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死在所谓的“执法人员”的手下


【明慧网2004年9月29日】当我要提起手中的笔时,泪水已滑落在唇边了,不知该从何写起。一个伟大、善良的母亲就这样离开了我。而她的死却不明不白,我这个唯一的女儿也未能见上她最后一面。“妈妈,您在哪里呀?为什么您这样一个好人却不长命百岁呢?”您的外孙女,抱着您的照片,哭着、喊着问我:“姥姥去哪儿了,我想姥姥!”

望着孩子那童真又迷惑的泪眼,我不知如何回答。妈妈,我想您呀!难道您修炼法轮大法就有罪了吗?我想不通呀!我们的国家这是怎么了,做好人也有罪吗?警察不是抓坏人的吗?好人也抓吗?不但抓好人,还能把好人给弄死,却没有任何理由,就连我们上诉都无人受理?!天理何在,公理何在?我的心好痛呀!

我的妈妈生来就很不幸的,一直不知道亲生母亲是谁,是被养母带大的。小小的年龄,却要承受那么大的痛苦。母亲的亲生父亲后来找到她们,可养母不想失去我妈妈,便不让她们父女见面,妈妈的心里很伤心,但懂事的她知道,养母养她这么大,她是该报答的,所以我妈妈没走,一直和她的养母也就是我的姥姥生活在一起。直到妈妈和爸爸结婚了,她本应该算是幸福了,可妈妈不知道什么原因一直没有生育。就这样,妈妈在医院里抱回了我。但没过多久她却怀孕了,听说还是男孩。由于计划生育的政策限制,妈妈选择了我,视如已出,从未让我感到是养母。然而在我8岁那年,爸爸去世了,这件事给妈妈的打击实在太大了。每天夜里,妈妈都是哭着哭着睡着的。睡眠不好使妈妈的身体极其衰弱,无力支撑。在这个只有三个女人的家庭里,姥姥年纪又大、我又太小,只有靠母亲。所以妈妈无论多难都要为我们着想。在这个时候,父亲那边的人对妈妈却百般刁难,又是要钱,又是要房子,大吵大闹,甚至在晚上还砸门,吓唬我们三口。太多太多的压力,使妈妈精神忧郁,身体也坏到了一定的程度,贫血非常严重,生命几乎垂危。

妈妈曾对我说:“人为什么活着呀?为什么活得这么累?好人为什么没有好命?我的命为什么这么苦呀?”妈妈迷茫了。从此以后,妈妈学人家去算卦,想算一算自己以后的命运如何;身体不好,就去学气功,可病还是老样子,生活还是不顺心;妈妈又一次迷茫了。后来为了生活,又一次结婚了。这回妈妈的负担算是减轻了不少。可是她的身体还是那么糟糕。那一次住院住了很久,也用了很多药,可还是不见好转;在那样的情况下,妈妈信佛了,还带着我去过寺院,还皈了依,甚至去朝过山。我看得出妈妈非常虔诚,但是一切还是老样子。

1994年夏天,妈妈无意中结识了法轮功。有位好心人告诉妈妈法轮功可以祛病健身,使身体恢复好转。就这样,妈妈开始修炼了法轮功。我亲眼目睹了她身体好转的全过程,从大把大把吃药,到一粒药也不吃;从病魔缠身到身体健康。而且妈妈的精神也从此好了起来,不再象以前那样愁眉苦脸的。这都是法轮功的奇效。

妈妈看了《转法轮》以后,知道了人活着的真正目地,知道了人一生下来为什么要受苦了。然而,这样一个可以给人新生命的功法,却在1999年7月那个恐怖的日子,被定为非法、被禁止。千古奇冤啊!

刚开始炼功的时候,那个炼功点很远,妈妈还要上班,时间来不及。所以就想要是在家附近有一个就好了。就这样,妈妈自己拿钱买了录音机,在家附近设了一个点。无论春夏秋冬、刮风下雨,每天早上,妈妈都要背上录音机去炼功点,因为那里有人在等她。她要是不去,大家就炼不了了。所以妈妈无论再累,都风雨无阻。后来,那些邪恶的人把妈妈说成是什么“头头”,有这样的“头头”吗?不收一分钱,反倒要自己拿钱买录音机?哪一个单位的“头头”是这样的?我看见的都是拿别人的,吃别人的,而不为老百姓办事的“头头”。大家要学法,需要一个环境,妈妈就把自己的家倒出来,让大家来学法。有时,有人来得早,妈妈还没吃完饭。等大家走后,还要收拾屋子。妈妈不收取一点报酬,为的就是让大家能够有个地方安心学法。可后来,又被那些邪恶的人说成“她家是什么据点”,还经常有警察来盘问,甚至有人监视。再后来,家里没人时,曾被人看见有便衣,悄悄进屋。修炼大法,做一个身心健康对社会有益的人,却处处受刁难。如果做好人都不让,那这个社会是什么样了?

在法轮功遭受迫害以后,妈妈这个受益者,怀着对师父的感恩和对国家领导者的信任,来到了天安门。江氏集团根本没给老百姓说话的机会,妈妈被抓了起来。与此同时,全国各地法轮功受益者,不约而同的来到了心中曾经向往的美好的天安门,然而这里却是一片“赤色恐怖”。高高的天安门前,五星红旗飘扬在那里,见证着一切。妈妈被抓,从此与我们失去了联系。后来,一纸“起诉书”告诉了我们妈妈的下落:被关押在哈尔滨市第二看守所。说妈妈触犯了《刑法》第三百条之规定,“扰乱社会管理秩序”。我不明白,妈妈只不过是想说一句实话,说一个事实,就被定为“扰乱社会管理秩序”,这还有天理吗?人们还会相信这个国家吗?国家连实话都不让说,真是可悲呀!?

后来,单位把妈妈保了出来。单位的人非但不同情妈妈,还说妈妈给他们添了麻烦。人真是可怕,太自私了!然而妈妈,为了大家知道法轮大法的好,不顾生命安全,去诉说事实。回来以后,妈妈更加坚定了修炼的心。妈妈看到了还有那么多的人不知道法轮功的好、有那么多的人还干着坏事,妈妈就更着急了,她要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就这样,妈妈又一次走上了上访的路,明知道这条路的艰辛与曲折,可是妈妈为了千千万万个没有修炼的人明白真象,就是再苦也要走这条路。就这样,妈妈反复的进出监狱,而且每次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痕。不法人员们给妈妈戴手铐、脚镣;妈妈用绝食要求出来,不法人员们就给妈妈灌食;那种滋味是无法用语言说清的,妈妈受的苦也是常人无法承受的。

“社会主义社会”正在上演着一场“大屠杀”。而且是一国之“暴君”对手无寸铁的老百姓的残暴、残忍的屠杀。我原以为,中国的监狱是以教育方式来改造犯人,可妈妈回来的讲诉却让我觉得中国的监狱是一个人间的地狱,那里面有好多恶魔教官,它们往大法弟子的眼睛里灌辣椒水、把人关在铁笼子里(那种站站不起来,蹲蹲不下去的笼子)手脚绑在四个角上、坐铁椅子、打人、踢人、把怀孕妇女弄流产,更有甚者,将女大法弟子剥光了衣服投在男监里。这些恶魔教官禽兽不如。

大法弟子没有憎恨,只是在尽力的给不法人员们讲不要那样做了,给自己积点德吧。邪恶之首江××不但没有一点知错,反而利用手中执权,调动军队来镇压大法弟子,用打敌人的枪杆子来打手无寸铁的法轮大法弟子,用枪杆子不让大法弟子说实话,并造谣说在监狱被他们折磨害死的大法弟子是自杀,把不是大法弟子的人干了坏事硬说是大法弟子干的。

2002年的冬天,我亲爱的妈妈被迫害,死在了臭名昭著的万家劳教所医院。这之前,妈妈被非法绑架。妈妈绝食,要求回家。妈妈绝食已达100多天,瘦得只剩下骨头了,不法人员们还是不让妈妈回家。没有通知家属,私自给送进了医大医院,至于用没用药不知道,到了最后不行了,通知了我。首要问题是向我要了三千多元钱的医药费,这里包含了他们的护理费、饭费、水费等杂费。

当我看见妈妈的时候,她一个人蜷缩在床上,没有被子,头发又脏又乱,手脚冰凉。“妈妈,我的好妈妈,您受了太多的苦呀!”

我的泪水不住的往下落。这么好的一个人,却被迫害成这样!一个在邻里、在单位、在社会都说好的人,却因为说了一句实话,被江××用强权手段关在了监狱,并迫害得不成人形。我一再要求回家,我没钱住院,可是不允许,仍住在医院,还要有公安轮流看守。在我护理妈妈的日子里,我得知,在她的住处,还有钱物之类的东西,可当我事后去找的时候,已被他们顺手牵羊拿走了。没有扣押单什么凭证,就这样不翼而飞了。护理期间,妈妈仍不吃东西,身体已撑不下去了。最后,不法人员们又把妈妈带回了万家医院,说什么在那里有好条件治疗。可这一去再也没有回来,就连最后的一面也没见着。他们说妈妈得了重病,治不好了。你信吗?绝食100多天没事,回到了万家医院就有病治不好了。明明是害死的!

我去的时候,妈妈被扔在了一间破屋子里,脸上的表情看着都吓人,鼻子是歪的,很显然,死之前是经过了一番挣扎。母亲死的太冤了,曾经是法轮功给了母亲第二次生命,如今就因为修炼了法轮功、因为说了真话,不法人员就要害死她吗?还有,我的父亲(继父),60几岁的人,本应该享受天伦之乐,现在却也被关在了监狱里,承受着不该承受的痛苦。

我始终不能相信这个事实,不相信这么好的人死了,死在了我们所谓的“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法人员手下,死在了江××的迫害下!

我只希望大家能记得,曾经有一位母亲为了让大家知道法轮大法的好,失去了美好的生命,失去了她心爱的女儿,失去了一个家呀!不要再让江泽民把你们蒙骗了,不要被电视的假象给弄糊涂了。还有千千万万的大法弟子,他们的遭遇一样的痛苦,他们有许多正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我请求大家不要再去伤害他们了,他们正冒着生命危险为您们做着伟大的事情。不需要太多,只要您们不误解他们,不伤害他们,也是在做着一件伟大的事情。我的母亲和那些失去了生命的大法弟子也安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