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难中,走正我们的正法修炼之路


【明慧网2005年1月22日】每当我读到师父讲的“我觉得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将来你会知道,你会觉得这段时间是非常可喜的。当然我们讲缘份,大家坐在这里都是缘份。”(《转法轮》)这段法时,我感到无比幸福,无比幸运!

一、有缘得法,珍惜大法

那是在一九九六年夏季,我正在家中病休,胆结石,胃溃疡的病都犯了,每天疼痛不止,不能吃,不能睡,天天打针也不行,身心都非常痛苦。有一天,我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是几年未见面的朋友打来的,她说几经周折,才打听到我家的电话。当时她听说我的这种状况,就给我介绍了法轮大法,她说这是佛家功法。我一听佛家功,心里一震,因为我从小就相信天上有神,家里也供奉着菩萨。所以当时我就说我要炼法轮功。她在电话里跟我谈了半个多小时,就这样我与法轮大法接了缘,从此我每天到公园炼功、学法,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炼功后不到一个月,我的体重增加7公斤,原来的一身病全好了,我真正体会到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感觉。同时以真、善、忍为标准修炼心性,使思想境界大大提高。我的家人、同事、朋友看到我的变化也相继得法走進了大法修炼之中,真是法度有缘人。

一九九八年我有幸参加了新加坡法会,亲眼见到了最最慈悲伟大的师父,聆听了师父的讲法。这真是非常可喜可贵的机缘。此后在不断的学法修炼中,我深深体悟到“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定论》)。

二、走出来证实大法,维护大法

自一九九二年以来,法轮大法在全国迅速弘传,上亿有缘人得法,人们在修炼中身心受益,道德升华,对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然而江××出于嫉妒心,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在全国发动了对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残酷镇压与迫害。顷刻间使亿万人受益的好功法被非法取缔,我的师尊遭受侮辱,无数大法修炼者被抓捕,被关押,被劳教,判刑等,真是邪恶铺天盖地压下来。

在这关键时刻,我想作为大法弟子,当然要出来证实大法,维护大法。7月21日我和许多同修到省政府上访,履行《宪法》赋予公民的权利,结果三次被绑架到派出所,还在市公安局被非法关押了几个月。不法人员强制让我上电视、写“保证”,都被我坚决抵制。由于执著,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还是写了一篇“认识”耍了点文字游戏,应付他们,现在知道这样做也不对,还是配合了他们,助长了邪恶气焰,增加了坚定同修的难。最后他们勒索我家人拿出5000元钱才放我回家,公安局的人威胁说“只要你一动,就判刑。”

回家后我一直被监视,自己就在家学法、炼功。在学法的过程中,自己也悟到不能这样呆在家里,应该走出来,到北京去证实大法,维护大法。但是怕心重,一直又未能走出去。一天夜里做了两个梦,第一个梦是自己慢悠悠的从高处往低走,醒来后一身汗,其实是师父在点化我在往下掉,但自己不愿多想,然后又睡着了。接着又做第二个梦,我跟着一些同修的后面走,很快就到了火车站。梦中是大家一起回家,我在梦里不想这么早回家,想先到下面(县里)去玩玩。等我准备买票回家时,已经没有车票了,那是最后一班车。我听后在梦里捶胸顿足,哭了起来,后悔不该耽误了时间,同修们都走了,可我回不了家了,一直哭醒。这个梦就是明显的,自己马上明白了,该放下一切心,走出去证实法。

于是在2000年5月13日世界法轮大法日这天,我和几个同修去了北京,穿上印有“真、善、忍”的衣服走上了天安门广场。我们当时被恶警绑架送回本地后,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一年,之后我被非法判了三年徒刑。

三、抓紧一切时机讲真象、救度世人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年,在那里因坚持修炼,曾被吊铐,被打。看守所是旧势力安排所谓考验大法弟子的一个很邪恶的地方,非法关押过无数大法弟子,但绝大多数同修都能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坚定的走过来。

看守所里关押着形形色色的各种罪犯,有缘和修炼人在一起,她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能明白真象,从修炼者中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很多人都开始学法,炼功,修心。有一个人在看守所关押的一年中,至少接触过70多个大法弟子,她深感受益。我在看守所一年中换过9个监号,身边的人大多数都与大法有缘,她们能背诵《洪吟》,有的人还可以把《精進要旨》和当时所发表的新经文全部背下来。我悟到这些生命也是为法而来,只是在常人中迷得太深,做了坏事,她们都是有缘人,也是我们要救度的生命。因此我抓紧一切时机跟她们讲真象,每天都带动她们学法、背法,炼功,告诉她们生命的意义,如何做个好人;在生活上关心她们,处处体现出修炼者的高境界。

例如,她们中有的人在开庭,提审时面对面的跟法官,警察公开的说:“炼法轮功的人如何好,她们处处为别人着想,我们谁有困难她们都帮助,还教我们怎么样做个好人,使我们明白了许多做人的道理,她们比你们好,等等。”

有一个曾两次入狱的在押人员,临走时哭着对我说,她出去后再也不会做违法的事了,一定做个好人,跟我们一起修炼(她已经开始修炼)。还有一次我们全监号的人正在读新经文,被所长发现了,所长亲自带领十几个人搜监,有一个服刑人员,冒着危险把经文从另一个搜监犯人的手中巧妙的夺了过来,就这样在所长的眼皮下保住了新经文。

一次我们几个同修为了抵制迫害,公开在监号集体炼功。有个犯经济案的叫小明(化名)也参加到我们行列,和我们一起公开炼功,她在看守所三次被打、被吊铐都是因为炼功,所长威胁她说判刑时要多加她一条罪名,小明曾对我说,我出去后也到北京上访,讲一讲大法是怎么改变了我。不久小明被无罪释放了。

看到这些生命明白了真象,能够觉醒,得救,我真为她们高兴。这更显示出大法的威力,师父的慈悲,佛恩的浩荡。

四、去掉人心,走正自己的路

2001年5月我被非法判了三年徒刑、关押到本地女子监狱。当时那里已经有几十个被非法判刑的大法弟子。监狱把我投牢在郊区大队,恶警残酷的折磨、摧残我,在夏天最炎热的时候强迫我在烈日下罚站,夜晚强迫在蚊虫最多的地方罚站,一站就是几天几夜,我不配合,他们就把我吊在铁窗上,四个多月中很少让我睡觉,有时连续多少天不让我合眼,那真是人间地狱。

当时我由于人心太重,正如师父所指出的,“每当魔难来时,没有用本性的一面来认识,完全用了人的一面理解”(《道法》),对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抵制邪恶、维护大法的责任认识不清,因此在旧势力的迫害与强制下,违心的妥协了,写了所谓的“三书”做了大法弟子绝对不应该做的事,内心痛悔万分。在所谓被“转化”的两个月中,我以为可以摆脱肉体和精神上的折磨,然而恰恰相反,那就是没完没了的按邪恶的观点写“认识”说违心的话,这是我最不愿意最痛苦的。只要“焦点访谈”一造谣,监狱就要强迫大法学员写“认识”,说是上面“610”规定的。我悟到再也不能这样违心的错下去,我决心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回到大法中,我写了严正声明,声明在监狱的强迫高压下所说所写一切作废,坚定修炼法轮大法。

随后两天,同队的另一位同修也写了严正声明,这件事震动了整个监狱。监狱、监区、中队派专人轮番找我谈话,软硬兼施。我态度坚决的正告他们:“我写‘三书’时是在高压强制之下,是不清醒的,而现在写严正声明是明明白白的写出来的,决不反悔。我们修的是正法,为什么要转化?”

我不断的跟他们讲真象,他们一看来软的不行,就又开始搞体罚,恶警(监区长,副教导员)威胁我说:“本来正准备给你报减刑,你却跟我们开了一个大玩笑,你如果这样,没有你好过的日子。”我没有被其威胁吓倒!

接着不法人员们的又一轮迫害开始,每天上午逼我写“认识”,我就写法轮大法是正法,师父怎么好;每天被强制劳动一直到深夜。他们看了我写的东西气坏了,逼迫我重写,不写就不让我睡觉、整夜罚站。那时我知道了发正念口诀,但不知道具体怎么发,也得到几篇新经文,并把经文背下来了。我悟到再不能这样消极承受了。站了二夜后,我写了一篇揭露监狱迫害的材料,大意是:以前中队是怎么迫害我的,为了让我放弃修炼所采取的种种卑鄙,残酷的手段。现在这个中队又采取同样的手段来迫害我,这都是违法的,是侵犯人权与生命健康权。我告诉他们强制改变不了人心。包夹犯人看后吓坏了,不敢交给恶警,我说你们不交我自己去交,并对犯人说:“今晚再让我罚站我就绝食。”

犯人从办公室回来后没有吱声,晚上再也没有人提罚站的事了。每天除劳动外,再也没有让我写什么认识,搞什么体罚了。正如师父讲的:“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而那些恶警们见我也变得客气了,再也不做我的所谓“转化工作”了。记得一天我坐在那里埋头干活,监区长走到我眼前,我原不理睬,他却热情的喊我,并说:“你看我们现在从来都不逼你了吧。”

通过自己归正的过程,我在法上认识有了很大提高,同时悟到“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只要心正,敢于揭露邪恶,它们是害怕的,因为它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见不得人的,是违法的。

五、正念正行的威力

我被调到“转化队”后第二天,监狱教育科科长来到中队召开座谈会,有的同修在发言时,揭露监狱中队采用强制手段转化学员的事实,我也揭露了我所呆过的中队目前正在用酷刑强迫学员写“三书”,我指出,监狱是执法犯法,我说,我们出狱后,将把这里的一切犯法行为曝光,提出诉讼,如果在国内告不通,我将告到国际人权组织上去。当时那位科长的脸色都变了,我们当时的座谈会成了控诉会,那个科长只有灰溜溜的走了。

当天监狱党委马上召开了紧急会议,成立了调查小组,并跟我们一个个的谈话,大家都纷纷揭露了监狱各中队的罪恶行径,十几个同修都把自己遭迫害的经历写了出来,并且每个人写了一份严正声明交给了监狱,后来又集体写了告状信给省人大、省司法厅(被监狱截住没往外发)。

几天后,监狱政委以伪善的面孔来向大家道歉,并保证监狱今后再不会发生这种事情(她都不敢明确保证,不再用酷刑)。监区教导员也来假惺惺向我赔礼道歉,随后把迫害我们郊区那个中队的指导员降了职,调离队(实际是做做样子)。当然这只是邪恶的迫害在被曝光的情况下,有所收敛的表现。也体现了大法弟子正念正行的威力。

通过这件事情,在整个监狱有力的震慑了邪恶,起到了抑制邪恶、减少迫害的作用,使我们的环境得到一定的改善,学法、炼功、发正念基本可以進行。

六、遭受强制洗脑、精神迫害

我们开创了这种环境后,本应该静下心来抓紧学法,找出不足,進一步证实大法,彻底否定非法关押的迫害。但一些学员逐渐的放松自己,各种人心,执著心全都出来了,特别是那些爱走极端的学员,强调形式上的东西、表现自我、不冷静、不清醒,还有一些学法不深的学员跟着跑,结果使集体漏洞越来越大,让邪恶有机可乘,让旧势力钻了空子。它们先是把几个学员下队,后又把省“610”控制下的犹大弄到监狱里来迷惑迫害学员。

监狱又开始强迫我们看攻击大法的材料,当时我坚决抵制,坚决不看不听。大家也纷纷抵制。狱警换了一副面孔,不搞肉体惩罚,但在精神上的迫害始终没放松。针对学员不同的心,采取不同的手段,如:利用报减刑来诱惑学员;安排学员看佛教的故事和“经书”;强迫学员看犹大写的攻击大法的材料;把学员分别单独关监号,并让五、六个犯人陪着所谓“学习”,施加各种精神压力,不许和其他人接触。特别是那些犹大,天天来监狱几个人围攻一个学员。就这样,那些爱走极端的人邪悟的厉害,从一个极端又跑到另一个极端,起到很大的破坏作用。此时我才理解了师父在《法定》中讲的“外面人永远都破坏不了法,破坏法的只能是内部学员。记住吧!”

看到一些学员鬼使神差的跟着犹大跑,同修的劝告听不進,我的心在流血。她们还听从犹大的话把师父的经文交给狱警,我知道后,从那些正在犹豫准备交的人手中要过经文,并严厉警告她们:“要清醒啊,你们把外面传经文的同修交出来,你们只怕将来连人都当不了。”

我多次遭到犹大围攻,一次监狱派十几个各中队专门负责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警和已在“610”上班的五个犹大份子,围攻了我四个多小时,这些人非常邪恶,断章取义利用大法。散布邪悟观点,攻击师父,攻击大法,它们已完全走向反面,(监狱邪悟的学员跟它们不同,出狱后大多数都醒悟,又回到正法中来),我都一一驳斥它们的歪理邪说,揭露它们的谎言。

后来不法人员把我关在一个小房里,让4个犯人加一个犹大包夹我,逼我“学习”,我坚决抵制,不看、不听、不写。以后又调来一个男队长,专门对我“转化”洗脑。那真是招数使尽也动不了我的心。最后它们说别人都转化了,你怎么办,我说,就剩下我一个人,我也要坚持,决不“转化”。

从此再没人跟我谈“转化”的事了,又从小牢号把我弄了出来,和值班的人员住在一起,我的环境更加宽松,学法、炼功,(一般半夜炼)发正念都照常,和我住在一起的服刑人员大多数人都明白了真象,搜监时,帮我收藏经文,生活上也很关照我,伙食比别人都吃得好(值夜班的人可以开小灶)。恶警说我,她真会搞关系,走到哪里,这些人都听她的摆布,换了几班人也没用。

七、走好所有的每一步都是很重要的

经过几年的风雨磨砺,自己越来越成熟,特别是看了师父的新经文,感到头脑更清醒,才能自己走正正法修炼之路。我由衷的感谢那些在险恶的环境中, 冒着生命危险把师父的经文送到监狱的同修。出狱后我才知道曾有两位同修到看守所给我送经文时被抓、被关,他们为了狱中同修能学到师父的讲法作出巨大付出。正是有这些同修,使狱中的同修能看到师父的新经文,才能做到正念正行,在巨难中能走过来。

我快出监狱时,监狱让我写思想汇报,他们说:“我们不要求你写‘决裂书’,只要你写我们是如何给你做转化工作的,(就是赞美它们怎样“春风化雨”)然后出去怎样遵纪守法。”我说:“我根本没有违法,没有什么好写的。”那位男队长跟我说“好话”;“我跟你做了几个月的工作,你总得让我向上面有个交待吧。”监狱威胁我说:不写出去就送到所谓的“法教班”(洗脑班)。犹大也来说:“看你怎么办,出去后又要送進洗脑班,那里可不像监狱跟你讲道理(他们经常美化狱警)它们想打就打,想骂就骂。”我说我绝不会去那里,犹大说:你说不去就不去。我说:“那当然,我说了算。”后来无论监狱提任何要求,我都不配合;并坚决的对它们说;我一个字也不会写的。

就这样堂堂正正的走出了监狱,出来后才知道,一方面是自己正念足,另一方面,外面很多同修都在为我发正念,在师父的呵护下,我才能非常顺利的又重新走入正法洪流中来。

回顾几年来在巨难中走过的历程,每走一步都存在修上去,还是掉下来的问题,师父《在大纽约地区法会的讲法和解法》告诉我们:“你们的路啊,我想大家已经看到了,其实是很窄的。你稍微走偏一点,你就不符合大法弟子的标准。只有一条非常正的路我们能走,偏一点都不行,因为那是历史要求的,那是未来宇宙众生生命所要求的。未来宇宙不能因为大家在正法中有漏而出现一点点偏差,所以大家自身在证实法中走好所有的每一步都是很重要的。”

我切身体悟到,摆在我们面前有两条路,一条是走旧势力的路,一条那就是在巨难中不断否定旧势力的安排,走师父给我们安排的路。要走好每一步,首先要学好法,在魔难中,无论在任何险恶的环境下,都要学法,背法,溶入法中。

五年多来,大法和大法弟子经历了史无前例魔难,我在摔摔打打、跌跌撞撞中,幸亏能及时学到师父的讲法,在师父的指引下基本走正了自己的修炼之路,能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时常在学法的时候止不住泪流满面,深深体悟到师父为我们所承受的一切和为度我们的慈悲苦心,感受到师父的佛恩浩荡,此时无法用语言表达。我会抓紧一切时间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好“三件事”。我会更加精進,不辜负正法中历史赋予我们的伟大责任和使命,无论在任何巨难中,走正我们正法修炼之路。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