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多年疾病不翼飞 说真话遭受关押和毒打


【明慧网2005年1月15日】山东诸城农民张善明和老伴修炼大法后,多年的疾病不翼而飞。他们坚持炼功,用亲身经历说明法轮功真象,在过去五年来,遭受到不法人员的骚扰、抄家、关押和毒打。

一、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和师父的慈悲

张善明,今年56岁,他老伴王兆双没炼功以前,天天和医院打交道,天天离不开药,1.65米高的身体,病得皮包骨头,体重只有90斤,炼功以后,身体很快发生了不敢想象的变化,多年的疾病也不翼而飞,什么病也没有了,现在体重150斤。1997年腊月,老伴告诉他法轮功很好,于是张善明也走入了修炼法轮大法的返本归真的路,不到两个月身体就开始变化。1998年2月,张善明的胃癌已经做手术九年了,又开始复发,整天疼痛。自从手术后,尽管每年花不少药费,天天服抗癌药,病也不见好转。通过学法、炼功,不断提高心性,师父给他净化了身体,什么病也没有了,七年来没吃一粒药,全身一身轻,真正知道了无病的滋味。老两口真切感受到了大法的超常和师父的慈悲。

令老两口惊奇的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张善明母亲83岁那年得了脑血栓,躺在炕上不能起来, 不能翻身,吃、喝、拉全靠他们伺候,医生给她打了8天吊针也没见好,最后医生(薄子民)说:我看算了吧,别浪费钱了,看看给她买点好吃的,尽尽孝心算了,大娘还不知道活几天,要想起来坐着是不可能了;接着就停了吊针。然而,到了第二天上午,她的屋子里满屋的金黄色,四壁、天棚上都是,那时张善明大姐也在屋里。第二天张善明母亲就起来坐着了,并从此一天比一天好起来,现在能扶着拐棍走了。那年和她一起得脑血栓的四五个人,年老的、年轻的都去世了,只有张善明母亲还健在,今年已89岁了,再有几天就90岁了,现在她天天念叨法轮大法好。

二、坚持炼功遭迫害 上访被关押毒打

1999年4月25日后,对法轮功的迫害就已经开始了。那时村里都有人监视着张善明等法轮功学员,不让他们炼功、出门、走亲戚,外出得打报告请假。干活都干不安顿,每天派出所都来骚扰好几次,弄得全村鸡犬不宁,人心不安。特别到了7.20以后,整个天就象塌了一样,所有的宣传媒体都在诬蔑大法。他们村里不法人员把炼功的人全弄到大队部强迫看诽谤大法的电视。张善明问自己:这是怎么了?难道好人也不让做吗?最后就决定和老伴到北京信访局向政府说句真心话。是师父给了他们第二次生命,怎能不说句公道话呢?

2000年正月初张善明和老伴王兆双到了北京,因在广场打听信访局在哪儿,被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潍坊办事处的楼下,身上带的钱300元被抢去。第二天箭口派出所的恶警和村书记王进秀(现在已遭恶报死亡)非法把他们拉回派出所,铐在一间大空屋的水泥地上。早上八点多钟,诸城公安局恶警曹锦辉带了两个打手铐打他们。

曹开始用电棍电张善明的脸,火星嗤嗤的冒着。张善明忍着没出声,曹见没声音,又换了一根电张善明的脸、脖子,往口里电。并恶狠狠的说:“我叫你上访,还去不去了?”张善明说:“我上访没有错”。曹气得又用胶皮棍毒打他。

在另一间屋里,那两个打手打张善明老伴王兆双。打手们真够狠的,强制王兆双把衣服一件一件脱下,只剩内衣,然后恶徒用胶皮棍打,还说穿多了打不痛。逼迫她坐在地上,两脚放在凳子上打,掉下来,再搬上,再打,打倒了,那两人就揪着她的头发揪起来再打。王兆双头发都被揪下来一把,被打得死去活来,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两条腿象紫茄子一样没有一点好地方,走都不敢走。那时村里有人在场亲眼见证这一切。

后来家人被迫交上3000元钱才把王兆双放回家,而张善明被非法拘留一个月。拘留期间,派出所不法人员还常去他家骚扰。

2000年麦收后的一天下午,张善明和老伴在地里种豆子,派出所所长(姓孙)又去他们村,书记王进秀找人把他们从地里骗去村委办公室说有话要谈,然后把他们锁在一间空屋里,就这样张善明和老伴又被非法关押起来。那时我们种地的工具还是邻居捎回家的,邻居们生气的说:“××党这么不讲理,人家在地里干活,把人家骗去关起来,什么世道。”

那次不法人员非法把张善明和老伴关了8天,花钱顾人看着他们,不让出屋,晚上没地方睡,只好坐在地上靠墙闭闭眼。

面对这些迫害,张善明和老伴实在是无法正常的生活。阴历的11月13日,张善明、老伴、儿媳,还有不满8个月的孙子,又踏上了去北京上访的路。到了北京天已经黑了,他们住不上店,天又很冷,最后只好在一个大桥底下过夜。天刚刚亮,信访局不能去,他们就准备去天安门,路口查的很严,好不容易到了广场,警车一个劲的响着喇叭在广场来回穿梭,警察拿着警棍来回走动,让人感到很恐怖。一家三代人只好在广场喊出心里话:“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还师父清白!还大法清白!”

恶警听见了,象恶狼一样扑上我们,把他们手中的法轮大法好横幅夺去,并把他们拖上了警车。张善明高喊“法轮大法好!”,恶警恶狠狠的打他。

后来他们被非法关押在潍坊办事处,不法人员们又通知箭口派出所和村书记把他们拉回,在回来的路上,他们被铐在车座上。回来后坐在走廊里,不允许上厕所。第二天,原箭口镇长王西江来打我,一边用手打张善明的头,一边骂:“你说法轮大法好,我说拦路抢劫好。”

善良的朋友,你们听听,一个××党的国家干部,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他们私设监狱,把张善明和老伴锁在空屋里,经过4天绝食抗议,才放他们回家。回家不到三天,书记王进秀又把他们骗了去,戴上手铐,拖上警车,没有任何法律手续,就把张善明刑事拘留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张善明受尽了邪恶的迫害,犯人的毒打,吃不饱,睡在冰冷的水泥地上。

2001年夏天,张善明和儿子在青岛卖西瓜,黑天了,突然来了电话,说叫他马上回家,那个时候回家没有车了。最后书记王进秀逼迫他老伴租车带路去青岛,当晚把他从青岛拉回来。路上,不法人员们到饭店吃喝,走的时候每人2盒烟,所有的费用都记在村里他的往来帐上。不法人员们把张善明锁在大队的屋里,一直关了5天不放人,他老伴到书记家要了好几次人,最后才把他放回家。

2003年二月初一,公安局又来张善明家非法抄家,把他的大法书籍等全部抢走,并非法把他刑事拘留一个月,强制他戴着死刑犯才戴的大镣,张善明受尽了非人的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