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净自己,讲真象才能收到好的效果


【明慧网2005年1月22日】我小的时候在农村长大。学法修炼后曾回家洪法。大法遭受迫害后,刚刚得法不久的老乡都不炼了,相信了谎言。师父一次次讲法让我备感救度众生迫在眉睫。我心里放不下农村的众生,于是几次回去讲真象,几次的效果不同。我感到:不断纯净自己,讲真象的效果越来越好。

第一次回去主要是看同学,和他们一起玩呀乐呀之后,拿出光盘和真象传单让他们看,也没有仔细深入的讲,象完成任务一样,结果没讲几个,就被告到乡政府。后来被一个熟人给压下去了,也没找到我。我当时有些懊丧,家人也纷纷指责我不注意安全。

第二次回去我想悄悄到一位同学家,然后做资料,不见其他同学,结果又被其他同学知道了。我的几个同学虽然知道真象,但还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做资料。我想:我不能让常人的聚会形式干扰耽误救度众生,我一定要去做资料。于是我和这个同学讲清我的想法,她说:“让我爱人陪你去,让他也做点好事。”于是我俩骑着车子上路了。天黑黑的,阴云遮月,像是要下雨,农村土路上树叶沙沙响。我一路发着正念来到一个村子,我让他在村口等我,我便开始走到村头,往回发,遇到人,我就岔开走另一条路。发完后骑车往回赶,当我们骑上车时,天比来时亮多了,月亮从乌云里钻出来,满天星斗,我真切地感到:这里另外空间的最后邪恶干扰被除掉了,真是月明星稀。同学的爱人问我具体做了什么?我笑着说:做的是好事,你和我一起来一定会有福报的。他笑了。我本想在本村也做一些,被同学劝阻了,她说:大家知道你回来,一定会想是你做的,不安全,我就没做。心里还是有些遗憾。

前几天,听说一亲戚的孩子要结婚,我立刻想到这是一次讲真象的好机会。临近婚期时,天特别冷,路又远,家人都劝我别去了,又花钱,又遭罪。我也动摇了。晚上,学法后,我突然意识到:我的愿望是救度众生,哪怕我只救一个都不白去,我第一念是纯正的,我应该去。于是早起我告诉家人一声,便又一次踏上了回农村的路。见到了亲人、朋友、同学、老乡,这一次我没有被别人制约,而是找机会讲真象、送卡片、发正念,做到理智、坦诚、智慧。家人晚上都走了。我说我还有事,你们先走吧。这样我又利用晚上时间讲真象,不认识的我也讲,从天灾人祸的启示,到学炼大法的好处,天安门自焚的漏洞,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他们其中有提问,我就一一回答,有的不住的说:“谢谢。”第二天,我一个人走向更偏僻的另一个村子,那里有我的一个小学同学。从到那,我就开始讲真象,在那里我还遭到他家两位从山东来的客人的断章取义的说了一些干扰大法的话:说功法有几个阶段,共有18套等。我主动发出正念,及时纠正他们的说法,然后其中一人和我同学的母亲、孩子一起学了五套功法,之后,我把我的书留给了他们。然后我又匆匆赶回。路上我又遇到一个小学同学,我把卡片送给了他……。走在山间的路上,我一边背法,一边呼吸着乡村的空气,心里很踏实。我感到:这次到农村心纯净,正念强,没有被常人心所左右、所牵动,自己说了算,也注重不断发正念修正自己,去掉自我保护意识,去掉证实自己的杂念,讲真象的效果不断的改变,越来越好。

写到这儿,我想起了在这次去农村之前一小时,一个同修和我谈起了我有证实自己的观念。那是去年本单位调整干部之时,当领导问我和同修有没有串联、上不上网和现在是什么认识时我说:“我不会上网,而且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有关领导已经说了:‘这件事再也不找我,也不谈了’……”当时自己认为是巧妙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不能被邪恶带走,其实是在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并且在自我保护,没有抓住这个机会证实大法,而只证实了自己的工作能力,没有表明自己的工作表现是修大法而为。同修指出后我认真的反复检查自己,今天回头一看自己的念头不纯正,抓住人的东西不放,多危险呢,自己却没有认识到。感谢师父借同修之口慈悲点化,我一定要修正自己,纯净自己,去掉证实自己之心,保护自己的意识,从新做起,加倍努力,履行誓约。

我知道一切不符合新宇宙理的念头都可能被邪恶所控制、加强,那么这一部分就是旧势力的干扰,带着它去做事多不纯呀,多危险呀,所以,这次讲真象的过程中,我就集中发正念:清除它,消灭它。只有纯净自己,才能做好师父交给我们的三件事,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修炼人。

个人体悟,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