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加努力走好每一步


【明慧网2005年1月18日】

尊敬的师父、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桃园学员欧惠芬,今年39岁,毕业于台大环境资源研究所,目前在一所国立高中教书。我于1997年10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下面想和大家分享一些修炼心得。

一、去掉自以为是、自高自大的执著心

从小学、中学、大学、直到研究所毕业,在求学路上的顺遂,以及在学校时参与比赛活动的优异表现,不知不觉滋长了自以为是的心态;加上父母双方家庭是地方上的望族,使自己潜意识觉得比别人尊贵;从事教师工作之后,学生和老师下对上的关系又助长了我的威权倾向,如果不是修炼,恐怕现在我还泡在“自以为是、自高自大”的意识当中而不自知,时时得承受着自作自受的恶果,却不知如何摆脱。“自以为是、自高自大”的执著心反映在很多方面,因为时间关系,这里和大家分享反映在集体学法交流方面的心得。

《在新西兰法会上讲法》中师父说,“大家修炼不也要为别人好吗?首先想到的是别人,看别人有缺点,因为他也在修炼,为什么不告诉他?不管他怎么对待,你们该告诉他就告诉他。你们的心是善的,师父看到了,你不用给别人看。至于说他不接受,不管他接受和不接受,你都触动了他应该去的那颗心,我想对他都是个促進。他当时没悟到,过后他可能能悟到。”另外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师父说,“我今天在正法中所做的一切,我所要的一切,说白了就是未来宇宙的选择,就是未来宇宙的需要。(鼓掌)作为旧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这件事情上、在我的选择中,所有的生命都来按照我所选择的来圆容它,把你们最好的办法拿出来,不是为改动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说的去圆容它,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

集体学法交流的时候,听到同修悟的有些偏差的时候,基于为同修好、及整体提高的一颗心,我总会勇敢的提出不同的想法,为顾及对方的面子和心理感受,尽量会先说些肯定、鼓励对方的话,再表达自己不同的想法,有几次由于自己的不纯净,说完后,觉得讲出来的话的味道就是怪怪的。我发现掺杂“自以为是、以自我为中心”的时候,会不自觉的把自己的意思强加给别人,讲出来的话呢,会不自觉的带着希望别人接受我话的目地心,让人容易有压迫感,好像我的意思就是对、得接受我的意思不可。因为带着目地心,使自己也会在乎别人听了话的反应,关注于别人接受了还是不接受,弄得自己患得患失,随别人的语气变化而情绪起伏。

有一次交流的时候,我并没有希望对方一定要接受我的意思,只觉得对方悟的不够,我想提出更深一层的体会给大家有思考的机会。交流结束后,觉得自己好像有掺杂什么执著,让自己静一静之后,悟到潜意识有想指正别人的念头,认为自己悟的比较对,对方的想法浅、对方应该改过来。其实大家都是修炼中的人,在短短时间我未必能完全了解同修所说的话的真正内涵,而且我认为同修悟的不够的部分,可能是时间的关系,使同修在短短时间没有表达出来。我这种一厢情愿的认为自己悟的比对方高的想法实在有点可笑。还有,存在“对方应该改过来”的念头也不在法上,在《转法轮》第134页提到,“我们宇宙中有个理,他自己追求的,自己想要的,别人一般情况不能干涉,……”一个人思想的转变得靠自己,凭我单方面的力量如何让同修发生改变呢?我只能劝善,把道理尽量说清楚,对方能否听進去,听了是否愿意改变,关键还是在于同修自己呀。

在《在二○○二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中,“当一个神提出来一个办法的时候,他们不是急于去否定,不是急于去表达自己的、认为自己的办法好,他们是去看另外的神所提出的办法的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最近在学法组交流,我察觉有“以自己为中心”的心态。以自己为中心,听到同修想法与我不同的时候,就着急的想说出自己的想法。由于不是以同修、以整体为中心去表达想法,没有前后更好的去考虑,讲出来的话便感觉不够慈善。

我觉得光想着──“我只是表达自己的想法,同修接不接受无所谓”──还是不够善,没达到为别人着想。我应该设身处地,考虑同修能不能接受的了、承受的了,把道理说明白,而不是以自己为中心,自说自话,只顾表现自己,表达自认为悟的不错的想法。我应该努力做到:以整体为考量,和别人交流的时候,把自己当成圆容别人的一部分;和整体交流的时候,把自己当成圆容整体的一部分。

在《转法轮》第289页提到,“我们有许多学员,因为在常人中修炼,有许多心放不下,有许多心已经形成自然了,他自己觉察不到。”因为担任地区的协调人,经常需要传达学会的一些讯息。这些讯息往往是很重要的,我必须准确的转达,这是对大法、对同修、也是对自己修炼的负责。然而由于这种追求准确的心态,使我有时不自觉的把传达的事情说的有点绝对化,直到有同修提醒,我才恍然大悟。事实上,事情被传达的过程,很容易加進传话人的讯息,很难与原话的精神与内涵保持一致,实在不宜说的太绝对,为了对大法、对同修、对自己修炼做到更负责,应该抱持“这只是我得到这个消息的个人理解”这样的心态。

由于追求准确的心态,传达讯息的次数多了,使我不自觉的养成权威的心态,悟到一点什么、表达自己想法的时候,已经不自觉的自以为是,认为自己所悟所说的是非常正确的。在《转法轮》第13页提到,“不同层次有不同层次的法,每一层次的法都不是宇宙中绝对的真理,但是这一层次中的法在这一层次中是有指导作用的。”

在无边无际的层层大穹、层层天体、层层宇宙、层层众生当中,我就像沧海中的一粟,何况我是修炼中的人,还没看到自己所在境界的宇宙真象,现在悟到什么其实都是很有限的啊。

二、放下个人、圆容正法,一切就在其中

在《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中师父说,“大法弟子当前无论是集体证实法还是你个人的讲真象,都是大法需要。正法需要,你就应该把它做好,没有什么可说的。”

有一次收到一封同修的信,提醒大家做证实法的事情不要挑肥拣瘦,正法有需要,我们就去做,不要着眼于这个事情表面上看起来的份量是不是很重,我内心受到蛮大的触动。过了几天,收到一封信,是电视台录影需要桃园学员协助当观众的消息。我在内心挣扎着,从桃园到淡水摄影棚来回交通少说要4个钟头,在家我可以舒舒服服的陪先生看看电视、做点家事;可以打电话、做网络讲真象,我一样没闲着,一样可以做证实法的事。再说,打电话、做网络可以直接对大陆人民讲真象,去参加节目录影,我只是一个观众,没把我的本事发挥出来。然而,神的一面告诉我,我应该去,因为现在正需要人,打电话、做网络我平日还可以做。已经有同修花费不少时间把节目制作好了,现在就缺人共同完成它,我愿意尽一己之力配合同修。虽然当一名观众表面上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没有还不行,证实法有需要我就去做,不去管事情表面上看起来的份量是轻还是重。

录影前一天傍晚,负责节目制作的同修说还缺参赛者,希望我参加,我答应了。出发前,先生祝我得名,希望我能得个纪念品回来。虽然先生这么说,我的心却很轻松,因为修炼人已不会把得名看的那么重,可是慢慢的,一个隐藏的念头浮现出来,“也许因为我没有想得名的执著心,反而会得名吧!”会不会得名,弄得我心态有些不稳,脑海浮现《转法轮》第17页所说的,“在单位里,在社会上,有的人可能说你坏,你可不一定真坏;有的人说你好,你并不一定真好。作为一个修炼者,同化于这个特性,你就是一个得道者,就这么简单的理。”慢慢的,感到自己发自内心的坦然轻松起来,因为我悟到了:一个修炼人的境界不会因旁人能了解或不了解而有增减,同样的,我的实力也不会因自己或别人的认定就会改变,只要真实的去表现即可。

各种对大陆讲真象的方法,都会起到不同的作用。平日在家操作电脑非常方便,因此我花比较多的时间在网络上讲真象,用网络发送的量很大,也可以和对方聊得很深入,随着操作时间久、技术的熟练,我已经偏爱、习惯用网络讲真象,其它讲真象小组的参与并不多。

最近某一个项目小组有一批邮寄需要两个月以内完成,数量相当大,我想既然赶时间,数量那么多让少数同修做也做不完,我放下对网络的偏爱,协助做邮寄。本来想,写地址不能和对方讲话,可能会比较无聊吧!写了之后,发现心性的磨炼和面对面讲真象是类似的。为了给对方留下美好的印象,我的心态必须是纯净、慈善的,写出来的字体才能端正好看;在努力把地址写得自然好看的过程,需要调整自己的心态,尤其要写的快又好看,非常需要纯净、平稳的心性。

贴邮票、装材料、粘封口可以利用零碎的时间做,无形中,让我善于把握生活中一些零碎的时间,也更珍惜时间的可贵。虽然增加了邮寄讲真象的工作,我每天拥有的时间却更多了,因为体会到5分钟、10分钟的可贵,使我减少浪费在不必要看的电视节目上面的半小时,减少花在贪睡上面的1小时。

在《转法轮》第185页提到,“咱们就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在正法洪势快速推進的当前,历史将很快走入下一页,我将继续严肃对待自己的每一念,更加努力走好每一步,以不愧师恩和救度众生的历史使命。

最后谨以“读《疾风劲草》”和各位同修共勉:“生在苦难中,挣扎以求生;一朝得大法,回归步别停。”

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大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