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修大法 讲清真象

【明慧网2005年1月10日】我是1997年3月28日有缘走進法轮大法炼功场的。

回顾自己得法炼功的过程,有因悟性差而过不去关所产生的苦恼,也有积极学法把握心性顺利过关后的喜悦。现在我就把自己得法后感受最深的两点体会和同修交流:

一、多学法 向内找是提高心性的关键

有些人得法很自然较容易,而我得法却经历了一番磨难,经过了一个由不相信到半信半疑最后达到坚定实修的过程。

师父讲“有些人就固执到这种程度:你一说气功,他从内心笑话你,他认为你是搞迷信,太可笑了。你一说气功中的现象,他就觉得你这个人太愚昧。”(《转法轮》)我大概就属于这种人,由于受后天形成的固有观念影响,从小接受着狭隘的绝对化思想的教育,特别是经过“文化大革命”的熏染,我原来对于一些佛家理论根本就不相信,人们一提到佛、道、神等,我就认为是迷信,觉得很可笑。

1996年底,我因发低烧,到市医院就诊,虽然高档药和進口药用了不少,但都没什么疗效。后转到中医院用中医治疗,都是好的医生、好的药品,可是越治疗我的身体状况越差。就我当时的情况而言,有的大夫说我可能是癌变,也有大夫断言:我还能活三个月。可是最后也没确诊到底是什么病,身体虚弱到不能迈步的程度,生活不能自理。

在中医、西医都治不好的情况下,在高额医药费用的背后,我打定主意只要是花钱的治疗手段一概不用。这期间,同事和同学介绍了各种各样的方法,包括利用气功治疗。我这才有了练气功的想法。但各种气功也是收费不菲,我是主意已定:只要花钱就不用。有人说法轮功不要钱,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走進了法轮大法炼功场。

炼功一个月后,我的身体状况明显好转。三个月后,我竟然能行动自如达到得病前的正常状态,更为不可思议的是:连几十年的老病都好了。但由于我光炼动作疏于学法,根深蒂固的人的观念还起着作用,不能把自己当做炼功人,过关时心性守不住。经过多次的磨炼,我渐渐明白了自己得法的最大障碍,就是后天形成的狭隘、僵化了的观念。当学法少时,人的认识就不断的翻上来;而多看书时,就能抑制住它。

修炼中我深深体悟到:光炼动作不学法,不懂的高层次上的理,就不知道怎么去修;学法少,心性提高很慢,也谈不上对法坚定,碰到过关和难时就很难过去。当我知道学法的重要性后,就把学法放到首要位置。抓时间、挤时间多读书多学法,从而我明白了一些真正的理,思想上就有了一定的转变和升华,心性也提高上来。每当我遇到一些磨难时,只要能想起师父的话,把自己当做炼功人,大多都能把握住。

重新上班后,由于我增加读书学法时间和心性上的提高,对于身体上的各种关和难都能过去了,因为心性提高了,使我在各方面都有了显著变化。首先我放弃了过去不好的东西,彻底戒掉了喝酒、打麻将等不良习气。我过去在家经常发脾气,有事总是自己说了算,家务很少干。当我内心认识到我是一个炼功人时,一切都改变了。过去我对名和利很执著,觉得人生就应该为此而奋斗和追求。得法后,我对这些东西慢慢看淡了。亲朋好友不理解,说给送礼都不要,房子也不要,这太傻了。可我记着师父的话:“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得好,过得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转法轮》)

得法后我身体和心性上的变化是巨大的,亲朋好友包括周围的人们都有同感,认为我变化太大了。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得到充分的体现。我比较近的几个亲朋好友相继学法,我爱人看到我的变化,很快加入修炼行列;我的孩子们也都走進了炼功场;全家在修炼中,互比互修,其乐溶溶。

二、去掉怕心 坚定信念 讲真象

99年7月20日后,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全被破坏了。广播、电视、报纸全是邪恶宣传,铺天盖地的欺世谎言、栽赃陷害,世人都被这强大的政治高压吓住了;站长、负责人及所有的炼功人都受到冲击,每个炼功人都在经受严峻考验。我被非法扣押一个多月。这段时间里,我是心里默默的背着《转法轮》走过来的。当我被放出,走進家门的第一件事就是学法,当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是师父救了我,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要坚持修下去。

当年我虽然被单位处分,单位领导多次找我谈话让我转化,并说:只要你写一篇批判稿,或发表一个不再炼功的声明,就可以给我撤销处分。但我明确告诉他们:做人要有一个标准,要有良心。我过去的病大家都知道,如果我不炼功的话,可能早都不在人世了,我能活到今天,是大法救了我。我能背叛救我的人吗?就象一个人救了你,你能去打他骂他吗?对方哑口无言。

有一天晚上,我们辖区的公安局政保大队长把我叫去谈话,想让我以法轮功负责人的身份去和其他弟子接触,诱骗炼功人然后拘捕他们当特务,并对我進行威胁、利诱,许诺我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升官发财。我抓住这个机会向对方洪法讲真象。我以自己亲身经历为主线,把自己得法前后的思想变化、身体变化详细讲了一遍,最后我说:我过去吃喝玩乐都干,单位每年都被评我为模范党员和先進工作者。现在法轮功使我改掉了这些坏毛病,反而倒要受到处分?!谁好谁孬你自己分析。就这样,我们一直谈到凌晨五点,对方说:你不要再说了,再说下去,我也要跟着你炼法轮功了。后来听说这个队长自己要求调离了专门“对付”法轮功学员的这个工作岗位。

在邪恶最为猖獗的时候,由于存在怕心,我们讲真象还只停留在被动去做,没有从人中走出来。一天我做梦,梦到我们全家在一个半透明的罩子里,外面狂风暴雨,罩里面却风平浪静。我悟到只要我们在法上,有师父保护就不会有问题,就如师父讲“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

正因为心里有法,我们一家人去到北京,发真象资料证实法。天安门附近到处都是警车、便衣,我们把真相资料发到餐馆、故宫等地方,最后我们决定将真象资料发到天安门城楼上去!可是做到并不容易,因为城楼下设了搜身检查站,每个上城楼的人都要搜身检查。当时我们抱着一颗纯净的心,一定要把资料发到城楼上去。我们在关卡搜身检查时,裤兜里的资料竟然没有被发现;登上天安门城楼,在几步一岗的情况下将真象资料散发出去。

从城楼上下来,在天安门广场,我们以炼功的姿势,喊着“法轮大法好”拍照,四周警车上的人都密切注视着我们,但没有人干扰我们。而此时,有的警察正在往车上抓人。当我们要离开时,人民大会堂门前的警车向我们开来,当时我们都没有怕的感觉,结果警车走到我们跟前就停住了,我们就在警察们的眼前堂堂正正走了过去,警车调头就回去了。我们顺利返回家后,更加用心的投入到讲真象中。

我爱人在单位一有机会就给同事讲天安门自焚真象等,节假日回农村老家给那些乡亲们讲。在我们努力下,有的亲属从反对炼法轮功到支持理解,最后加入到修炼的行列。女儿在讲真象中,不放松学法,努力提高心性,按照大法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向同学、同事们证实法,以一颗宽容的心对待周围的人和事,感染着周围的人,证明大法修炼的人不是电视、报纸宣传的六亲不认、杀人、自杀的恶人,而是真心向善、无私无我的善良的人。通过证实法、讲真象,我们真正的体会到:不抱着任何执著去证实法讲真象,师父就在我们身边看护和保护着我们,不会出现任何问题。

师父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告诉我们“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

在师父的安排中,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事情是交给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来完成的。我们在救度众生,我们是众生得救的希望,所以我们一定要做好三件事,走好最后的路,不断精進,直至圆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