的精妙,比如说“儒”字,从字的偏旁部首来看,从人从需,讲的是人的需要,人需要什么呢?一需要食物,二需要教育。营养食物从母乳开始,教育从孺子开始,所以,儒字由人和需组成,并且与“乳”同音。再说“羞耻”二字,羞字,此事做得差(从羊),看起来丑(从丑);耻字表示责备人时的话:你耳朵还没听到吗(从耳),还不止住你的行为吗(从止)?再举些抽象意义的字,比如“存在”二字,存:“有”和“子”的重合。有子即存,延续生命。存音通寸,指寸寸光阴,存字是指时间的,意味着一代又一代走在路程上,一代传一代以至无穷;“在”是“有”和“土”字的重合,有土即在,这个字是指空莘的,土即何处乡土的意思。在音通载,象征着人和所有生命都共载在诺亚方舟上,向着不可知的目标前进,这里揭示的问题很高深,涉及到人来自哪里到哪里去的问题,所以光“存在”二字就能给人带来无限的遐思。

汉字还有个最大的功劳就是维持多民族的认同问题,中华帝国五千年不分裂的问题。同是中国人,可上百种方言之间的差距,远远超过欧洲不同国家不同民族之间的语言差异。为什么使用同一语言的罗马帝国、阿拉伯帝国早已四分五裂,而操如此不同“语言”的中华帝国却能存在几个千禧年而没有分崩离析呢?当罗马皇帝的子民们用拉丁字母拼写自己的方言时,就出现了西班牙语、法语、意大利语等语言,随后罗马帝国也解体了,拉丁语也渐渐死亡了。为什么这种情况没在中国发生呢?语言学家把这归功于汉语的十分独特的方块文字。汉字不论是刻在龟甲上,铸造在青铜器上,刻写在木简上,还是书写在纸帛上,五千年来汉字的形态在变,但汉字不表音而只表意的特性没有变。不管汉语的语音和语法如何变化,不管汉语的方言如何庞杂,统一文字的“书同文”特点没变,这就有效地维持了中华民族的统一和中华文化的继承发展。

语文和宗教是一个民族得以形成和发展的两大基本属性。对中国人来说,语文属性在中华民族的发展和形成过程中所起的作用,比宗教属性要大得多重要得多。中国语文之所以对中华民族的凝聚起着如此巨大的作用,是因为中国的“语”与“文”是脱节的。所以一旦废止汉字,用字母来拼写汉语方言,那么中华帝国就会不复存在,中国就会分裂成许多小国。

这样的民族悲剧差点就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发生,中华民族的传家宝也差点丧命在共产党的铁蹄下。早在三十年代,中共总书记瞿秋白就说:“汉字真正是世界上最龌龊最恶劣最混蛋的中世纪的茅坑。”共产党的文化标兵鲁迅也认为:“汉字是愚民政策的利器”,是“劳苦大众身上的结核”,“倘不先除去它,结果只有自己死。”当时苏共也积极支持这种做法。于是1958年国务院修改通过了《汉语拼音方案》,以贯彻毛老头的最高指示:废除汉字,“走世界共同的拼音化道路”。当时是想先用拼音来注音,帮助识字,一旦时机成熟就废除汉字取而代之,在汉字未被取代之前,先实行汉字简化,并取消异体字,废除正体字。幸亏历史的安排和电脑汉字输入法的问世救了汉字,现在人们发现,电脑输入汉字的速度绝不比任何一个拼音文字慢,否则也许今天我们就再也看不到美丽的方块字了。庆幸之余,我们不能不后怕共产党的所谓英明领导,也不能不唾弃共产党人的无知和武断,是他们差点葬送了我们中华文明的根。

传神的汉字让人想起了一个古老的故事。“仓颉造字,天雨粟,鬼夜哭”,发明汉字时,天上落下了小米,夜里都能听见鬼在哭泣。因此有人说,传神的汉字就是神传的汉字,是神传给我们中国人的特殊礼物,在认识汉字的神奇后,我真的相信这个说法,那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