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榆树市公安局政保科张德清等人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1月2日】我是吉林省榆树市大法弟子,63岁。

2004年12月中旬一天,早饭后我到儿子家去给他看家,却被恶警跟踪,我没发觉。到儿子家后我开始学法,中途听到外门有声音。细听又没有了。下午3点钟我想去小儿子家看看,我刚一开门往外走,突然眼前出现两个警察,一把将我推回屋里。随即政保科不法科长张德清、警员石海林也进了我家。没有搜查证,他们好几个人在我家乱翻起来,拿走了我的大法书和所有的资料,随后要把我也带走。我不跟他们走,他们就用力拖。待拖到楼外,我看到有行人,就大喊起来:“警察抓好人啦!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我师父清白!师父快救我!”恶警们害怕别人听到,用大衣捂住我的头,强行往车上推我。我不上车,他们几个人费了好大劲把我抬上车。在车上我继续喊“法轮大法好!”,一直喊到公安局,一点怕心也没有。

他们把我弄到二楼,吆喝说,上次放你回家,便宜了你,你不好好呆着,还整这个。我说:“我是为了救你们,你们还不醒悟,执法犯法,继续迫害好人,将来报应临头再后悔就来不及了。”他们说:“一派胡言”。我说:“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他们把我胳膊用力往后扭,说:“你们师父那么厉害,咋不把你飘起来飞走呢?”我想:师父就在我身边,我一会就回家。

后来他们问我话,我就回答不了了,只觉得舌头又厚又硬又长,吐出唇外,口吐白沫,抽搐起来。石海林等人说我是假装的,整理抄家弄来的那些材料的时候,偶尔过来扒扒我的眼皮,我一直不停地在心里发正念,铲除这些不法警察背后的邪恶,几个钟头过去了,他们看我还在抽,就在笔录上写了“不语”。

他们在我家没翻到钱很不甘心(凡是大法弟子的钱他们都抢),又拿着从我身上翻到的钥匙第二次到我家重翻一遍,仍旧没翻到钱,大失所望地返回榆树市公安局。这次把我丈夫也带来了,对我丈夫说:“写个保证”。我丈夫说保证什么?他们说:“保证别让她跑了,然后你就把她弄回家去吧。跑了人找你算帐。还得快点给我们送几千元罚金。”这和土匪绑票有啥区别?

丈夫背起我往外走,背到楼梯就背不动了,把我放在地上。不法公安们没有人过来帮忙拉我,怕我死了担责任。我丈夫也是60多岁的老人了,费了好大劲才把我拖到楼下,又拖到外面,叫了一辆三轮车,总算把我弄回了家。之后,我和丈夫逃出了家门,至今没有回家。

上次我被绑架,政保科勒索我家1500元钱,这次一分钱没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