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电话讲真象之历程


【明慧网2005年1月14日】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很高兴能有这个机会跟大家在这里交流,今天我想要分享一年多来,打电话讲真象以及推动打电话的小小心得,希望对想要打电话,但心里还有障碍的同修,或者是拿起电话后来因为挫折感又放下来的同修有所帮助。当然也希望有更多的同修,能够在正法的最后阶段,走出这一步。

首先,我想从怕心讲起,这好像是老生常谈,但却是普遍存在的现象。打电话讲真象,可以说是最不涉及专业与技术问题,但因为是直接面对邪恶,正邪交战比较厉害,当然干扰也就大。理智上觉得没什么好怕的,可是就是感到压力很大。因此,能行不行就是一个考验。

在交流中,有一位同修曾说,她是老板娘,每天做生意要打很多电话,本身也爱讲话,刚开始要打电话讲真象时,竟然全身冒冷汗,差点休克;另有一位同修,是军人,他说他在部队里很威风,喊立正的时候,别人不敢稍息,但是打电话竟然也会怕;又有同修高学历,口才好,他说他很对不起刚开始听他讲真象的众生,因为紧张的缘故,有点语无伦次,不知所云;还有位同修也是因紧张过度,对方问他的名字时,他说:“我是法轮大法好。”我也曾听说有位同修,历经南征北讨,是沙场老将,在人生的旅途,经过了大风大浪,有一次讲心得也说,他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电话讲真象。

我举这些例子,不是为了取笑别人,是在讲一些修炼状态与过程,事实上,我自己也是从手发抖,声音发抖,这样一路打过来的。那时我心想,我都已经是五十五岁的老男人了,竟然讲个电话,搞的那么狼狈。如果这个关要过不了,那将会是我心中永远的痛。

我个人对这个自己与同修普遍存在打电话的怕心是很在意的,因为我觉得这可是对邪恶的害怕,是必须要修掉的执著。因此也经常鼓励同修拿起电话,我不敢说打电话讲真象就能够修成觉者,因为还有其他的因素。但是反过来讲,觉者会不敢打电话清除迫害、救度世人吗?师父在《洪吟》的《威德》中说:“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在《洪吟(二)》的《预》中又提到“大法徒 上九霄 主掌天地正人道”,在《精進要旨(二)》中师父也讲过:“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也三言两语》)我们在最后的阶段是不是应该加快脚步,下定决心把这个怕心修掉呢?

自从师父在40天内写了《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等4篇新经文后,陆续有同修跟我交流,在大陆那种严峻的环境,新老学员都要走出来,那我们在台湾怎么样才算走出来?我修炼5年多了,又是炼功点的联络人,我除了天天都出来炼功外,大法大大小小的活动,我大多数都有参加的,寄真象资料,也是不间断。但是在师父《快讲》的经文出来后,有同修开始推动打电话。虽然我察觉到自己的怕心,但起初我并没有去面对,反而是采取掩盖与回避。

慢慢的我觉得我的修炼是踩空的,直到几番挣扎,克服怕心拿起电话后,才感觉比较踏实,也比较让我有走出来的感觉,因为借着电话,我走向了前线,像是云游了大江南北。我从民宅,打到公安警察,610办公室,法院,还有打迫害案例,营救同修的电话等,接触了许多不同的众生。跟他们讲大法洪传及这场打压是伤天害理的非法行动,是建立在谎言与抹黑的基础上的。我还跟他们讲邪恶之首以及其它帮凶被控告的事,他们在海外已经无立足之地,同时提醒他们,文化大革命中那些助纣为虐的人,下场非常凄惨,今日打压法轮功的“功劳”都会成为平反后的罪证。这一路打电话讲真象的收获,除了心性的提升外,修炼的道路也丰富了许多。

其次,我要谈到被挂电话的问题。有些同修常常谈到被挂电话的挫折感,我第一次打也是连连被挂好几通,虽然感到挫折,但那时我深刻体会到我们大法受到铺天盖地的诬陷,我反而下定决心要好好打电话。后来我发现只要我们能冲破心理障碍,持续去打,用心去打,等待我们救度的人是很多的。我们真的不能因为一时的挫折而遗忘他们。在大陆,受毒害的众生实在太多了,有的人听到“法轮功”三个字,就变得像惊弓之鸟,有很多人受到误导,心里产生排斥,当然他们挂断电话就不足为奇了。也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才需要不断的去打,去讲啊!如果他们听到法轮功都拍手叫好,那不是法正人间了吗?那也不用打了,不是吗?有一次同修跟我说,他打10通电话被挂了8通,我说“那不是救了两个人了吗?”

师父《在2003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提到“有的学员哪,在讲清真象中也经常碰到那些个不听的、不接受的、甚至于反对的。大家不能够因为一个人的反对就使你的心里受到挫折、使你失去救度众生的勇气。大法弟子,什么是大法弟子?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生命,(热烈鼓掌)是坚如磐石、金刚不破的。常人中坏人的一句话算什么?你再邪恶也不能使我变,我就要完成我历史的使命,我就要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我觉得被挂电话,应该是把它当作提升的动力,而不是产生挫折感、進而放下了电话。

另外,有同修觉得口才不好,迟迟不敢拿起电话。其实,刚开始好好念稿子就可以了,慢慢的心态稳定下来,累积一些经验后,自然愈讲愈好。其实,有些人是很容易正过来的。因为他们对这场谎言,本来就半信半疑。你一通短短的真象电话,一下子就让他明白过来了,那你这通电话不就是价值连城了吗?

我觉得真象稿也是蛮重要的,应该尽量简洁、有力、顺口、容易懂。这样,它就像一件顺手的兵器,而正念也就是我们炼就的功夫,只要两相配合,就能够“口中利剑齐放”取得好的效果。如果我们打电话就像蜻蜓点水,偶尔在带动的时候才打一下,修炼的力道就无法贯穿,永远都是新手上路,几分钟的稿子,搞了一阵子,还是结结巴巴,要不然就是愈念愈快,好像在赶场,而且又带着怕心,这样如何会有好的效果呢?师父《在2003年亚特兰大法会上的讲法》中也讲到:“讲真象中你们讲出的话中、打出的能量,起着震慑与消除邪恶的作用,你们是世上生命留去的关键。你的话如果很纯正,真的一下就打到世人的思想最深处去了,一下就能叫世人明白。”所以追根究底,我们还是要在心上下工夫。

我想举一个例子,有一位同修是家庭主妇,也是经过一番天人交战,终于拿起电话来了。起初常跟我抱怨电话被挂,我经常鼓励她只要用心持续打下去,我跟她保证等待救度的众生一定很多。结果,才没几天,她就很高兴的跟我讲,她连打八通,没有被挂。我问她“当时是什么心态?”她说那天早上,她想要证实大法的心很坚定,又认真学法发正念,“怕啥”(《洪吟(二)》)也念了好几次。又有一天她跟我说,她碰到了北京一个同修,听完真象后,说他已经一年多没修炼了,这位女同修接着就念了师父的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给对方听,结果两个人都很感动。又一次,对方听完,夸奖她说:“你真象讲的真好!”其实,她说她那一次也只是念真象稿而已。前几天,又有一位上海的老太太,听完这位同修的修炼心得后,跟她表示身体不好,也想要学炼法轮功,不知上海哪里可以学?师父在《洪吟(二)》的《法正乾坤》中说:“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如果我们被常人心障碍住,那我们不是落下很多有缘的众生吗?

讲到稿子,我刚开始的时候由于怕心较重,用比较间接的方式讲,“法轮功”三个字迟迟不敢出口,效果并不好。同时我也觉得就算对方不挂电话,我们真象一笔带过,轻描淡写,也没讲几个字,这不是白忙一场吗?后来進一步突破怕心,改采直接切入,除了简单问候外,句句都是真象内容,反而效果好很多。我经常讲十几分钟,愿意听的,大有其人。如果被挂断,再酌情打一次或二次,并用另外话题切入,也常取得不错的效果。另外,我们的对象,绝大多数是受谎言毒害的常人,我觉得不要讲太高,要考虑对方的接受度。遇到特殊情况,再个别处理就可以了。

自从加入迅打小组,我深深觉得公安警察、610办公室、劳教所人员,这些都是受到邪恶控制,直接执行迫害的人,跟他们讲真象太重要了。除了救度外,也可瓦解他们的士气,减少大陆同修的强大压力与危险。目前在正行网上已经累积到二万多个案例,营救同修的案例,也有五千多个。我觉得持续打这些电话的同修比例上太少了,需要有更多同修来关心与参与,才能发挥《洪吟(二)》《围剿》中说:“正念法力捣妖穴”的整体力量。

我最近连续打了好几个迫害非常严重的案例,看到很多同修被迫害的情况,他们都是拎着头,冒着生命危险,走出来讲清真象,证实大法的。我愈来愈能够感同身受。我是不容易落泪的人。在写这篇心得最后一天的早上,炼法轮桩法时,脑海里一直浮现了同修一幕幕被酷刑迫害的影像,有被迫害身亡的、被毁容的、被竹签插指甲的、被插管的、被手铐脚镣在病床上的……我也想到了他们的遗孤,他们的亲人……我禁不住不停的落泪。这是修炼以来,第一次为同修掉下了眼泪。我平时想要建立威德的心顿然消失了,我的怕心与安逸心更少了,取而代之的是觉得使命感更强了。

同时,我也想起了师父在《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的经文中说:“清醒吧!这场历史上最邪恶的魔难都不能叫你们清醒,那就只能在法正人间时惊悔与急恨自己太差劲的绝望中看着真修的大法弟子圆满的壮观了,这也是自己种下的因果。我不想丢下一个大法弟子,但是你们得在真正的学法与修炼中提高自己呀!在证实法中救度世人,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精進吧,放下人心的执著,神路不算远了。”

我想,在修炼的道路上,就是要千锤百炼,不光是打电话,在其他方面也一样,碰到了困难或障碍,我们应该想到的是,如何去突破自己,而不是选择退却。师父在《也棒喝》的经文中不也说过:“你们以为符合了你们的怕心、求安逸心、你的各种愿望,才是大法弟子的修炼的路吗?”

最后,谨再以师父《洪吟(二)》中的经文《断》与大家共勉:“修不难 心难去 几多执著何时断 都知苦海总无岸 意不坚 关似山 咋出凡”。

同修们!怕啥!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2005年台湾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