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十三处”监狱遭受的酷刑折磨


【明慧网2005年1月10日】2000年4月,我再次进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为师尊鸣冤。4.25那天上午9点钟左右,在天安门广场被恶警抢走横幅,打倒在地,然后押上警车送往广场分局,因审问时不报姓名、住址,下午被转至北京“十三处”,号称亚洲第一监狱(这是恶警自己说的)。

虽是阳春四月天,可北京的夜是很冷的(对我们南方人更显寒冷)。当我和同修被关进号子前,警察在搜身时,每人只给穿一内衣一外衣,其余穿的全部给“保管”起来。我和同分进号子的十几人坐在那空空的屋子里,木板“床上”什么也没有,大家已经两餐没吃东西了,到夜里那真是又冷又饿,我真体会到饥寒交迫是什么滋味。第二天上午,来一人登记说谁买被子,因有的人没带钱所以大家就合计平均两人共一条被,就这样买了几条被子,可是只睡一夜,第二天又重新分号子可被子不给带走,把所有大法弟子分散到刑事犯人中间去,而且是每提审一次不报名的又重新调号,折腾好几天才固定下来,就这样把大家所带来就不多的钱折腾完了,在那里所受不公正待遇且不说,他们对大法弟子进行迫害。

他们把大法弟子全部从号子里叫出来,在一条走道上排队,干啥?原来是灌食,可大家是刚吃过饭被叫出来的,灌食的时候大家不配合,被叫来灌食的工作人员就说:“那你们(指大法弟子)就自己喝吧,何必遭这份罪!”当大家回答说,谁也没绝食时,工作人员也反感了,问恶警:“没绝食,那还灌什么?”恶警气势凌人的说:“听他们的,还是听我的?”其意可见,“灌食”是作为一种刑罚用来迫害大法弟子,够毒辣的。其实这吃完东西灌食比空腹更难受,不止是插管难受,当往里灌的时候,更难受,撑得胃、肚子全部涨得发痛,装不下了最后从嘴、鼻孔返出来弄得脸上、脖子上、后脑勺上全都是。

更可恶的是,用大客车把所有非法关押在这里没报姓名的大法弟子拖到精神病院去上电刑,警察坐在椅子上,大法弟子坐在过道的地上,从外面看不出车上有大法弟子,大法弟子也不知道外面的情况,车窗全关上,他们害怕大法弟子向群众喊:“法轮大法好!”同时又达到体罚我们的目的,一箭双雕,当时我们分进号子时没穿鞋,同室的刑事犯只3人,我们有6人,所以,全穿刑事犯的鞋也不够,还会有3人赤脚,我就是穿了双尼龙袜。上车、下车都有一段不短的路要走,那么只穿双袜子、还有赤脚的在外面走,而且是排着队,这不是把我们当精神病人在对待吗?侮辱人格啊,进了医院,我们被带到一栋楼房的2楼几间准备好的房间,我带到进门的大厅房,这房一看就是刚调整过的进门左边无床,放了点零散东西很空,中间空着通里面的房子,右边分两排放了6张床,我被他们叫来穿病号服的几个人(我们只知道他们是精神病院里的病人)用绳子成“大”字形绑在一进门第一排第一张床上。当时我提出要上厕所小便,遭到恶警反对,说:“要上厕所,先报姓名,否则不行。”用这种迫害手段逼供真可谓毒辣。等6张床上全绑上大法弟子后,就从我这里开始用刑,首先将仪器接上电源,然后就用三根针带电线的一头在仪器上,一头扎在我身上,第一根插在我“人中穴”上,第二根插在我右脚掌上的“涌泉穴”,第三根插右手背上好象是“虎口穴”反正是大拇指与食指之间的手背上,插完了开始审问,哪里人、什么单位、叫什么名,不回答就通电。电一通就象从脚掌处往外抽筋,抽得全身又酸又痛、又胀无法形容那种滋味,当时心中只有一念,这些对我不起作用,你是常人的东西,我是大法弟子是超常人(平时遇到难我就叫师父,因为电刑的前一天,我们知道今天要受刑,于是大家切磋了一下,师父为我们承受太多了,师父有很多事要做,再苦大家要自己承受,其实这是学法不深的表现)。电一断,就象用大电槌朝脚掌上打,耳朵听到嘭!嘭!嘭!的响声,脚掌处感到一槌一槌在打,打得整个人的气往脑门上冲,象要崩溃似的,每个人的感觉不一样,针插的地方也不同,有人感觉五官全部象扭曲了一样变形了,莫名的难受。电的时间由他们而定,可能见你不行了就停下来,停下来就问:“叫什么、住哪里?”我说:“我师父叫我每遇到事情为别人着想,先考虑别人,如果我说了住处,那么,按你们的政策就要连累一大片人、地区政府、单位、同事等等,我不想伤害他人,我也没有错,我不会说的。”马上又通电,我不知道被他们折腾了多久,每次问话,我都回答同样的话,我想他们也累了,也知道再电也没有用,只有罢休,后面的同修就怎么电也不说话,电了2~3次他们也不电了。我们进屋里第一批人电的时候,恶警还让一些年岁大的老年大法弟子在边上看,让他们在精神上受摧残,等6个人全电了,又来了一年轻警察来问话。拿着记录本,我还是那句话,警察落泪了说:“真佩服您了,都这时候了还替别人着想。”然后走了。

我们修炼大法做好人没有错,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们,被非法关押,是侵犯人权,个人信仰权,到北京“十三处”对刑事犯人警察从不刁难,而对大法弟子他们怀着极大的仇恨,采用冻、灌食、电刑等等进行无休止的迫害,这是为什么?监狱里的犯人自在,好人遭迫害,这不明摆着受到邪恶流氓集团的指使而为的吗?恶人为升官、发财不择手段,在此我告诫北京“十三处”的恶警:你们迫害的是一群修炼的好人,善恶终有报,为了天理、为了你的家人,必须马上停止迫害大法弟子,并将功赎罪,否则等待你们的将是天惩,到时候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醒醒吧!

我写此文,意在配合起诉北京市委书记刘淇,希望所有大法弟子都能够动笔揭露邪恶,早日将罪犯送上历史的审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