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造就了我的新生

【明慧网2005年1月22日】我是辽宁丹东大法弟子,我在法轮大法中已经修炼八年多了。回想一下修炼这些年,在大法中得到太多太多,师父您为弟子承担了历史的一切,把弟子从苦海中救起,赐予弟子新的生命,千言万语,万语千言……弟子没有更好的语言表达师父的救命之恩,只有从内心道一声:“师父,您好!您辛苦了!”弟子向伟大的师父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法轮大法是神奇的大法,我是大法造就的新的生命。我没有学法之前是一个多灾多难的人,因为修炼了法轮大法才有了今天的幸运。没学法前我有很多种疾病:偏头痛,眼病,肩周炎,气管炎,胃病,心脏病,附件炎,腰病,关节炎,肚子里长了一个恶性肿瘤,疼痛难忍,可以说在我的身上没有一处好的地方。这些病折磨得我死去活来,一天到晚没有个好时候,名医看了不少,中药、西药吃了不少,也没有一点效果。自从我学了法轮大法,所有的病全都好了,而且好的太神奇了。

(一)奇迹

今生令我最难忘的日子是1996年7月24日,那天,我单位有一个修炼法轮功的人到我们药局来借东西,我问他:听说你学功,学的是什么功?他告诉我是法轮功,他又说你要想看书我有。我当时就说:“好,那你就帮我请一本吧!”第二天同修就给我送来一本《中国法轮功》,当我看到这本宝书时,我就感到一股热流从我的头顶灌遍全身,当时就想这功这么厉害、能量这么大。晚上我看了两个多小时的书,越看越爱看,师父在书里讲教人做好人,教人心向善。法轮功的功理直指人心,教炼功人要把个人的名利情看得很淡,把个人的欲望看得很淡,是真正的往高层次修炼的大法。我对师父说:“这法太好了,我得学。”当我这念一发出时,在看书读法时,就感到腹部象风扇一样的转动,腹部周围象冰一样的凉,身上所有以前有病的地方都如针扎一样的痛。当时我很奇怪,就想不管怎么样我也得把书看完,我用了两天时间才把书读完,当我读完书后,奇迹就出现了:肚子里的肿瘤没有了。没有学法前肚子里长了一个拳头大的恶性肿瘤,每天坐着顶的疼痛难忍,我看了两天《中国法轮功》,去医院检查发现肚子里的肿瘤没有了,附件炎也好了,再也不痛了,我真是惊喜万分。

带着惊喜和神奇,我又开始读《转法轮》,我读《转法轮》一个星期,奇迹的事又发生了。有一天在我读法时感到透不过气来,喘得难受,我趴在阳台的窗上吐了一大堆沫子样的脏东西,因呼吸困难,我就喊:“师父,救我,我快不行了!”喊完了一想:我没有炼功,只是读了法,师父也不能管我的(当时的悟性),干脆现在就学炼功打坐。当时我腿硬得根本盘不上,只能散盘,打坐不到五分钟时间,就感到一股热流从头顶灌入,在我的胸口有一股如薄荷般的很舒服的凉气,从头到胸前下去,非常舒服,一会我也不喘了,气也顺了,就象从没有得过气管炎一样,就从那天起,我得了四十多年的气管炎病彻底好了,这是我修炼法轮功以后带给我的第二个神奇。

我在两岁时得了眼病(不能见光)后来母亲用偏方给治好了,但没有去根,眼睛一直不好。在我修炼法轮功两个月后的一个星期天(在家休息),突然眼睛红红的,象烂了一样,从眼睛里往外淌脓血,眼睛痛的难忍。我爱人叫我赶快上医院看看,当时我想我是修炼大法的,不要紧的,一定是师父给我消业。我照镜子一看很吓人的,眼睛红红的,脓和血混在一起,我没有害怕。流了一个星期的脓血,我没有吃药打针,我就看书炼功,一个星期就好了,这是我读《转法轮》后的第三个神奇。

在我读法三个月时,奇迹又出现了,我的肩周炎已有20多年了,每逢阴天下雨都痛的难以忍受,有一天胳膊突然不会动了,抬不起头来,疼痛难忍。我有个朋友是针灸科的大夫,她知道我的肩周炎病又犯了,胳膊抬不起来,她非要给我治,也不管我同不同意,就给我扎了一针封闭针,这一针砸下去,差点没把我疼死,没办法我就回家休养,在家也是痛的受不了,我就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带,我看了五分钟,眼睛就睁不开,我就睡了几分钟,当我醒了睁眼一看,我的肩上有两个大法轮在转动,我一下明白了是师父在给我“治病”。我马上把手伸直抬起胳膊,就听“啪”的一声,我的胳膊就抬起来了,肩周炎也不痛了。我万分的激动,我亲眼看见了法轮在给我调病,当时我就流下了激动的泪水,感谢师父救命之恩,师父时刻在呵护我,把病一个一个的帮我拿掉,师父为我承担了巨难与罪业,法轮大法在我的身上体现了一个又一个的神奇,使我用尽任何语言也无法表达不尽佛恩的浩荡。

我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在不断的学法炼功中,所有的病全都好了。这是多么的神奇!我真正的体会到法轮大法的神奇,从此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学了法轮大法,我不仅病好了,我的整个人的世界观都发生了转变,我真正的体会到我修炼法轮大法是最对的,我今天有缘修炼了大法是多么的幸运,谢谢师父给我这次机会,我一定按照师父的教诲去修炼自己,做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

(二)考验

1、我在修炼中,身体上发生了一个又一个的神奇,同时心性考验也是一关接着一关。我第一次过心性关时,因为还有很多人心,面对别人对我不好有些受不了。有一次我爱人由于厂子资金不够就向私人借了高利贷,厂子效益一直不好所以就还不上,人家就来我家要,而且很蛮横,穿鞋在地板上踩,当时我爱人不在家,他就在我家地板上走来走去,抽烟的烟头往地板上丢。对他的行为我有点受不了,想到自己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得忍,但由于学法不深还是很生气,使劲忍才忍住了。他丢烟头我就捡,后来我坐下来学法不理他了。师父在《转法轮》“业力的转化”中说:“为什么遇到这些问题?都是你自己欠下的业力造成的,我们已经给你消下去无数无数份了。只剩下那么一点儿分在各个层次之中,为提高你的心性,设的一些磨炼人心、去各种执著心的磨难。这都是你自己的难,我们为了提高你的心性而利用了它,都能让你过得去。只要你提高心性,就能过得去,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得去。所以今后遇到矛盾的时候,你不要把它看成是偶然的。因为矛盾产生的时候,会突然间出现,可是却不是偶然存在的,那是为了提高你的心性的。你只要把你当作炼功人,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学了师父的法我心很平静了,我不能和常人一样,是是非非无时都在检测我的心性,所以我忍了。我守住了心性,那人也走了。我真正体会到一个修炼人守住心性关是很重要的,一旦守不住功就白炼了。

2、第一关刚过去第二关就来了,我爱人的朋友又到我的单位找我要钱,对我又骂又打的,拿凳子打我,我很不能理解,当时想:你不找我爱人要钱反而来找我要,我又不知道你们的事。他又对我打骂,我很委屈,就去我爱人的单位找他,到单位一看,我爱人正在那和别人打扑克,啥事没有。我问他:“你的朋友没有来找你吗?”他说没有呀。别人也证明确实没来。我一听委屈的眼泪就流了出来,就对我爱人说:“你们的事我根本就什么也不知道,他却到我单位去找我,又打又骂的,在单位我被他整的很没有面子,脸都丢尽了。”当时我爱人和他们一起玩的人都觉得奇怪,都说这件事找你根本就没有道理。我心里很不舒服的回家了。在回家的路上,我边走边想:他们的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可他为什么去打骂我呢?回家后我学了师父的法,师父在《转法轮》“业力的转化”中说:“当然,难、矛盾来之前不会告诉你的,都告诉你了,你还修炼什么?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间出现,才能考验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够守住心性,这才能看得出来,所以矛盾来了不是偶然存在的。”学了法之后我明白了这是让我提高心性的,打我骂我,在人面前叫我没面子,都是看我的心性和忍耐力,还有承受力,如果要真正达到坦然不动,那我心性就会有一个很大的突破。可是我虽然当时忍住了,但没有真正在法上认识,所以还是委屈的流泪了。通过这件事,使我明白了师父讲的法理:心性提高是修炼人必须达到标准的。师父通过方方面面来检验我的心性,通过各种办法让我提高上来。我就下决心以后一定把握好,再也不要错过提高的机会。

3、我的公公得了脑血栓住院了,我和爱人去医院看了几次,我由于上班不能经常去医院,小姑子她们不上班就在医院照顾。可是有一天小姑子突然在我家外面指着我的鼻子骂我,问我为什么不给老人送饭,我说我上班太忙等下班就不赶趟了,你们就辛苦点吧。可是小姑子说什么也不饶我,又砸门又砸窗,吵翻了天,前后院的邻居都出来看热闹,我想:我是修炼人,我不能和她一样。我向内找,我确实没有做好,孝敬老人,每个人都应该的,我应抽出时间做好,我确实没有尽到责任,这次我想我一定要忍住,是不是我以前没有做好,师父又用小姑子来考验我的心性的,所以不管外面多少人看热闹,小姑子怎么骂,我都没有吱声,心也很平静,当她吵闹完了,我感到我身体呼呼的热,我知道是师父给我长功,因为这次我忍住了,守住了心性。

通过学法修炼,我的心性提高上来了,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转变,我象换了一个人一样。以前脾气暴躁,常爱和别人吵架。学法修炼后我的脾气变好了,发现自己有不好的思想及行为都能及时的纠正过来,能在修炼中查找自己的不足,改掉人的不好行为,向内找,用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从小事做起,处处体现了我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的巨变。我修炼提高的每一步都是学了法轮大法变好的,师父给我一个健康的身体,又给了我一个全新的生命,把我从魔难中解脱出来,我深深的体会到伟大师父的慈悲与佛恩浩荡。

(三)迫害

1999年7月20日,法轮大法遭到了恶人的诽谤,中国的邪恶势力──江氏流氓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对法轮功实行诽谤,非法的镇压,邪恶势力动用了整个的国家宣传机器,铺天盖地的造谣,栽赃陷害法轮功,诬蔑师父,诬蔑大法,剥夺法轮功学员说话的权利;大法弟子上诉却被抓,被打,被关押,劳教,判刑,众多的大法弟子被打死,打伤,打残,妻离子散,无家可归,还有很多的大法弟子有家不能回,流离失所;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受到株连,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使整个国家陷入一片恐怖与灾难之中,邪恶势力使用卑鄙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中国所有地区的大法弟子都遭到了迫害。

我们丹东地区同样遭到了江氏邪恶势力的迫害,恶警不经任何法律程序就不让大法弟子炼功,大法弟子炼功恶警就抢大法弟子的录音机。所有的炼功场所都被警察把守着,大法弟子出来炼功就抓。大法弟子问警察:“为什么不让炼功健身了?”警察说:“中央不让炼,你们有什么问题去向中央反映。”在这种情况下法轮功学员开始去北京上访,依法表达我们的意见,希望中央领导能给法轮功弟子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可是丹东警察把火车站,汽车站,主要的道路都给封了,不让人民行使公民说话的合法权利。法轮功弟子为了说句心里话,为大法说句公道话,用各种办法去北京上访,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

1999年7月,我也和同修准备去北京,可是火车站,汽车站都有警察把守着,所以没有去成。可是新闻联播天天播放编造的对大法、对大法师父的诬蔑之词,邪恶势力掩盖事实,造谣欺骗民众,对法轮功修炼者发动了大规模的镇压。做为一名大法弟子,看到电视播放的这些谎言,是非常难过的,师父教人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做好人还有错吗?作为一名大法弟子,我没有任何理由不站出来讲真象。于是我和同修决定一起去北京上访,把我们修炼大法做好人的真实情况向中央领导讲明。

我们几经周折,于1999年10月25日第一次来到北京,看到在北京的大街小巷到处是警察和便衣,信访局外站满了上访的大法弟子,都被挡在外面,根本不给法轮功弟子说话的权利。我看到很多大法弟子到天安门广场炼功,喊“法轮大法好”,就这也不行,大法弟子同样遭到抓捕和关押。1999年10月25日那天,有一位19岁的大法弟子在天安门广场打坐,被恶警毒打,狠狠踢她的腿。她非常的坚强,就是不把腿拿下来。后来恶警就上去几个人把她抬上车,她就这样打着坐被抬走了。

1999年10月27日晚,我和同修在电视上看见中国的邪恶势力把法轮功定为×教,诽谤大法,诽谤大法师父,给大法抹黑,我们心里很难过、睡不着觉,就来到了天安门广场。广场上人山人海,在人群里我们也看到了很多同修,大家是一样的心情。我们在街上走了几个小时,才回去睡觉。第二天天还没有亮我们就来到了天安门广场,想以炼功形式证实法轮大法好,谁知刚到天安门广场中心,就被便衣、恶警挡住,不分青红皂白推上了警车,强行带到天安门公安分局。那里已经关押了很多大法弟子,屋子里、院子里都站满了。一个恶警对另一个说:今天早晨统计人数已经抓了大概有一万多(大法弟子)了。

当我们被关入天安门公安分局时,看见了恶警对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恶警对我们这些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法轮功弟子大打出手,拳打脚踢,用电棍电,几个人打一个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被打得满地滚、满身是血。女大法弟子的头发被一绺一绺的拽下来,男大法弟子遭到的毒打更狠,往死里打。一个十四岁的大法小弟子被恶警打了十多个耳光,他非常坚强,一动不动的站着,这些恶人对这么小的孩子也能下手打!大法弟子被恶警打得头破血流,到处都是恶警的叫骂声。我万万没有想到,在中国人民的首都北京,警察竟然象土匪一样,整天在报纸上、电视上宣传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保护人民的警察,却是一群如此流氓狠毒的恶狼!看到这残酷的场面,很多人都流泪了,中国的人民警察毒打修真善忍的好人,面对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好人,他们也能下手打,真是太狠毒了!我们忍住了眼泪,大家一起背《论语》,这洪大慈悲的声音在宇宙空间中回荡着,震撼着宇宙空间。在洪大慈悲的声音中,恶警停止了对大法弟子的折磨和毒打。

1999年10月28日,在天安门公安分局里被抓的大法弟子中,有七十多岁的老人,也有在妈妈怀里的只有几个月大的婴儿;有国家干部,有大学教授,有军官,有警官,有工程师,有大学老师,有中学老师,有小学老师,有清华大学的学生,有北大的学生,有山东及其它地区的大学生,有医生,有工人,有农民,大家从全国各地来北京证实法。在填写个人身份时,大家互相切磋了一下,大家一致同意把我们的职称身份填写上,叫他们知道我们是有思想,有知识,有辨别能力的人,是不会被蒙蔽和欺骗的人。我们是修炼真善忍的,是做最好的人的。可是在今天,好人却被迫害,被关入监狱,大法遭到诬蔑,师父被诽谤,世人被蒙蔽,为了证实伟大的师父和大法是清白的,我们大法弟子从全国各地来到北京,目地只有一个: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电视里演的都是假的。大法弟子都是最好的见证人。可是江氏邪恶势力不让我们讲真象,反而迫害大法弟子,在人类的历史上写下了最残酷的、最血腥的一页。

中午时分恶警把我们大法弟子强行押到丰台体育馆,当我们从天安门公安分局屋里出来时,刚到院子里,恶警开始搜身,有一个女同修身上有《转法轮》,搜身时被恶警发现,十几个恶警把女同修按在地上以流氓的行为搜身,同修为了保护书死死拼命的把住书不放,恶警就狠毒的打她。同修也被打的遍身是伤。我们被送到丰台体育馆时,看见体育馆的墙上写着全国各地的地名,大法弟子被按省市分开坐在泥地上。当时北京天空发黄,下着小雨,风很大,警察穿着大衣还冻的够呛,大法弟子穿着单衣服坐在泥地上,不给吃不给喝,一直到半夜,才让各地来接人。我和其他同修在半夜时分被我们当地驻京警察押往驻京驻地。

当时驻京驻地已经关押了一些大法弟子,她们都被铐在椅子上。我们一去,恶警就对我们搜身,抢去我们随身带的钱和物。不仅如此,恶警在搜身时非常下流无耻,在身上到处乱摸。搜完身恶警用手铐把我们几个大法弟子一个连一个铐在一起,叫我们躺在水泥地上,手只要一动,铐子就勒入肉里。第二天恶警说我们住一宿100元床费,睡在水泥地上要床费,真是无理至极!并拿抢我们的钱叫我们请客,在回来的路上,吃的、用的和路费都叫我们拿。

回到丹东后恶警立即把我们关入看守所,第二天同修被恶警毒打,之后又被吊在窗框上、门上,用三角带,竹板毒打,并用电棍电击,男恶警把女大法弟子的裤子扒下来,狠毒的抽打,臀部被打成黑紫色,同修被打的遍体鳞伤、皮开肉绽、死去活来,坐不能坐,躺不能躺,鲜血湿透了裤子粘在肉上都分不开了。即使这样恶警还不罢休,不但给一些同修戴重刑具,手和脚铐在一起,不能睡觉,不能直腰,不能上厕所,还逼同修干重活,被恶警毒打过的每一位同修腰部都有挫伤,身上的肉都变成黑紫色,狱医还用碘酒往大法弟子的伤口上擦,有的同修都痛死过去。这是看守所里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从看守所出来,恶警到单位要了2000元,说是去北京的路费。这样加上我和同修被抢去的钱,合计一万多元钱,这是恶警利用职权,明抢我们的钱。我上班后单位扣我的工资,造成我生活困难。我又两次去北京上访,又被邪恶绑架到看守所迫害。从看守所出来,我被单位开除了,不让上班。我就一边打工一边向世人讲真象,告诉人们我学了法轮功什么病都好了,现在电视里都是造谣,我师父是来救人的,因为现在社会上的人为钱什么坏事都干,人心都变坏了,师父教我们做好人,如果都修炼法轮大法,自己管自己,人的道德就回升了,就不会做坏事了。很多人听了都觉得有道理。我和同修一起把真象传单送到每一户人家,让他们明白真象。

在我们讲真象过程中,也很难,有的人接收,有的人根本不接,反而还报警。有时刚发完真象资料就被人报警给抓走了。我们在发真象资料时,也经常产生怕心,有时腿也不好使,心跳加速,我们就背《洪吟》中的《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还有《助法》“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协吾转法轮,法成天地行。”就这样我们的怕心就渐渐的少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走过了一户又一户,每天都把一些真象资料送到世人家。有一次同修刚放下真象资料,就被人拿起从窗户给丢出来了,同修还没有来得及捡起来,就被过路的人捡去了,有人问哪里来的,他说是天上掉下来的,并高兴的拿走了。我们大家讲真象为了让更多的人得救,我们不仅在本地做,还一起写信邮寄,让真象传遍全国各地,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大法是教人向善,师父是来救人的,所以我们大家不停的做,不停的讲真象。

转眼三个月过去了,单位又通知我回去办手续,我就回到单位,领导说你炼法轮功不要工作就办手续解除公职,我对领导说这是你们迫害我不让我上班,并不是我不要工作,我炼法轮功身体好,在工作中兢兢业业没有出过差错,你们为何不让我上班,你开除我,你们得负责任。单位负责人逼我签字解除公职,我当时心里也很难过,工作了这么多年了,却因炼功做好人被开除,领导叫我选择,上班就不能炼法轮功,炼法轮功就不能上班,我当时脑海中只有一念:我为了证实大法,可以放弃一切,不让上班我可以打工,我也不能放弃大法,我就在给我准备好的表格上签字后就离开了单位,继续做我应该做的事。可是第二天单位领导又来电话通知我上班,因为他们到有关部门去办开除我的手续,上面不批,单位没有权力解除我的公职,所以单位负责人又通知我上班,说我要是不去上班算自动退职,这样我又回单位上班。上了一个月零20天班后,在2000年10月22日我又被绑架,被关入看守所迫害,在看守所我被关押了40多天后,被非法判教养三年,于2000年12月6日被恶警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迫害。

(四)跌倒了、爬起来

邪恶的马三家教养院,是我终生悔恨和痛苦的地方,我在那魔窟里跌到了,留下了我终生的遗憾和永远洗不净的污点。当我被绑架到马三家教养院女二所时就象入了魔窟一样,邪恶的警察和邪悟的人,象魔鬼一样围上来,她们没有理智的胡说八道,诬蔑师父与大法,恶警整天播放诬蔑大法的录像,让读诬蔑大法和师父的文章。邪悟的人对大法断章取义的胡说做我的所谓转化,叫我放弃修炼,不转化的不让睡觉,不听她们讲就又打又骂。她们这样迫害我,迫害其他的同修,有的同修不转化邪悟的人就打她们,有的脸上被打成黑色,有的被打的住院了,有的被打残了,有的被逼疯了。在马三家那魔窟里,大法弟子受尽了折磨。我在邪恶的逼迫下,看到邪恶的人这样诬蔑大法,我的精神崩溃了,我不能听她们这样说话,就有一念:我得逃出去。

在马三家那魔窟里只要念一不正马上就会被邪恶钻空子。在邪恶的逼迫下我处于焦虑无助和不安之中,由于学法不深的原因,看到这些人的表现我的心在颤抖着,感到这些人可怕,邪悟的人逼我背叛师父,背叛大法,每天逼我写“三书”。为了离开马三家,我违心的假转化。当邪悟的人叫我写“三书”时,我的头脑一片空白,我只是流泪,什么也写不出来,拿笔的手在颤抖着,头痛恶心,几天坐在那里写不出来。后来有人拿来别人写好的叫我抄,我只有绕弯写完交了。可是邪恶的队长看后说我没有放弃,三天两头给我出难题,使我的精神绷得紧紧的,真是度日如年,每天晚上趴在被子里哭。在马三家魔窟里不长时间头发就白了,精神压力很大。

在马三家魔窟里,邪恶每天都叫大法弟子做有毒的手工劳动,听邪恶的广播,看邪恶的造谣录像。三天两头有人去参观,还有去采访的,有时被点名出去签什么万人字,还经常出外到地里拔草,干一些农活。有的不转化的同修邪恶一宿一宿的不让睡觉,白天还得干活。马三家里的邪恶就是这样迫害大法弟子的,有多少大法学员被迫害的失去理智掉下去了。我由于学法不深没有打下坚实的基础,在我的一念之差中,被自己的执著带动,在邪恶的逼迫下,完全动用了人心来开脱自己。当我明白时我已经把自己害惨了,已经犯下不可弥补的过错。

后来我使自己静下心来,坚持每天背《论语》和《洪吟》,背一些能背下来的经文,这样我的头脑逐渐的清醒,认识到我的转化就是向邪恶妥协,是对大法犯罪了,出卖了自己的人格与灵魂,做了违背良心的事,对不起造就我全新生命的师父。我就在心里想我不能错下去了,我要归正我自己,这里不是我待的地方我得出去。此后,我尽量使自己保持清醒,邪恶的队长叫我去做别人的转化工作,我就说我学法不好,什么也记不住,脑袋里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学会,邪恶的队长就叫我去跟邪悟的人学,让我去听邪悟的人讲的歪理和骗人的鬼话,我不听邪恶的人讲,就说我有问题。一有被绑架来的大法弟子,就叫我去学邪悟的人怎么做转化的。我去了我也不听她们胡说八道,我就背论语,她们讲什么我也听不见。后来邪恶的队长叫室长让我去做别人的转化,我就跟室长说我不会做别人的思想转化的,我认为法轮大法是宇宙的法,是不能这样拿出来讲的,这样是不行的。室长说你这样讲你不想回家了,叫队长知道你就别想回家了。我说我就是这样想的,我也决不会去做别人的思想工作。当时室长听我讲的有道理就没有强迫我。从那以后在也没有人叫我做这种事了,一直到我离开马三家都没有做那样的事。

从这件事我认识到我们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我们自己说了算,一切都是自己的心造成的,自己本身有执著,想逃避过关,想快些离开魔窟顺水推舟的接受邪恶欺骗自己,就是给大法抹黑,给自己的修炼道路抹黑。当我认识到这一点时,我就和我谈得来的同修交流想法,每当有人要出去时,我就告诉她们回家后一定要把《转法轮》从头到尾看一下,对照自己就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有的赞同,有的不理解,说在马三家已经到头了,修炼结束了,修心性就行了,还指责我。很多人回家后看了师父的经文和《转法轮》,都明白了,很快回到正法中来。当我从马三家回来后,她们都打电话告诉我她们已经从新回到大法中来了。

从马三家回来后,我从新回到正法中来,同时声明我在马三家所写的“三书”和不符合大法弟子身份的言行全部作废。我反复学法,认识到我在邪恶的迫害中没有做好,犯下不可饶恕的过错,在修炼人与邪恶的较量中,我被邪恶吓倒了,在执著心的驱使下完全用了人心,符合了邪恶。回想一下我真是无地自容,万分痛苦与悔恨。我所犯的不是一般的过错,这是人与神的区别。由于我对人的根本执著,为了开脱自己,顺水推舟接受邪悟,就是向邪恶妥协,在人中也是不好的行为。那么在神的眼里看也是最肮脏的。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在邪恶迫害中证实法,坚定不移的做一个维护大法的维护者,可是我由于人心的执著,放弃了自己的责任,反而掉下去了,使我失去了提高与升华的机会,当认识到这一点后,我决心好好学法,再也不能在做错了,一定做好师父教的三件伟大的事情,在教训中认识上来,走好、走正正法修炼的路。

经历了人世间最邪恶的迫害,我虽然走了弯路,但我的心没有变,我更加成熟了,时刻查找自己的不足,挖出自己的根本执著,去掉不好的一切,在学法中更加精進。当我的认识提高上来后,面前的一切都发生了变化,过去我失去的都回来了。我从马三家回来以后,我爱人通过打官司,把房子要回来了,我又回到原来的房子住,这样一来我又有了很好的环境修炼了。当我从新走上正法路时,因家人在我几次被绑架时都跟着担惊受怕、提心吊胆的,所以看着我不让我随便出门,我就先和家人讲真象,告诉家人我是被迫害者,我学了大法身体健康,我的生命是我师父给的,现在师父被诽谤,大法被诽谤,我怎么能视而不见呢?怎么能不去说句公道话呢?怎么能不去讲真象呢?假如你的父亲叫人诽谤了,你能不管吗?师父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一定要讲真象。我家人看我说得真诚,就再也不管我了。丈夫也常告诉他的朋友:“法轮大法好,我爱人病全部都好了,你们也学吧!”他再也不反对我了。我从身边做起,告诉亲朋好友记住“法轮大法好”,给我的邻居讲真象,唤醒他们对大法的正念。

有一天邻居来我家,问我说:“你回来了,你看你多不值呀,炼法轮功都炼到监狱里去了,国家不让炼就不炼吧,非得跟国家对着干,多傻呀,你们师父都不管你们了,你们这些人真傻呀!”我真诚向他讲真象,我说你错了,我不是修入监狱,我是被江氏一伙邪恶势力利用手中的权力把我绑架入监狱的,我炼功健身,身心健康哪里来的错呢?邻居又说电视演你们炼法轮功不管家,不管孩子,还杀人呢!我说你又错了,我没有不管家,师父叫我做好人,做更好的人,我怎么能不管家和孩子呢!是江氏一伙邪恶的人不让,反而指使公安恶警绑架我,把我关入监狱,是江泽民迫害法轮功,诬蔑大法和我们的师父,所以我们大法弟子才站出来讲真象。电视演的都是造谣,我们炼功人不杀生,更不能杀人这是欺骗人的,是陷害法轮功的。在我耐心的解释下邻居明白了,再也不说大法不好的话了,还说你们师父真了不起,教了这么多弟子,都上北京上访,真行!以后我也跟你学法轮功。

2001年12月的一晚,我的一个在看守所工作的警察朋友给我来了一个电话,说她腿疼的受不了,叫我帮她。我问她你没去医院治吗?她说去了不好使,检查不出病,腿就是痛的要死了。我说那我怎么帮你呢?她不好意思的说了实话:今天大法弟子在监狱里炼功,领导看见说她没管好,她受了训生气,就去监里用腿踢打那名大法弟子,打完后她的腿就痛的受不了。我一听明白了,因为她打大法弟子,这是现世现报。我以前和她讲过真象,她不反对大法,平时很同情大法弟子的遭遇,这次因为挨了训就什么都忘了,就打了大法弟子,现在叫我帮她,我就和她说:“你自己向我师父悔过吧,求我师父救你吧,别人谁也帮不了你。”她一听很害怕,说你一定要帮我向你的师父求个情饶了我吧。我说好,你悔过吧。然后她就喊:李洪志大师救我,我再也不敢打大法弟子了。她说她求师父是很诚心的。我放下电话后正好是发正念时间,我就开始发正念,在无意识中我动了一念,求师父帮帮我的朋友,这一念一出我就想:不能这样做,人自己做的要让她自己去还,我动一念就形成物质了,我就得承受。这一念一出我就真的替她承受了,我的鼻子流出黄脓的水,这时我马上认识到错了,我就喊:“师父我错了,我这是一个情,我动了常人的情了,用慈悲不能用情,我不能替她承受,我要让她自己悔过,让她以后不再做坏事,我知道我错了,求师父饶恕我吧!”我发完正念就睡觉了,也没有在意所发生的事。可是第二天早上无意之中看见我的脚脖子全黑了,脚趾盖全是黑紫色。就想这是怎么了呢?后来一下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明白了这是我的一念造成的恶果。我由于自己被情带动没有用大法的标准去做,完全用了人心,被情带动,被邪恶迫害了。后来我还通过这件事去她家向她讲真象,让她看看她对大法弟子造的业。她因为腿痛已经知道错了,再看到我身上的一切,她跟我说她信师父,信大法,再也不会那样做了。经历过这件事后,她经常帮大法弟子做一些事情。

经历了这几年邪恶的残酷的迫害,为了救度更多的众生,我和同修一起汇总了这些年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大家齐心协力,把真象写出来,揭露邪恶的迫害,向本地的父老乡亲讲清真象。从99年7.20至今,大法弟子一直在被迫害中,有被打死的,有被打伤的,有被非法关押,有被教养,有被判刑,有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有家破人亡的。当大法弟子把整个迫害真象揭露出来后,人们不相信这些真象是真的,不相信会有这么残酷的国家和这么残忍的人民警察。大法弟子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真象,唤醒世人对大法的正念,不被历史所淘汰,不管是寒风刺骨,还是烈日当头,不管是大雪纷纷,还是阴天下雨,都坚持向世人讲真象。在揭露邪恶迫害中,大法弟子整体协调得非常好,虽然有的同修被逼的无家可归,处在很苦的情况下,但是同修都不顾自己的安危冷暖,坚持做讲真象救度众生的伟大事情。在同修讲真象中很多人醒悟,很多人明白了真象,很多人得法。师父给我们的历史使命就是救度更多的众生。让我们一起切磋,查找不足,摆正正法与个人的关系,整体提高,使我们救度众生的力量更为强大。

师父在《2004年复活节在纽约法会讲法》中说:“要珍惜,一定要珍惜你们走过的路。只有珍惜自己走过的这些路,大家才能走好以后的路。剩下的路不长了,把它走得更好、做得更正吧。”为了不辜负师父的教诲,我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伟大的事情: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象。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