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大法治愈矽肺 说真话备受迫害(图)


【明慧网2005年1月19日】我叫宫永国,62岁,是一名井下退休工人,因长年在井下作业,身患多种疾病:头痛、气管炎、气喘、风湿、腰腿痛,更严重的是矽肺病(肺内有煤尘)。1998年11月份,我有幸修炼法轮功。不到半年,师父就给我清理了身体,各种疾病都消失了,一身轻;并且思想得到了净化,按“真善忍”做好人,做超常的好人。

宫永国被强行灌食折磨致休克,全身多处被犯人烫伤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出于嫉妒心,在全国范围内掀起镇压。法轮功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我修炼了,我受益了,我应该站出来说真话:法轮大法好。

2001年4月21日,我进京上访,在天安门前打出了横幅:“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法轮大法是正法”。当时天安门前的恶警把我抓到他们早已准备好的客车上,在车上恶警辱骂、脚踢、抽嘴巴、同时向脸上唾唾沫、撕裂衣服等。“人民的警察”在天安门前毒打自己的人民,真是没有人性,公然违背宪法,践踏人权。之后把我和几个同修带到朝阳市公安局驻北京办事处。在那里把我们全部搜身,在我身上的300元钱给抢走了,装进了他们自己的腰包。第二天把我们象犯人一样带着手铐子送回了北票。我被送到了城关派出所严刑逼供,做完笔录,后半夜把我送到了凉水河拘留所。

我们向世人讲真话,按“真善忍”做好人错了吗?我们没有犯法为什么拘留我们?所以第二天(4月26日)我绝食抗议,610把我们分散开每个号放一个人,用刑事犯迫害大法弟子。这真是黑白颠倒、好坏不分啊!绝食第三天,就开始给我们强行灌食、盐水,折磨我们。13天中强行灌食4-5次。直到我被折磨的休克,被送到医院已人事不省了。我儿子半夜来医院看我,管教不让看。把他赶走说:你的消息这么灵通呢?走走……他们把我放在冰冷的木板床上,我已经失去了知觉。恶警又让抬我去医院的刑事犯董某某用滴流瓶灌上开水放到我身上,使我身上8处被烫伤。到现在2年过去了,疤痕还在(有照片)。

宫永国全身多处被烫伤

在医院住十几天,他们怕负责任,让我儿子把我接回家。回来后610也不放过我,常到我家骚扰。有一天裴华带几个人(包括电视台记者)到我家来,给家人施加压力,威胁我老伴说:如果我再炼就叫我儿子下岗、开除公职。我老伴一听吓得心脏病犯了,精神都不正常了,逼着我写“保证书”,逼着我在电视台上说“不炼了”,我当时哭了,违心的说了“不炼了”。这次对我们的迫害造成经济损失4000-5000元,给我和我的家人精神上造成了极大的痛苦。这次我被批示教养3年,保外就医。

2002年5月份,三个警察到我家把我强行带到610裴华主办的第三期洗脑班(在煤专办的)。在洗脑班我不听、不写、不转化,他们就把我又绑架到拘留所,第二天又送往朝阳西大营子教养院。到教养院经过体检,高血压不收,只好把我送回家。第三期洗脑班每个被劫持的大法学员交1000-1500元罚款。我在洗脑班呆4天,收我200元。

2002年11月,十六大召开,前所长边树根、张某某、曾某某三个警察到我家把我强行绑架到派出所说:“如果你说不炼了我们就放你回去。”我说:“我坚持到底、这么好的功法我为什么不炼?”最后又把我送到凉水河拘留所,非法拘留我15天放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