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面对国安便衣时

【明慧网2005年1月13日】我到新单位后,处处以大法的要求为准则,努力工作,同事们关系很融洽。我还经常干完了自己的活去帮其他人干,这样容易和人相处、沟通。一段时间下来,我根据同事各自的情况跟他们讲真象,并给他们看光盘,有些人还善意的提醒我要当心。

一次国安便衣闯到单位保安室抓我,因我刚到单位工作不久,单位保安不知我炼法轮功,所以到部门经理处了解我的近况。

我当时一点怕心也没有,在随保安去保安室时,我还把路上的小垃圾扔到了废物箱里。保安回头说:“你人倒是很好的。”我说:“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的。”保安担心的对我说:“不要跟他们顶,要配合他们,否则要吃亏的。”我笑笑,没说什么。在车上我就想好了,问什么都不回答他们,不让他们钻一点空子。

便衣坐在审讯桌前开始机械的问话,我除了他们已知道的,我的姓名、住址点头外(现在悟到我没有犯罪,不应受到邪恶的审问,应该什么都不配合,就是讲真象揭露邪恶迫害),问到同修及具体事情,我什么也不知道。

他们开始使用狡猾的,却又不堪一击的方式试探我:“你们不是讲真吗?为什么自己做的事都不敢承认哪?”我义正词严的回答:“我们是要说真话,但是不愿说的可以不说。况且你们目前所要干的是继续迫害大法弟子的勾当,干的是全世界最恶最见不得人的事,否则为什么怕我们的几张真象光盘和真象资料呢?你们也去好好看看吧,看了你们就会惭愧做这份工作的。”另一人马上说:“你在某月某日与某某某等人在饭店聚餐,他们都把实情讲了,你还不承认?”我马上回答说:“谁说的你把他们叫来对质,我是不承认有这回事的,我的朋友也多,聚餐是很平常的事,谁瞎讲谁负责任。”他们就报了两个我熟悉的同修名字,我说:“我们从来没有什么上下组织,我也不关心别人的名字。”

他们又问了许多,我想被动的迎合他们言多必有漏,后来就拒绝回答一切问题,他们叫我签名按手印,我啥也不配合,他们无奈只好把我送到看守所。送所前还问我:“你只要写张保证不练法轮功,我们就放你。”我平静的摇了摇头。

在刑事拘留期间,他们又来问过我两次,我还是不配合他们。

我当时就悟到面对审讯时,不说自己具体做事及同修的事。由于害怕,你做了出卖同修的事,从法上认识,你心性关没过好,掉下去了;从常人这层理来看,你也是做了叛徒;而且做为笔录证据,他们正好根据你自己所说的加重对你的处罚,正符合了旧势力对大法弟子的迫害。所以在心态很正的情况下他们钻不了空子,结果第三十天就放我回家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