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医生修大法获健康 说真话遭江氏集团迫害


【明慧网2005年1月15日】我是一名山东省的乡村医生,现年57岁。偶然的机会经亲戚介绍,我和妻子认识了大法,开始学法读《转法轮》。看完了一遍《转法轮》及法轮佛法经文后,世界观有了一些转变,觉得这是一本不同寻常的书,接着在半信半疑中读完了第二遍书。不知不觉中,我的饭量大增,渐渐的面黄肌瘦的身体变的红润丰满而精神焕发,身体各部位的病也不翼而飞了,许多人见了我,都说大变样了。从此后,干起活来也不觉的累,骑车走路也不象以前那样气喘吁吁的。我连做梦也不会想到,看书能治好自己的病,这简直就是神奇的功法。

大法遭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后,我妻子与同修一起去北京证实法,被抓回来后罚款200元,被强迫取消了炼功点,恶人抄走了《转法轮》和师父法像。99年12月,我妻子第二次踏上了去北京证实法的征程,被当地邪恶抓回后,关押在镇党委大院看管起来。当时天下了一场鹅毛大雪,厚厚的积雪足够20厘米,气温降到了零下13度,这是30多年来未曾有过的情景。妻子和十几个同修被扣在一处办公室里无吃无喝,男女各自倚靠在一起取暖,困了睡在水泥地板上。每天挨冻受饿,体力有所不支,失去了人性的邪恶之徒不顾人的死活,吃的酒足饭饱,它们轮流着对这些大法弟子大打出手,开始拳打脚踢,棍棒相击,踩头和手脚,抓起头发撞墙,掀起衣服用皮带抽,人人都被打的死去活来,全身青紫烂肿。我妻子左侧肋骨被踢骨折,头部青肿出血。恶人打累了休息后再接着打,三天两头的打,它们还雇来职业打手,打完了大法学员还勒索每个学员6000元。

五年来,我妻子共被拘留一次、非法扣押三次。邪恶曾多次翻墙夜闯民宅,随意威胁和抓人,强迫签字画押,它们和土匪强盗有什么两样?

2002年10月“十六大”前夕,邪恶之徒不分昼夜的到处抓捕大法弟子去洗脑班。当时我在亲戚家,十七八个恶警破门而入,把我抓走,关在计划生育办公室里,拳打脚踢、扇耳光、踩头卧地,皮带抽,木棒打,把木棒都打断了,又拿来铁棍子打,逼我讲出资料从哪儿来,我妻子藏在哪里。七八个打手两班轮着打,把我打得遍体鳞伤,青紫肿胀,面目皆非,脸肿的睁不开眼,额头上的疙瘩如鸡蛋大。它们打了四个小时,最后我站在那里,又飞来一脚蹬在我前胸上,我只觉眼前发黑,倒在地上。这次他们将我非法关押了15天,敲诈2000元才放人。回来后我和妻子被迫流离失所。这只是我和妻子遭受江氏集团恶徒迫害的部分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