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周国庆在贵州省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2005年1月17日】从2003年5月初至11月底,被非法关押在贵州省女子劳教所的大法弟子周国庆曾三次被隔离“转化”,期间遭到劳教所恶警恶人惨无人道的折磨,包括24小时站军姿、暴打、熏毒药、不准睡觉等等。

周国庆,现年45岁,于2001年9月28日下午4时左右在上班时被贵阳市贵乌派出所从单位骗至派出所,2-3分钟后,又以送她回家为名,让她上车,周不上车,派出所几个恶警就对周动武,强行将她劫入车内。接着恶警在无办理任何手续,不通知任何家属,不带任何衣物用品的情况下将周强制非法投入贵州省女子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周国庆至今没有看到过自己的判决书,临解教时还不知自己的解教时间。

2003年5月初,贵州省女子劳教所开始隔离大法弟子,不允许任何家属探监。新收队(2004年8月底改为法轮功专管队又名二大队四中队)三楼的未转化的大法弟子周国庆、马永菊、铁木雪梅等,被恶警转入一楼单独隔离,进行所谓的“转化”,恶警还扬言“转化率”要达到100%。

周国庆在此期间被关押隔离在所谓的“心理治疗室”(挂牌而已),此间用报纸紧糊门窗,外间就是干警的办公室,由堵平和一熊姓狱警各负责一组人员,每组四人,称所谓“攻坚组”,从吸毒型劳教人员中挑选出来,两组共八人每天对周国庆进行强制的“转化”。以减期诱惑吸毒人员对周进行无人性的迫害。恶人逼周国庆每天24小时站军姿,不准睡觉,不准洗漱 ,每天24小时只准上两次厕所。在站军姿的过程中要回答吸毒人员的问题,回答不如她们的意,就对周国庆拳打脚踢。其中以陈燕最为心狠手辣,除暴打周国庆外,还用皮鞋踢周的下身,她们用手拐猛击周的前胸后背,致使周胸口两个多星期喘气困难,伤痛几个月才恢复,后背也全是瘀血、青紫一片,几个月后还可见印痕。如军姿站不标准,手没有紧贴裤缝,就用鞋底猛击手背,致使手背红肿、青紫。

恶人在里间打得劈里啪啦,外间狱警却充耳不闻。在长达40多天的“转化”中,除有5-6天被允许凌晨睡一个小时(5点睡觉,6点起床)外,其余时间一概是站立,累计周40多天仅睡了五、六小时。因站立时间太长太久,导致周国庆双腿膝关节和双踝关节处严重肿大变形,整个脚背肿大无比,鞋子也穿不进去,脚丫后来肿大得裂开淌水,几乎无法行走,入厕万分困难,只能用双手紧抓厕所间隔间的墙体半站着解手,非常痛苦。

因几乎无睡眠,周国庆无法控制的要闭眼,包夹人员用夹文稿的铁夹将她的眼皮提起夹在眉处,以达到不让她闭眼的目的,并在她闭眼时用冷水浇脸,还规定她眼睛必须定点看,包夹人员在天花板下方的墙上定点,逼周头保持正立,不能仰头,而定的点远高出视线水平线,要看到那一点,就只能将眼球上翻,做不好就挨打,用拳击打她的下巴、两眼、两腮等。

吸毒人员赵冬玲看到周国庆已无法行走,还有意拽着周的手猛烈转圈,赵拿一厚书朝周国庆脸上打。最后她们看不能让周屈服,她们又紧闭门窗喷一种不明药物,骗说喷的是空气清新剂,不许开窗,药使周胸闷,喘不上气。有一天周实在忍耐不住,趁她们不备迅速跑到后窗处将窗打开,拚命将头伸出窗外透气。后她们害怕把事搞大,才没有敢再喷药。后来她们又与二楼已转化的犹大们联手,在周被折磨得神智不清的情况下,抓住她的手强写“三书”,让进过警校的吸毒人员王一琳抓住周的手用强制的手段强行摁手印。周出隔离室时已形销骨立,眼睛周围还是青紫一片,40多天没有洗脸、洗头、换洗衣物,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后周国庆去要被强制下写的所谓三书,恶警队长顾兴英又将她隔离进行二期、三期转化,每次均在一个多月左右。最后邪恶黔驴技穷,最终达不到目的,强制下无法改变人心,只好将周国庆重新调回三楼。回三楼前一晚还罚她站了通宵军姿。

从2003年5月初至11月底,对周国庆的三次所谓隔离“转化”,是在恶警队长顾兴英和狱警李剑莹、许仁芬授意下进行。隔离期间只给周国庆一口饭吃,不准买小卖部的任何东西,自己原有的也不准拿,卡上有钱也不准用,连起码的休息权,洗漱权都被剥夺,每天只准解二次手,周只好忍受饥渴,不敢喝水,后来落下轻咳一声都会小便失禁的毛病。

周国庆炼功前浑身是病,是法轮大法还给了她健康的身体,高尚的品格,对法轮大法坚定的正信才使她在巨难中没有倒下。由于她被劳教 ,导致其家庭破裂,孩子无法承受如此打击,多次用刀片割腕,给孩子年幼的身心造成巨大的伤害。这一切都是江泽民犯罪集团迫害大法弟子造成的。正直、善良的世人啊,谁正谁邪难道我们还不能一目了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