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信师父和大法 就能闯过任何魔难


【明慧网2005年1月11日】2002年六月二十日早六点,我们九名同修为争取合法的修炼环境,在镇里商场门前集体炼功,那时邪恶是很疯狂的,刚炼到贯通两极法时,政法书记领着随从把我们驱散。

中午12点,恶警把我们全都送到县拘留所,那里的刑事犯都很邪恶,進号每人先打一顿,有时一两个人动手,有时3—4个人打一个,非常邪恶。打我的是一个姓姜的、一个姓徐的两个二十多岁的打架刑事犯,他们每人在我胸部打两拳在腰部踢一脚后,又拿一根皮管子要往我身上抽,这时我郑重的说:“你们打人是做坏事,把德给别人了,我谢谢你们。”他们听后就停手了。牢头从假睡中坐起来说:“法轮功给我炼一套功看看。”我炼了法轮周天法,他说:“行,是法轮功,上炕坐下。”又指着地上姓佟的彪小子(打架刑事犯)说:“你上炕和法轮功炼炼。”我用正念正视他,并大声说:“你不配跟我炼。”说着姓佟的右脚往炕上一迈,左脚刚要迈,右脚一滑,自己扑通摔在炕沿上,手摸胸部半天才上来一口气,脸都不是色了,这时牢头说:法轮功真有功!

这时号里安静多了,当时我的腿双盘着,牢头说你能盘多长时间,我说少则半小时,多则一小时。他叫姓佟的把腿双盘上说:“法轮功盘多长时间,你盘多长时间,听法轮功的。”五分钟刚过,姓佟的就闹心,受不了了,求饶说:“你快拿下来吧,我算服法轮功了,我们再不打法轮功了,以后跟你们学功。”看他难受的样子,我把腿放下来,他马上也拿下来,牢头不但没责怪还说:“你们炼功人能为别人着想很好。”我说:“我师父教我们做事先为别人着想,要做先他后我,无私无我的好人,并且写了一本指导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的书《转法轮》,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不打人、不骂人,重德行善,度己度人,普度众生。”他说:这都是好事。天气很热,屋子很小,却装着21个人,热的都光着膀子。我的胸前出现一个红圈,牢头说:“法轮功有法轮了。”我说:我们师父有无数的法身,(只要我)按修炼人标准做,师父就管,只要一出修炼的心,就是佛性出来了,师父就帮,就给法轮,因为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不计报酬的,不修炼花多少钱也不给。我师父说:法轮是多少代人才形成的,是不能用价值来衡量的。牢头说:“我脖子疼能练好吗?”我说:“法轮功不给常人治病,再重的病真心修炼不治自好,叫无求而自得。”我教他练“佛展千手法”,炼完之后他说挺好,不到三天就释放回家了。

姓姜的因帮其哥打架把人打坏,他哥跑了,把他抓了,他妈因包庇也被抓去拘留,又罚款、又拿医疗费,又着急又难受;姓许的没过几天得了大病卧床不起,脱肛(土话叫掉大肠头)、又肛裂,流脓淌血,面黄肌瘦,不能吃东西。他俩知道自己打人做坏事遭恶报了,都说出去后再也不打人了,向法轮功学,遇事忍让,退一步海阔天空。

常人拘留15天交150元伙食费就放了,我们法轮功学员不写所谓的“保证书”两个月也不放。我们几个监号的同修互相通话,我们不能消极承受,我们要抗议超期关押,要向公安局、610申诉:修炼法轮大法做好人无罪!申诉书写好了,我们要亲手交给610,拘留所所长说:你们不写保证书,610的人不见你们;我们法轮功学员36人集体绝食三天,这回所长可着急了,每天往“610”打好几次电话。第四天一早,“610”就来人了,我们交上申诉书并向他们讲大法真象,他们说家人来要就放你们,8月28日,女儿去公安局把我要了回来。

从拘留所回来后,镇政府和派出所经常骚扰我,问我:你还炼不炼法轮功?我说我们祛病健身,做好人没有错。一到敏感日,村上、镇上派人看着我,因怕我進京上访。2001年阳历年,县610来我家说:现在拘留所都一百多人了,都是法轮功進京上访的。我妻子(炼功人)说:“别人都能为法轮功上访说真话,我们为啥不能?”“610”更加紧看我们,又给我女儿放10天假看着我们。头天晚上村治保主任看我到八点多钟,第二天起大早,我们一行四人踏上進京之路。从佳木斯到海城,又有5名同修加入,我们九人一同進京上访。恶警可着急了,到哈尔滨站没截着,又坐飞机到北京站截,也没截着。我们有师父法身领着,从海城到天津,又到北京,一路顺利。可是,北京信访局变成了公安局,去就被抓,我们只有去天安门集体炼功,时间不长,一帮恶警开着警车,把我们推上车,拉到天安门分局,屋内两个便衣警察做笔录,问:“你们進京干啥?”我说:“为法轮功上访说真话。”他们问:“说什么?”我说:“法轮大法是正法、不是邪教,要给大法合法的修炼环境,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大法对人类有百利而无一害。”警察记完说可以了。

因为说了真话,我被非法判劳教一年,送到哈市长林子劳教所。那里是非常邪恶的,叫“两短一长”。就是吃饭时间短,放便(大小便)时间短,干活时间长。起早贪黑,中午不休息,手工编车垫子,整天站着编,有的腿站肿了,有的手编肿了,完不成任务加班到晚上十一点半。后来,我们全体大法弟子绝食抗议,队里才减少了干活时间,延长了吃饭和方便的时间。劳教所每星期都以安全检查为名搜经文,我们就互相背师父经文增添正念,同修们几次都流下了热泪,感谢师父慈悲救度。劳教所是邪恶的场所,用刑事犯两个包夹一个法轮功,吃饭、睡觉、干活都跟着。他们为邪恶卖力,不让炼功、不让学法。我对他们说:“你们除了打仗的,大都是偷人东西進来的,而我们炼法轮功的没有一个要别人东西的。”他们说:出去也和你们学大法。师父说:“大法弟子已经成为众生得救的仅有的唯一希望,”(《正念》)

从劳教所回来后,我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有时顶着雨把经文送到同修家;有时迎着刺骨的寒风把真象资料撒遍大街小巷;有时在师父的加持下,顺利的在高压线上挂上真象条幅。

为了同化大法,为了救度众生,我会继续努力作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决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