犁耙伤后找漏洞 提高心性除干扰

【明慧网2005年1月14日】我是一位农村学员,现已六十好几,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到田间劳动,身强气盛,精力充沛,总觉得有使不完的劲。这都是师父救度了我,给予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大法的威力的体现,我真是无法报答。

随着正法進程快速推進,在当前这个快接近尾声的阶段,一些邪恶乱鬼,会狗急跳墙,会不断的钻空,找我们有漏的执著進行干扰,因此我们一定要按师父说的三件事去做,走好每一步。

我想谈一谈在我身上出现的一件事:那是2004年7月份,正是我们这里收割抢插季节,天气炎热,农活十分繁忙,为了不误季节,我想把秧一气插下去。7月18日的那天,天还下着雨,我牵着牛扛着犁耙糙子到田间整理稻田,把田整平后把秧插下去。因我牵着的这条牛,刚刚学会做农活,是初次下田畈干活的,还不大熟练,胆小,我有时顺着点,凑合着使用。这次待我把田基本上糙完后,要用平田梯过细平整一下,当我让牛歇一会儿,伸手到田埂上去拿平田梯时,牛突然猛力向后回头赶苍蝇,我一下子就让拴在我手上的牛绳给拉倒了,田泥四溅哗啦一响。这突如其来的人倒泥溅的响声,使牛受惊了四足齐跳,由于牛绳在我手上拴死了,一时无法解开,也不能解开,如果能解开或松手,那么铁糙子就会伤牛腿。当时我只在想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我倒在泥田里,牛拉着铁糙子连蹦带跳在我周围打圈,我被糙子翻过去,糙过来象炒饭一样来回多次,我的眼睛也被泥巴糊住了,可我这个时候怎么没有正念,没想到我是大法弟子呢?不会儿我昏了过去,不省人事……。在事发时,有一村民目睹了这惊心的一幕,吓得不知所措,自言自语的说:“这下完了,完了。”不知什么时候,乡亲帮我解开绳子,拉住牛把我扶上田埂,在回家的路上,我是一个血印,那时我只有一念:没事。回家后,再一看我身上全部是泥巴,两只腿上都是血淋淋的,马上感觉到又痛又冷,转念一想我是炼功人没事。

听老伴讲,当时的情况很吓人,她当时也昏倒了,哭不出声,邻里乡亲来了很多人帮忙,有的说送我上医院,有的说叫救护车……。

待我头脑清醒后,我想站起来,只觉得人发抖,两条腿剧痛,再一看,我的两条腿多处擦伤,左膝下正前方,被一米五宽、十二根齿、七八寸长、象铁钻一样锋利、象大钉一样粗大的铁糙子插進去2-3寸深洞,带出拇指大的一块肉,在小腿梁杆上吊着,红红的鲜血直流,还看得到骨头,整个膝盖以下都是红的,脚着地时就是一个红脚印。老伴在一旁手都在发抖。

这时我想起了《转法轮》里有句话:“好坏出自一念。”我们要正念正行,这是旧势力和黑手对我的干扰和迫害,要否定它,排斥它,一切都有师父说了算。我就对老伴说“没问题”。这一下可真灵,就不那么痛了。我想这一定是师父在给我加持,在田间里也是师父保护了我,要不怎么在一米多、十几根又尖又锋利的糙子齿下,我仅仅只擦伤了两腿呢?牛又那样乱蹦,我的头部腰部、脑部却没有被擦伤呢?想到这我的泪水不住的往下流。谢谢师父。

不一会儿,我把身上的泥和血洗干净后,把吊着的那块肉和伤口用清凉水和冷开水洗净,塞入大伤口里,用卫生纸和布包扎好。从这以后我一直是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坚持学法炼功发正念,没缝针,也未吃药打针,伤口从未感染,过把月就痊愈了。

那时我也经常在思考,在找自己有什么执著,漏洞在哪里,怎么会出这么大的干扰呢?我想平时学法不扎实,悟性差,下雨了应该在家学法或去讲真象,待雨过后去整田也不迟……

这件事情要是一个不修炼的人能受得了吗?就在我受伤的第二天,我们村庄有一位常人,也被犁割伤了脚背,当时到医务室缝上4针,每天换药打针吃药还发炎感染了,还花了几佰元钱,而我呢分文未花,受伤比他还重,而且还先愈。这就是炼功人和常人的区别和不同。有比较才有区分,我们村里的人,对我的伤势痊愈感到神奇、惊讶,都说法轮大法确实好!大法弟子了不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