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殴致失忆 酷刑折断臂

一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学员自述受迫害经过

【明慧网2005年1月14日】吉林省榆树市一名大法学员,因坚持信仰屡遭绑架关押,曾被天安门恶警打得失去记忆一年多,被看守所恶警酷刑上大挂,生生折断一臂。以下是这位法轮功学员简述她和她的家人遭迫害的经历。

我是在1998年9月学的法轮功。学法前,我的眼睛一只是结膜炎、一只是角膜炎,还有妇科病,身体非常弱,脾气非常暴躁。而我通过修炼法轮功,按照“真、善、忍”去做,身体的病都好了,性格也非常开朗,家庭也特别和睦。

可是好景不长。1999年7.20以后江氏流氓集团下令迫害法轮功,抓捕大法弟子。2000年元旦,我去北京上访,天安门那里全是警察便衣。我看见它们在抓打大法弟子。我刚想打横幅,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可是横幅还没有拿出来,也不知道是警察还是便衣就在后面把我打晕死过去了。当我有些知觉的时候,我好像在车上,可马上又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明白的时候,身上的大衣没了,有一位山东的大法弟子关姐在我身边,是关姐救了我,把我送上火车,在火车上我一直不清醒,当车开到长春时我才苏醒,但是不知道渴也不知道饿。回到家后,我什么都不会做,嘴唇肿得老高,也不知道它们用什么打的我。经过一年多的学法、炼功,嘴上的肿块才恢复好,大脑也恢复了记忆。

2001年夏天一晚,我丈夫说:“我刚才看见有人在后窗外看着咱们呢!”我听了没在意。第二天早晨,我和孩子正在吃饭,正阳派出所的王海顺等恶警,不由分说的闯到我家乱翻,把我看的大法书籍全拿走了。它们象对犯人一样把我的胳膊拧到背后去,强行按我坐在床上,一边一个人拧着我的胳膊,他们要给我录像,我不配合它们,不让录,它们就拽我的头发,打嘴巴。我让孩子把法轮大法书拿走,它们就恐吓孩子,把孩子吓得直哭。它们要非法抓捕我,王海顺欺骗孩子说,下午就把我送回来。当时还有公安局国保大队张德清在场,其它的恶人不知道姓名。我当时要求换衣服,它们不让换,还不让穿鞋。

它们非法把我送到了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67天,整日不见太阳,身体很虚弱,它们还提审我,问我炼不炼?我说炼,提审的说:“这回把你送内蒙古去。”它们又把我非法送到了拘留所。(后来我才知道家里亲人为让它们放我,给正阳派出所王海顺恶警5000元钱。)到了拘留所,我抗议非法关押迫害,就绝食,身体非常瘦弱,它们强行给我灌盐糊糊,在同修的共同抗议反迫害下,它们才把我送进中医院,也没拿钱打药,拘留所的恶警还勒索亲属600元钱。我爱人找政保科要求放人,它们说还得交1000元钱,我们没有,它们说:她妹妹有钱,还戴金项链呢!这样又勒索了1000元钱才放我。我们本不富裕的家又欠下了9000元钱的债。我被恶人折磨的快死了,可正阳派出所王海顺还常到我家骚扰,让签字不炼功、要照片、让按黑手印,还拿照相机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给拍照,我不让照,一恶警骂着我气哼哼的走了。

2002年农历新年前4天,我到老叔家串门,晚上王海顺、潭明辉等5、6个人非法上家搜查,搜去了一本大法书,打坐用的莲花垫。我要走,它们就追我,把我绑架到派出所。亲属又托人、又签字,才放了我。回来后,被迫流离失所。

2002年8月30日,我在一个楼里又被非法抓捕。它们非法把门锁打开,6、7个人闯进房内,非法搜查,到处乱翻,还打人,开不开的门就用脚踹门玻璃,门玻璃碎了把恶人的腿扎得直流血。它们怕我说话,用方便袋捂住我的嘴,把我带到楼下,把我非法绑架到一个不知名的地方,象笼子一样大的小屋里,把我胳膊背有后面用绳子捆着,大约一两个小时,又把我非法送进了看守所,在过道里我看见了正阳派出所片警王海顺在场。

在看守所,它们把我锁在一个铁椅子里,一点都动不了。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人用皮鞋跟使劲踩我的脚趾头,脚趾踩青了肿得老高,它们还往我的头上、脸上泼水,打电话恐吓说要把我孩子也抓来,结果电话打错了学校,没找到。它们非法审问我,看达不到它们的目地,拿电棍电没电成,国保大队的孙铁军、柴文革、周宪国等人就给我上大挂:把我右手从头顶往下拽,把我的左手从腰部往上拽,把两只手用手铐扣上,用绳子系在手扣子上,4、5个人把我吊了起来,身子悬空,结果右胳膊折了,人掉下来,在我胳膊折了的情况下,孙铁军还用很粗的绳子打我的后背。在打伤我后,它们又把我送到了看守所,不但不给医治,还象犯人一样坐板、背监规。3、4天以后,家里知道了托人,看守所才把我送到了中医院,还戴着脚镣子。

我没有做任何违法犯罪的事,只为了坚信“真、善、忍”,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就把我打残,迫害得身体瘦弱不堪,1个月里还不让家人接见,我绝食抗议。它们就开始灌食,4、5个年轻力壮的人按着腿、手、头,捏着我鼻子不让出气,把奶粉里放上很多盐,根本不管我的死活。

我丈夫也是学法轮功的,学法炼功后所有疾病都好了,认识他的人没有人说他不好的。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恶人将他也非法绑架,把价值800元的车也扣押了,非法判4年半,现在四平石岭监狱。

迫害还波及到我的家人,一听见大门响,就心跳加快,就想是不是警察来抓人,孩子在学校上课也走神,学习成绩下降,没有欢乐。我父亲临终想见姑娘、姑爷最后一面的愿望无法实现。我母亲一见电视里提法轮功,就想起我们,睡不着觉。婆婆因想儿子悲痛过度,眼睛都看不清楚了。江氏一伙邪恶流氓对我和我亲人造成的肉体上、精神上的迫害,是无法偿还的。

通过我的被迫害经历,世人们啊,请仔细想一想,是谁在害人,是谁在欺骗世人,是谁在造假。电视的自焚、杀人都是栽赃陷害法轮功,法轮大法是绝对不许自杀的。我真心希望你们了解一下法轮功,记住真、善、忍,记住法轮大法好,给自己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