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农民大法弟子证实大法的经历


【明慧网2004年11月26日】我是广西钦州市钦南区犀牛脚镇西寮村4组公民苏洪宁,男,今年42岁,因脑部有病高中未毕业。于1999年农历3月12与妻子(初小文化,今年38岁)喜得大法。通过学法修炼,我同妻子多年医治不好的头脑病、骨质增生、贫血等病完全康复了。特别是妻子未学法前中西药物从不间断过。如今得法修炼后从未吃过药、打过针,就连我家4个小孩都一样受益无穷,真正体会到大法修炼给我家带来身心健康、道德回升的美好。

正因为法轮功修炼大得人心,修心向善、重德、祛病健身属一流。深得全世界人民喜爱,叫李老师的人太多。江泽民妒嫉,以个人独裁者身份发动了一场最邪恶、最流氓、集古今中外从未有过的谎言、欺骗、对法轮佛法的血腥镇压、迫害运动。在邪恶最猖狂的时候,我于2000年6月上天安门证实法,信访要求还李老师清白、还大法清白、还大法畅销书籍出版发行,还我们信仰、炼功自由,我被邪恶之徒非法关押在钦州市第一看守所一个月,罚款150元。

2000年10月22日,我们因张贴、散发真象资料被钦州市610国安绑架。后判劳教3年,2003年11月24日释放。

我们被绑架到看守所不长时间,逮捕证、起诉书相继送到我们手里。《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罪起诉我们(苏洪卿、黎贤业),这条无中生有罪名如果在我们身上成立要判刑3年以上7年以下。法庭上庭长说为我们三人请了三位辩护律师,我们讲修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不需要辩护什么,好意我们心领了,不需要浪费他们的宝贵时间。后检察机关宣读起诉书强词夺理陷害我们,但他们做梦都想不到站在他们面前敢于为真理献身的是大法弟子,驳得法官们哑口无言。

我们说:“尊敬的庭长、法官大人、各位听众,你们知道什么是邪教组织吗?综合全世界邪教组织无非都是杀人放火、栽赃陷害,搞恐怖事件、暗杀、破坏、兴赌兴毒、黑社会等等……如美国的圣殿教,日本的真理教等等有目共睹。而法轮功教人修炼“真善忍”,修心向善、重德,返本归真做好人,没有花名册、记名单,想学就学,不学随便,义务教功,自愿学法,何邪教之有?吃喝嫖赌都是诱成社会犯罪因素,我们炼功人自觉远离这些不好的犯罪因素,公安人员抓这么多贪官、杀人、偷抢、诈骗有一个是法轮功修炼者吗?没有!我们修炼人时刻铭记师父的教导,真正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就连一句粗话、不文明的话都不讲一句,如果我们这种人都不好、不正的话,你法官大人去找一个好的、正的出来给人看一看、评一评。

现在大贪官作反腐败报告。文革时刘少奇一夜之间就被打成叛徒、内奸、工贼,并且铁证如山。有很多事情应该接受教训,该清醒了。再有你们经常监听我们的电话,绑架、劳教、判刑、抄家、罚款等迫害,你们法律不是已经实施了吗?如何谈上我们破坏呢。电视、报纸诬蔑法轮功的罪行欺骗世人,你们不清楚不怪你们,但是你们绑架这么多的大法弟子,好的言行举止真实体现为什么就不相信呢?难道你们就是是非不分、黑白颠倒的昏官吗!”

有个女陪审员接着说:“政府讲你们法轮功是邪的就是邪的!”朋友、看官!你们评一评理,身为国家一个公务人员应该秉公办事,但在这么个场合,这么多人中讲出这种没修养的话,多不讲理,多邪恶的因素啊!为了维护大法的声誉,我们继续据理力辩:“嘿!在今天还扣什么帽子,你们开庭干什么?给我们辩护什么?直接判我们劳改不就算了?正的难道政治家口中可以随意定为邪的,而邪的又任意改为正的。这是什么逻辑哲学?好坏正邪之分应该以道德标准来衡量,或者由科学家站在客观公正的立场上衡定,而政治人物大都是搞阴谋诡计、唯利是图的人,你说我邪的就是邪的?你讲我昨晚刺杀江××都可以吧!”

庭长见事不妙连忙说“休庭!”整个案情最终无法判下,只好不了了之。

按法律规定超过了关押期(6个月至12个月)应该无条件释放,我们已关押15个月。但是在中国有法不依,权大过法的国度里,哪有我们平民百姓说话的窗口?更何况我们大法弟子直接受到江氏集团邪恶的迫害。

我们都知道610邪恶组织决不放过我们,于2002年2月8日我们被送到区第一劳教所继续迫害。在教育队有次吃饭(因我们炼法轮功的7个人经常聚在一起)被石队长、张干部叫去训话,却被我们三人(特别是黎贤业,以后劳教仔、干部都称他为铁嘴)反而讲真象和迫害经过,使得他们原本发淫威、恶气,变得称赞我们说:“我们一个大学本科生却讲不过你们三个初中生。”“张干部,你错了,不是我们的本事大,而是大法的威德!”

分到一队里,有一天中午因做彩灯累了不知不觉睡了一会儿(不“转化”不得午休,工作经常到晚上10点半才收工回队开始洗澡,两人夹控,一有风吹草动就恶言恶语,拳脚相加等等;而“转化”了,中午可以休息,晚上自由看电视、洗澡,早上打太极拳,集体出去看歌舞晚会等),被值班名脚林祥(劳教仔拳打脚踢),我都一一忍了下来。虽然这样,我还是去报告当班干部,得有个交代,不是一天半个月的问题,还有一两年不定呀。但干部心里想队里能多“转化”一个得2至3千元奖金!巴不得打狠一点好“转化”你,由于受610直接操控,我亲眼见到大法学员被打得死去活来,有在洗澡房被夹控打心窝、有被夹控用棉被盖上后打、有睡着被打……等等。

为了進一步对我实施“转化”,干部用尽了嘴巴子、VCD片子、帮教、恐吓、威逼,都无法改变我坚信大法的决心。周队长示意劳教仔拿出打人的本事出来实施对我的毒打,我一看太不象话了,正念一出,我走到栏杆,大声呼喊:“干部指使帮教打人。”不停的大声高喊,有力的震撼邪恶,队长拖着笨拙的身躯,上气不接下气跑到楼廊上指着我狠狠地说:“苏洪宁!你刚才说什么指使……,你要讲清楚!”我说:“周队长,我说什么你不清楚吗?有那家法律规定无理打人报告了,你们干部不但不处理,而且还奖励他们(如“转化”一个法轮功学员,夹控可得奖分1至2千分,即可减期10天至20天),而我们被打还要被罚分。这下捅到他们的痛处。立刻他软了下来说:“我们做这工作也是身不由己,都是这饭碗问题。好了,你以后在所里安分守己,不闹事,保证以后没人敢打你。”你看,多么邪恶、多么诡辩呀!打了人还说你闹事。

又有一次,专管迫害法轮功的黄干部在工棚威逼我写联保协议书(百日安全保证),我不写。“你为什么不写保证?难道由你说了算吗?”“不写就是不写。我们大法弟子在这鬼地方有什么安全可言,时常挨打、挨骂,就连大小便、睡觉都被夹控监视,没有自由”。“好了,不写就不写,算了……”。

在迫害的日子里,各种别有用心的书信寄来,干扰很大。女儿无钱读书、养殖场亏本等,妻子也同样受到各种魔难干扰,逼她写保证书。四个小孩,大的读初中,小的还吃奶,各种讥笑,冷言冷语,但她始终坚信大法,经常与同修交流心得,闯过了一个又一个难关,终于坚持修炼至今。

同修啊!法正到了这一步,我们应该更要清醒清醒了,要更加切实做好师父交代过的三件事,放下人心,救度更多世人。

个人修炼层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注:九月二十三日左右,钦州市610组织黑手再次到苏洪宁家抄家,抄走了有关的书籍和资料。苏洪宁被邪恶非法绑架,现关押在钦州市第一看守所。知道此消息的钦州同修集体发正念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尽快正念闯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