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除干扰、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2004年12月10日】我是一九五八年出生,先天性右眼失明。成年后,只想有人愿娶我为妻过平凡日子就可以。结婚后发现婆家兄嫂不合,经常闹意见。我的前夫八三年得重病,八九年秋去世,九一年刚入三十二岁的我,人生中的酸甜苦辣已经尝遍 ,在夜不能寐中,常以泪洗面,时常想,我的人生能一直这样苦吗?

我在一九九九年五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功。当看完第一遍《转法轮》时,我觉着这本书了不起,使我明白了人生的真谛。师父的法渐渐使我身心净化,层次提高,过去头痛彻夜不能睡,头顶皮肤病,痔疮便秘、小便失禁都好了。

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大法时,受谎言蒙骗的丈夫、儿子及亲属都反对我修炼,路上遇见我不愿与我搭话,就怕连累他们。这时我心里的难受委曲度日如年,我不断的默念李洪志老师好!法轮大法好!2001年知道发正念了,就时常背正法口诀。

2002年5月,87岁的母亲(大法弟子)在院内突然滑倒,右大腿跌伤,大小便不能自理,这时我三哥、四哥、四嫂都说:“上医院吧,我们有钱给你治疗。”七嘴八舌。母亲说她哪也不去,很快就好了,老师会保护她!兄嫂听后用不信的表情说:好、好、好,等你老师管吧!村里的常人也都以为87岁的老母亲从此永远不能好了。我和同修轮流读书学法,母亲在旁边听,到了第二十天母亲能下床大小便,二十二天能五套功法一气炼完,二十三天这日,村里开会选村长,前一天有人送我母亲一张选票,母亲悟到这是师父给机会证实法,于是自己走去投票,路程约一里半远,并且一路上坡。

大法的神奇更加坚定了我对师父的信心,除了发资料,贴不干胶,挂条幅,少与别人交谈的我,开始面对面讲真象,给认识或不认识的人都讲:公共车上讲,出租车上讲,东邻西舍讲,河边洗衣服讲、婚宴席上讲,去医院看病号讲,建筑工地里放资料,麦收、麦地放条幅,秋收玉米秸上放卡片,手里资料少,就用笔写在电线杆上、墙上,给过去单位里和我有恩怨的人邮去真象资料,还给知道的工厂、机关、镇政府、村支书、同学亲属等寄……把师父的慈悲、大法的真象,真诚的传给他们,到亲属家见江××头像我把它撕掉销毁(当地凡是退伍、军属、烈军属都由民政局送的江××头像)。通过学法、发正念,现在我更明白,还要救度更多的众生,抓住一切机会使有缘人得度,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修正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