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改变了“为私为我”的旧我


【明慧网2005年1月23日】自明慧举办大陆首届大法弟子心得交流会以来,我几次拿起笔想写,可又把笔放下。看到同修在证实法中的坚定,维护法的凛然,在艰难中的大忍,在法理中的升华,一篇篇修炼体会,敲打着我的灵魂,冲刷着我骨子里为私的观念。有时使我震撼,有时使我泪流满面,使我也有了一次次的提高。感谢明慧设立了这么一块园地,感谢师尊给予大法弟子的洪大慈悲。

一、大法神奇的体验

我是98年7月得法,是师尊把我“拉進”大法中来的。97年我得了严重的失眠症,隔天不能成眠。能睡着觉的晚上,也成夜做梦,常常梦到死去人的可怕面孔,梦到坟地里的招魂幡在阴风中呼呼作响。那段时间里,除了看病就是吃药。西药一瓶一瓶的买,中药一袋子一袋子的抓,到处找偏方,休息时,到数百里外的村庄找祖传医生,医治这条路走不通了,开始求民间的所谓“先生”(有附体的人),后又找过一个“修好”的七十多岁的老头,给清理房子。无论怎样,就是没有效果,反而还越来越重。由于长时间失眠,身心虚弱,又添了血压高、血脂稠的毛病。岁数不大,整天这样,心里灰暗,时常心里伴有不好的念头。当时,只有一念,只要能睡好觉,叫我怎么着都行。在这期间,爱人从老家学了法轮功,回到单位,和单位几个职工炼了起来,记得爱人有时晚上去看录像(师父讲法),回来晚了,还怨恨她,怨恨她不关心体贴自己。多么肮脏、自私、可怕的自我呀。一天晚上,正在为睡不着怎么办犯愁呢,爱人说:“你看看《转法轮》吧,或许对你睡觉有好处。”我躺着看起来,一会儿竟呼呼睡着了。酣睡了一晚上,第二天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事实!由于治病的心,我也“修”了起来。就这样,一直持续了二十多天,一直睡眠很好。在这二十多天里,通过学法,我对法也有了一些感性认识。突然,一天不能睡了,可这一下几天睡不着,我知道这是在消业。睡不着我就整夜看大法,当时只知道看书,就能睡着。在爱人帮助下,第一次消业很快就过去了。可令我惊奇的是,我一连几天没睡觉,可我照常备课、上课,几乎没有什么影响(我早对药失去了信心)。学法炼功几个月后,明明白白的祛病过程神奇的出现了:一天下午5点来钟我炼静功,(单盘腿还翘的很高),打开录音机,刚把腿盘上去,感觉自己的整个头都胀大起来,有点麻木。整个头皮、耳朵边、脖子、舌头根处都象电疗的电针一样,随着炼功的音乐快节奏的扎了起来,一直持续到炼完静功。第二天,第三天还是这样,第四天这种现象才没有了。从那以后,我的失眠彻底的好了。

第二件事是98年八月十五,我必须回老家去看姨母,姨母60多岁,几个月前得脑血栓落下了半身不遂。去姨母家路途偏僻不方便(140里地)。我得先坐长途车回县城,然后骑车回老家,再骑自行车去二十里外的姨母家。计划好了,可在十三的晚上,由于吃了一块坏了的月饼,发现后一念:拉肚子怎么办?由于自己人的思维,马上就拉了起来,一晚上拉了十来次,几乎没怎么睡觉。第二天一早,我还是决意要回老家。心生一念:七八点钟不拉,就坐车回去。坐了两个钟头的车,在县城骑自行车回家,到家上午11点左右,没拉肚子,可刚回到家一放自行车,拉得更厉害了,一下午一晚上拉了十几次(家人怕我脱水,要我吃药,可我心一点没动,真得没有“病”的概念),天亮前才睡了一会,早上吃不下饭,就骑自行车去姨母家了。到姨母家老人总是哭,为了不给老人添麻烦,十一点多,我就骑自行车往家返。就这样完成了这次行程。事后想到,自己拉了无数次,两晚没睡好觉,又几乎没吃什么东西,可自己不但什么事也没有,还浑身是劲!大法的神奇又一次震撼了我。通过这件事,我后来体悟到:只要你的心符合了法的要求,师父什么都能给你做。

二、自己的迷茫

在江××迫害法轮功前,我参加了单位炼功点学法,炼功。当时由于学法不深,不知道大法的内涵,只知道大法非常非常的好,教人向善,对社会各方面都有莫大的好处,比一个共产党员做的要好多了(因我也是一名党员,多年执著共产党好)。在北京4-25事件后,自己一直坚持在外面炼功,无论单位领导和党小组的人怎么劝阻。我当时的基点是:这么好的大法,于国于民有这么大的好处,当权者怎么会镇压呢?通过学法,知道这么大的法,怎么能被人破坏呢?可这人类最可耻的事情真的在中国发生了!由于自己学法不深,处于迷茫,多年来形成的自我保护观念,顺着单位“学习班”的“大气候”,自己也表态不炼了。每个人让写发言稿,在发言中,我泣不成声,这么好的功法不让炼了,做好人还有罪,还得悔过,还得检讨……

三、“为私为我”的我

7.20后,炼功的环境没有了,由于自己的心性,学法不深,连想也没想过自己要去北京证实大法,只自己在家偷偷的“炼”,还以为自己在“学习班”的发言中,主要说了自己的受益,而对于大法认识只是在报纸上抄了几句无关紧要的话,碰到单位关系较好的人,也说电视造谣骗人,还自以为自己不错的。想想自己,自己在大法中得到了那么多好处,而大法与师父遭到诬陷时,自己却为了保全自己躲在家里,这是多么自私呀!爱人当时比较精進,经常和功友们联系。她们经常谈到:你怕被抓吗?你怕坐牢吗?想到上初中的女儿,使自己保护自己的思想更加重了。2000年七月份,爱人因去复印大法资料,被恶人举报,被非法抓進拘留所。当时有朋友从拘留所传过话来说要判刑,我自己也同意托人让爱人出来。老家来人后,家人逼她写个认识,我还和他们一起去向警察要纸(警察没给)。在爱人遭到迫害时,我没有从法上帮助她,共同抵制邪恶,还从自我出发,实实在在的当了一把“魔”。师父为了宇宙的众生,从宇宙之外一层一层走下来,为宇宙众生几乎耗進了一切,把我们从地狱里捞出来,从灵魂深处把我们洗净,从善的一面启悟着我们的本性,只要我们做到了一点,师父就会肯定我们,鼓励我们……而自己还那么不悟,固守着千百年来骨子里的“自我”,每当想起这些,泪水就不自觉的淌了下来。

四、师父慈悲点化

爱人从拘留所出来,遭到单位里的一些迫害,特别是天安门自焚出来,单位对爱人的迫害更加重了,先是离岗,后是不转化开除。在“转化”的单位中上层所有领导的会议上,我理智的向他们讲了法轮功是教人做好人的,教人做怎样的好人,在举例中,所有人都静静的听着,那时我体会到正的可以正一切不正的。加之女儿不做诬蔑法轮功的考试题,也遭到了巨大的压力,但是我们靠正念走了过来。这段时间也做一些真象资料,也出去撒传单,但是那时先考虑“安全”。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许多人在炼抱轮,从天上到地上,各层次的人都有,自己在哪,在地上的一个厕所旁边。醒来后想了很多,自己也在问自己,自己是一个大法弟子吗?师父的点化,使我从一个人的状态才向一修炼人转变。

师父的第二次点化,03年7-20前后,正法的形势已有了根本的转变,整个县揭露当地邪恶、讲清真象也做的比较好。傍晚接到明天开法会的通知。当时心里就又考虑“安全”了,在这敏感日子,开法会是不是不妥,出现问题,大法受到损失怎么办?开始用大法来掩盖自己的怕心。夜十一点来钟,家属院的门卫处停了一辆公安的“大众”车,这更加大了我心里的“安全”,当即决定明天法会不参加了。夜里,做了一个梦,好多好多大法弟子去做一件最重要的大事,做完回来,每个大法弟子都亲自在一个大牌子上写上自己的名字,名字已经差不多快写满了,自己没做,自然没有。醒来悟到自己的顾虑是“怕”,没有一个大法弟子的正念,没有站在法的基点上去思考,认识到了决定去参加法会。在法会强大的场作用下,几次热流通透全身……

五、背法的收益

明慧网上同修体会的启悟下,我也开始了背法。近几个月的时间才背了第一遍(我背过一段,就背下一段),工作之余,有时一天背几段,有时背几页。不论工作多忙,我必须把背法的事做完。为什么背法,就是要把法背过,把法印在脑子里,溶化在自己的每一个细胞里。时刻能想起法,时时能用法对照自己,才能时时事事找到自己的执著,修去它,最后完全同化法。在背法的时候,有的时候感觉全身真的和法溶在了一起了,从心底里体悟到师父要我们“学法,学法,学法,学法呀。”的苦心。“缘已结,法在修,多看书,圆满近。”(《洪吟》)“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我们修炼人的正念正行不是在法中产生的吗?我们的一切的一切不都来源于法吗?有些人不坚定,邪悟,不都是由于没学好法吗?我深深的体悟到:学不好法,是很难在这恐怖、艰难的环境中走过来的。有一次背法中,我感到大法无比的庞大,象一个巨大无比的大球体,而江××和几个公安的小丑及一辆警车显得非常非常渺小,简直无法成比例,真象蚂蚁撼大树一样,不自量力。

六、做好三件事,时时事事修自己

在看同修的体会时,有时泪流不止。同修大善大忍也一次一次洗涤着我的心灵,冲刷着我心里的污泥浊水。在同修的心得中,我学会了向内找,时时事事都有自己提高心性的机会。一次,一个同修说:“修成修不成还不知道呢。”当时我们進行了简短的交流,事后我想,自己对法百分之百坚定吗?自己做事有多少在法上呢?在修炼中,我觉得自己的包容量逐渐增大了。有一次,一个同修误会了自己,自己想第二天找她去解释,可晚上我想:我为什么要解释呢?不是想证实自己好吗?这不是为己为私吗?想这都是心性低的表现。后同修又提及此事,我的心真的放下了。师父教导我们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是没有条件的,何况同修之间呢。在修炼中我自己体悟到:做到精進,就是时时事事,一点一滴我们都得向内去找,我们的心性才能提高,一切照法去做,正念正行。师尊在《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个人解脱不是修炼的目地,救度众生才是你们来时的大愿与正法中历史赋予你们的责任和使命,因此大量的众生也就成了你们救度的对象。”其实,我们在讲清真象时,完全是为了他人,救度他人,做这神圣的事情的同时,不也是去自己为我为私的过程吗?

记得有一次,我和爱人骑自行车去农村讲真象,,我们刚做第一份传单时,天就下起了大雨,整个天阴云密布,天黑的厉害。可我们一点退缩的念头也没有。我们在大雨中做完一百多份传单,几十个小册子,十几个真象标语。我们淌着水把真象资料放在一家一户的大门里,自行车带着人竟走了几个村,车子却没有粘上多少泥。只要是你的心到位了,师父什么都能为弟子做。

看到师父《也棒喝》经文,真的从心里为没有走出来的大法学员着急,同修啊,在这佛恩浩荡下,我们还在观望,会失去这万古机缘的。同修啊,相信自己,一切会做的更好。想起我开始做讲真象的第一件事:写信。想明天去发信,可总感觉有人在时时盯着自己,信还没发,竟怕的一晚没睡好觉。心一坚定,怎样我也得把信发出去。慢慢的在法中自己也坚定起来了,也能面对面的讲清真象了,没有什么可怕的,因为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是为世人能够得救,是完全为了他人的,是无私无我的。有师在,有法在,我们是一座巍然屹立的大山,谁也动不了我们,谁也不敢动我们……

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