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老人修炼的路上从新做好


【明慧网2005年1月13日】我是四川航天职业技术学院的退休职工,80岁,过去在单位是有名的老病号,心脏病、气管炎、神经官能症等病痛长期折磨着我,特别是整夜失眠,必须依靠大剂量的安眠药才能短暂入睡。

1996年我有幸成为李洪志老师的大法弟子,得法第二天我就没用安眠药而安然入睡。大法的神奇让我坚定了必修的决心,每天都坚持和同修一起学法炼功,渐渐的心脏病消失了,气管炎也没有了。是师父教我“真、善、忍”,是大法使我成了身心健康的人。为了救度我,师父为我承受,用洪大慈悲为我净化身体,我只有努力提高心性,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助师正法,勇猛精進,直到功成圆满,才对得起师父。

从99年7.20开始,邪恶之首利用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学员,宣传喉舌大肆造谣诬蔑法轮大法和我的恩师,广大民众被蒙蔽,一种要向世人讲清真象的冲动油然而生。到了2001年6月师父发表经文《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告诫我们:“大法弟子不能做到维护大法的作用是无法圆满的,因为你们与过去和将来的修炼都不同,大法弟子的伟大就在于此。”更坚定我向世人讲清真象的决心,一天不讲心里就难受。

在做讲清真象的过程中,因为自身有漏,几年来多次被抓,七進七出拘留所、洗脑班。2001年把我的退休工资扣留了,只发250元生活费。不论它们怎样迫害,我证实法、讲真象救度世人的决心丝毫没改变。

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我体会到了如果没有师父带我们,呵护我们,我们根本修不成。有一次,邪恶把我抓進洗脑班,毒打和威逼不能动摇我的心。它们就骗我:你看你在这长期关押,不能学法,不能炼功,不能去发传单。你在这里的申明上签了字,就可以出去做你的事。一念之差走偏了,我配合了邪恶,违心的在三书上签了字,给自己的修炼、也给大法抹了黑。

学法后知道错了,十分痛悔。2004年秋天,我在发真象资料时再次被抓。这时,我就拿定主意,绝不配合邪恶,而且还要给他们讲真象。不让炼功我偏要炼,它们的谎言我不听,只顾讲我们的真象。一个姓何的负责洗脑的人对我醒悟大为光火,威胁要开除我女儿的工作,开除我孙女的学籍。我回答: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们走正道,做好人,不怕威胁。他恼羞成怒,穿着皮鞋猛踢我的小腿骨。一个壮汉穿皮鞋踢我这个老太婆,如果是常人,肯定会骨折,可是我却没事一样,师父在保护我呢!可能他被反弹的力伤了脚,以后再也没有在洗脑班见到此人。

还有一个叫徐德才的转化人员对我搞“转化”时,我对他说:“我不会听你们的谎话,去年上了当,今年再不会上当,真正的大法弟子永远不会被你们转化。我就是要修炼法轮大法,师父给我净化身体,使我从病魔中解脱出来,师父教我按照“真、善、忍”提高心性、做好人,如果被转化,岂不是好人不当,当邪恶?!”

徐德才气急败坏打我耳光,我不觉得疼,只是过后脸有些发红。他此后却不敢找我的麻烦了,他遭了报应。

它们看看“转化”不了,就把我送到新津洗脑班。当天做体检,查出我心跳过速,血压升高到200/120,新津洗脑班不敢收,把我放回来。这是由于自己正念正行,在师父保护下堂堂正正闯出洗脑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