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大法弟子和家人被迫害的真实写照


【明慧网2005年1月19日】我有一位大姐,今年66岁,是天津大法弟子。她唯一的女儿今年39岁,是北京大法弟子。

1998年我出差到北京和她女儿相识。因为是同门弟子,所以我们很快就成为好朋友。她天资聪明,为人善良、忠厚,从小学至大学都是品学兼优的高材生。16岁考上了大学,1987年大学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被中国中医研究院录用,她勤奋好学,是科里最年轻的主治大夫。

修炼前她患有心肌炎,因体力不支经常吃药、打点滴。自98年修炼大法以后,她不但身体得到净化,而心灵也得到升华。大法的神奇和微妙让她无以言表。

她善良、文静、谈吐不凡,很多人都愿和她交朋友,听她洪法讲修炼的体会和故事。一位姓孙的护士说:“她尊老爱幼对谁都特别好。”无论在单位还是在家中都是一把好手。在利益面前她从不去争,单位挂牌分房子可是件大事,她都没顾得去,由护士长为她代劳;按规定每月大夫开药提成是一笔不少收入,有时高达几百元,她从未要过,都由科里支配;每年农历新年放假,谁都不愿意值30晚上的夜班,她总是主动承担,让同事们享受除夕之夜全家团圆的快乐。年复一年都是如此。她孩子小,家中无人照管,但她很少歇班,经常白班连夜班,夜班连白班,是科里存班加班最多的一个。她身为主治大夫,经常一线、二线值班同值,护士的工作她也抢着干,为病人打针、换药、做穿刺从不怕脏嫌累。一位陈主任发自肺腑的说:“年轻的大夫,哪有她这么好的!”大家都说她修炼了法轮功以后简直变了一个人。她成为人们心目中的楷模和榜样。在家一人带孩子、料理家务,邻里关系相处特别好,有求必应,随叫随到。为邻居看病、取药、无论白天黑夜从不怠慢。一位患高血压的大妈夸她说:“比我的女儿都顶用。”老人家经常为她看家、生炉子,慈母般的关怀。楼上、楼下两个大姐说“她是这个楼最好的一个人。”不管电视里演什么,说什么我们都不相信。看到她的为人,处处为着别人,我们就知道法轮功好。”一句句朴素的语言,一颗颗真诚的心说明了什么?“法轮大法好!”修炼大法的人才是好人中的好人。法轮大法已深入人心。

1999年7月恐怖大王从天而降,霎时天昏地暗。在江氏流氓集团的指挥下,一场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的迫害开始了:挨个登记,人人过关。科里、院里各级领导一次次找她谈话,施加压力,让写“保证书”(三书)放弃修炼,她顶着压力毫不退缩,给他们讲“大法对人有百利而无一害”以及自己修炼后的身心改变,有的领导被她感动说服了,劝她说:“既然好就在家偷着炼,不要出去,以免自己受伤害,给单位领导找麻烦。”

然而江氏集团打压步步升级,密令一个接着一个。“停止工作,强行办班洗脑。”她决不配合,决不顺从邪恶的安排,于2001年2月20日与另外两个学员,放弃了优越的工作环境和优厚的工作待遇,被迫弃家舍子、背井离乡、奔波在外。这一下恶人可急眼了,上通下达连夜进行追查搜捕,结果往返徒劳未能得逞。开始对家属软硬兼施,说什么“3月8号如按期返回单位不追究任何责任,洗脑班也不办了,否则,加重处分,开除公职。”3月8号到了,她们没有按期归院,单位通知家属已向全院公布“正式除名”。就这样好端端的三个大法弟子就这样无家可归无班可上了。她们漂泊在外,饥寒交迫、省吃俭用,节约下来的钱,制作讲清真象的传单、资料,向世人发放着,救度着世人。

2001年的5月、10月份,另外两名学员因家人的助纣为虐,被恶人办班洗脑,回单位上班了。她为之痛心、难过,只身一人在外处境更加艰难:单位两次书面下令要收回她已交款的住房(1999年分房交款)公安把她的照片放大粘贴,一次次下通缉令;家中被监视、居委会要汇报;公安派出所以各种借口夜闯家属的住宅进行威胁和搜捕,家人和亲朋好友整日为她提心吊胆不得安宁。那段日子她很少与家人联系,偶尔来一次报平安的电话也只是寥寥数语。并告诉家人“只能进不能退,再难也要坚修大法到底。”2002年4月17日接到她最后一个电话说她还好。

在她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吃穿都成了问题,妈妈给她2000元让她方便着用,她却舍不得用,后来听说她把这2000元给了另一位大法弟子做了讲真象的费用。还听说她学会了电脑,上网下载真象资料。还听说广州有一位先生想帮她出国避难,她说:“大法弟子主体在中国,这里需要我,不能走。”被她谢绝了。4月初她就和天津大法弟子联系不上了,北京的阿姨也被抓了。这时邪恶的黑手已向她伸来,她全然不知自己安危和险恶仍奔走在外,做她该做的事。

2002年4月22日晚上,天昏黑,下着小雨,她刚在外发完真象传单打完电话,回住所不久,一群便衣包围了她的住所,以查电表叫开了门,七、八个便衣一拥而入,还没等她来得及看清是谁,就被堵嘴蒙头、戴上手铐脚镣,连鞋都没让穿就抬上警车抓走了,车消失在茫茫的黑夜中。雨还在不停的下着,天在哭泣。

4月23日早晨,她爱人在送孩子上学回来的路上,还是这帮便衣恶警将汽车拦截,随即把汽车玻璃砸碎,二话不说把她爱人踹倒在地戴上手铐,强行把人押走,接着又到她爱人洗衣厂,一阵翻箱倒柜大搜查,两部电脑(其中一台是新的笔记本电脑)、复印机、书、光盘、金手表和冠军刀都不见了,价值5万余元。紧接着勒令停产,几部机器立即停止转动,至今趴在那里变成了一堆堆废铁。几十个工人失业,无家可归,求职无门流落街头。原本四世同堂的幸福家庭就这样毁于一旦,沦落在深重的灾难中。

她十岁的儿子放学回来不肯进家,独自一人俯首趴墙期盼着爸爸、妈妈的到来;她八十多岁的外婆原本头脑清楚,说话清晰,经不起这重大的打击致使神魂颠倒哭哭闹闹至今没有醒来;她父母都是近七十岁的老人,顶着各种压力,上照顾老母亲,下抚养上小学的外孙。学校离家很远,老人每天起早贪黑接送孩子上学很辛苦。一天刮着大风,摩托车倒了,砸在老人的腿上,老人抽不出腿站不起身,小外孙使出全身的力气也搬不动车,汗水、泪水往下淌着,冲刷着他们满脸的灰尘,后来两个过路的好心人忙把车子搬开,把老人搀扶起来……。

这一桩桩、一幕幕是这一家人因修大法遭迫害的真实写照;也是江氏流氓集团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中国社会缩影。恐怖笼罩着中国大地。恐怖抓着二位老人的心,他们病痛(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时时向他们袭来)心更痛,既无奈又无助:女儿、女婿被关押在哪里?他们被逼供?他们在挨打?他们在受刑?他们不敢想又无处问。二位老人只知道自己的女儿修炼的是“真、善、忍”;他们做的是好人中的好人,何罪之有?去那里讨公道?去找谁评理?江××大权在握,这场历史罕见的浩劫就是他一手发动的,有谁敢为大法说句公道话?又有谁敢为大法弟子喊冤?如今的迫害还在继续,悲剧还在发生……。

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和一切正义之士,站出来伸张正义!主持公道!制止在中国发生的悲剧和迫害,解救仍被关押在中国监狱、劳教所、拘留所、精神病院成千上万的大法弟子。也只有还大法一个公道,美好、祥和、安定才能真正回到人间。愿天下早日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