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苦、再难,我一定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


【明慧网2005年1月9日】我是1998年夏经朋友介绍听到法轮功的。我的性格是不轻易相信什么。

我从小身体不好,虽一直有人疼爱,可也帮不了我。长大后,病越来越多。得法前患有子宫瘤、严重胃病(胃随时有癌变的可能)、低血压、低血糖、贫血、风湿、头晕、偏头痛、血小板减少、大便隐血、严重肾病、腰痛、尿道炎、盆腔炎等。十几种疾病长期缠身,成了医院的常客。什么方都用过,却也无济于事,病痛的折磨使我丧失了信心,虽有丰厚的物质条件,稳定的工作,可我整日都在想:为什么我不能象别人一样有健康的身体,正常的生活呢?在单位领导再三的劝说下提前10年办了病退。

我是在病床上开始看《转法轮》的。当看到第二页“这样的事情机会不多,我也不会老是这样传下去,我觉得能够直接听到我传功讲法的人,我说真是……。”看到省略号这里我震惊了,立即坐了起来,我一直往下看着,心想:真的象书中讲的这样吗?如果是真的,我就做下去。一口气看完了这本宝书,我知道他能救我。这是我在常人中穷尽一生、努力争取也得不到的,这就是我要找的。

可当时也不完全相信,学法也不精進,也没和同修接触。

1999年7月22日,吃过午饭,按习惯应该午休,忽看电视中播放“重要新闻”,不知怎的我一阵难受,心里一酸,泪水流了下来,而我平时很少流泪。紧接着就放了“共产党员、共青团员不准炼法轮功……”

看完,一位亲戚打电话问我有什么看法。我说:“电视上放的全是假的,你只要看一遍《转法轮》就知道电视中说的是假的。”在铺天盖地的邪恶的邪恶宣传下,电视、电台、报纸全是法轮功问题,上访的学员被抓、被打、被判刑、劳教、被关押、被开除、被抄家。我也思考过,但我内心里相信师父,并知道法轮功是好的,但在众人面前不敢公开说,也没有人知道我是炼功人,只是在家看《转法轮》、《大圆满法》。

2000年6月,我得到了师父的经文《心自明》,是手抄的,当时有个人问:“这可是李洪志师父写的?”我说:“是的”。我又震惊了,如同见到了师父。我很快背了下来,我比以前精進了。都是师父的慈悲安排,我虽不与任何炼功人接触,可我什么经文都得到了,都是不相识的人以不同的方式让我看到的、给我的。我又抄写、复写送与别人,有时也对熟人说法轮功好,逐渐接触了同修。

由于我家庭环境不同,一开始我爱人就给我设关设难,不让我去听师父讲法录音,还无缘无故的第一次打了我,我没骂他,也没还手。2000年底,我与爱人关系搞得很紧张,当时还不悟,与同修切磋,他说:“你要多学法,功也得炼。”我悟到与师父的要求差远了,我学法多了,不与爱人生气了。我无怨无恨,一切从法中悟,向内找,学法也多了,也做证实法的事,我的身体越来越好,从得法后没吃过一粒药,但是知道我炼法轮功的人很少。2002年4月8日,由于一大法弟子家人的举报,和我经常在一起的同修被非法抓捕了。邪恶多次找我一直没找到,见了我他们不认识,我听到抓我的人在我家屋旁说我的事,一直找了大半年。

那一段时间,我伤心极了,昔日相处的同修在受难,他们象我真正的亲人,我只有多学法,多做讲真象的事,我想邪恶没找到我,是师父看我可以做洪法讲真象的事,我不能求人间的安逸,我要利用我的有利条件继续理智的大量的做讲真象的事。也没吃好,也没睡好,也不考虑身体状况了,可奇迹出现了。4月初六夜里,做了一个梦,非常清楚真切,师父站在我左前方,微笑着,没说话,把我十几年的子宫瘤一下拿下去了,也不疼,只觉得嘟噜掉了。我白天根本没有想过这事,好象把瘤子的事都忘了。醒来后,我泪水下来了,又一想是梦,一摸疙瘩是没有了,几天后,下身又流了一些浅红色、淡黄色、菜绿色不同颜色的水,有规律的象月经一样。三个月以后就什么都没有了。我感谢师父。本来医生几次要给我做手术的,直径有2.8CM的子宫瘤就这样消失了。

我学法更精進了。家人说,我学这功对他们前途有影响,我随时可能被抓。我说,人要有良心,我认准的路就要走下去。

2002年12月31日早晨,国安局一帮十几人由我爱人开大门,闯入我家,進行几个小时的搜查、抄家。它们把我全身搜光,蒙上我的眼睛,四人拖着把我拖到一个秘密的小屋里审问。我后来听他们说他们认为我是重要人物,与资料点有关。邪恶真是高抬我了。看我的人两男两女,其中两人是科长,24小时不少于两人看守,连上厕所都要站在我身边,审问我:“你认识某某某?”,“我不认识。”我回答。2003年元月2日晚,一位姓夏的说我不交代问题就给我戴手铐,我笑了。他问,你这老太婆为什么笑?我说:“我笑你们,这铐是给我这样的好人戴的吗?你的手不软吗?你要记住这一天,我也记住这一天,我为了炼法轮功做好人你给我戴手铐。”他说:“我们也听说了,也知道你是好人,没办法,我给你戴松点,再不给你戴我们也交不了差。”

我一直绝食抗议,邪恶的迫害在升级,在变化花招。我什么也没交代。我抽空跟他们搭话,讲我身体的变化,学法后如何做更好的人。其实他们心里也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第五天又来了一个“领导”,恶狠狠的说:“她是重要人物,明天给她灌食,她不说就判她3-5年。”晚上,我家亲戚来了4、5个,爱人第二天就提出离婚。几个亲戚跪下,要我写不炼了,还放声大哭,有的休克了,说没有找到我之前她们没吃一口饭。亲叔叔自带的茶杯水往我嘴里倒,我喝了几口,吃了妹妹亲手包的包子,他们一直跪着不起,说是只要我写不炼,立即带我回家,不写明天就送劳教判刑。他们一直这么跪着,我为了亲情,流泪了,关没过好,痛哭了一大场,违心的写了不炼,没说其他的任何人和事。

夜里做了一个梦,几个披头散发的鬼在我跟前,一个碗口粗的钢丝绳把我从一列车上提起来摔下,来回摔多次,使劲拧,终于钢丝断了,我离开了这列车,然后从西北方来了一个男的不到50岁,脚踏着一块带有轮子的铁板,从铁轨上向我划来,没说话。我一醒,知道是点化我,我已经掉了层次,更对不起师父。

第二天,我被送到了外县看守所非法关押,由四个人看着,给我戴上手铐,说我是重点人物、要严、要狠。后来我听说我亲戚到国安局办公地点大骂一场:“你们是骗子!”。听说从我家里搜走了几万元亲戚放在我处的存折。

看守所真是人间地狱。我身体虚弱,每天做着超负荷的劳动。在号里,被关押的其他犯人有外省的有内地的,各种年龄都有,他们当中有相当一部分人从来没有听说过法轮功。我用自己的言行证明法轮功好、师父好。每天背《论语》,背经文,向他们讲真象。我利用给我用来写悔过书的纸和笔,背写了《论语》。给号里的人背经文,搜监时告诉他们怎么做,她们说:“不坐牢也不知道法轮功是什么,我们的牢没白坐,我们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都是有头脑有智慧的人,我们出去也炼法轮功。”我告诉她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她们觉得和我接触对她们好,有时干活时集体背经文。有一个犯人专门给法轮功学员洗头,她说:“我妈我都没给她洗过头,你们是好人。”牢头后来敢公开在干警面前,在探监的家人面前说法轮功好。她们说:“以前我不知道,现在与她们接触,她们真都是好人。”我告诉她们:“你们记住法轮功是好的,不要忘了这段时间。”我为她们知道真象而高兴,我说:“我与你们结了缘,你们都知道法轮功好了,我不能老是呆在这里,我还要做我应该做的事。”念一出,第三天我就得到放我的通知。我临走时,号里人全哭了,起立握手,警察说:“你们不舍得让她走吗?”

2003年3月25日,邪恶把我转到了洗脑班進行迫害。我当夜就见到了师父的新经文,我如获至宝,连夜背会。由于三个月没炼功,发正念不静,我知道没做好。在洗脑班每天亲戚朋友都来让我转化,多的时候到20多人;爱人又提出离婚,已经是第三次了,说是不能再忍受抄家的滋味了;女儿哭了一天。3月30日爱人书面提出离婚,4月10日带一法庭姓于的男士与我谈话,有警察看着,还是让我转化。我发正念,表示不能写不炼功。爱人说:“你以后可后悔?”我说:“不后悔。”

当天晚上炼功时,从来不能双盘的腿第一次盘上了,夜里做了一个梦:我老家的房屋周围全是鲜花,我的果树结的果也全熟了。

4月30日,爱人带一法庭女青年到学习班,说是财产以后再说,唯一上大学的女儿与他在一起生活,让我在协议书上签字。我什么都没看就签了名。

非典期间,迫害在升级,不让家人接见,一天吃不到一碗饭,身体很虚弱,腿也肿了。2003年6月上旬,我几乎生活不能自理,血压升高,心脏也不好。亲戚找关系批准把我送到医院检查,立即需要住院。我面临劳教,亲戚说要劳教肯定死在牢里。恶警说不转化,谁也不敢放你去医院。唯一的女儿因不愿和她爸爸生活在一起,准备放假到外地流浪闯荡,永远不回家。面对这些,我又一次违心的写了不炼功,当时也知道不对,可那种压力确实太大。出了学习班,已无家可归。爱人在我出学习班第二天就结了婚,住在我家。他和别人说我应该在牢里度过后半生。为了独吞家产,不仅打了我,骂了我,又暗自找关系把我的档案调回,从新判劳教。

亲戚不让我炼功,也不让我学法,也不让我发正念,我身体更虚弱了,不能行走。我悟到是离开了法,用人心对待一些人和事。我一直住在医院,注射营养品注不進去,我悟到不能再注,我默默的跟师父说:“师父,我知道错了,我人心太重,如果还有机会留在世上,我还可以洪法、讲真象,救世人。”我一直背论语、经文,就等死了。约有一个小时,我的身体有所好转,我知道是师父在管我,亲戚和单位为了不让我送去劳教,把我送医院当成精神病治疗,可以让医院出证明,我知道后告诉她们:“你们不要这样对待我,我没有病,只是被迫害的身体虚弱,我是被迫害的。”

我逐渐能行走了,设法接触了同修。只有师父能救我。我见到了《转法轮》,一翻书见到师父,泪如泉涌,如饥似渴的学法,又学了新的讲法,看着哭着,我断了药,后来听说医生说三年也断不掉,等亲戚发现,已彻底断了,我又走入正法洪流之中。

2003年12月当地派出所再次找我叫我到派出所去一趟,我想我要去面对,师父在《2002年华盛顿DC法会上讲法》中说:“哪里出现了问题,哪里就是需要你们去讲清真象、去救度。不要碰到困难了就绕开走。”我去了派出所,到所长室发正念,问我:“你可炼功了?”我说:“炼。”“共产党把法轮功定为邪教你知道吗?”“知道,那是他们瞎说,法轮功不邪,非常正。”“春节了,你可上北京?”“如果需要我也可以去。”我一看12点了,我发正念与他讲真象,他态度好了一些。他说“你得理解俺,配合好。”我说:“我做的都是好事,不好的事我也不做。”

派出所、610、公安局经常到我家骚扰。2004年2月16日晚上9点,它们一行5人闯入我家,让我拿出法轮功方面的书籍,我说:“没有!”我一直在发正念,求师父安排,它们搜了两个多小时,什么也没搜到。他们让我签字,我始终拒绝,又找到了我亲戚逼我。它们威胁我说判我劳教,我说你们说了不算。它们把我拖到了公安局,我一路讲真象,到了公安局仍然拒绝签字,跟谁都讲真象,大声背法、炼功,三天吃了两碗没有油的稀面条,亲戚还交了180元钱,亲戚送的东西被它们没收。

第三天下午,他们的领导找我谈话,我做好了一切准备向他们每个人讲真象,我一進屋,他们5、6个人全都站起来了,让我坐在上座,我想这是大法弟子正的一面赢来的。我对那位领导说:“你接触了那么多大法弟子,都是什么人你心里应该有数。”他说:“我让你写别的,你不写,连签个名也不签,那你写对法轮功的认识你写吗?”我工工整整的写了三个自然段,“修炼法轮功是万古机缘,法轮功是最正的、是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善恶必报是天理……”等我写完交给他,他说:“我签个字,就要给你带走,你回家去吧,天快黑了,给你点钱坐车。”我说:“谢谢你,不需要,善待大法就是善待自己,每个人都在摆放自己的位置,给自己留后路吧。”

我走出了公安局大门,已是满天的星星,我流泪了,是师父帮我走出了魔窟,我再次领悟了大法的威力。

在回家的路上,我又向两个人讲了真象。610、单位经常有人到我家来,我跟他们讲真象。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他们也默认。亲戚怕我讲真象有人举报又被抓,把我锁在屋里,我悟到是我有漏呀,对自己的亲戚讲真象没讲到位。

在常人眼里看,我一无所有,没有了家,没有了孩子,近百万的家产没有一件是我的,身无分文,可我不为这苦恼,我为我走了弯路而苦恼。我要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修炼人不求人世间的得失,不求人世间的安逸,是师父把我从地狱里捞出来,又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是师父一次次点化我,拉着我不放手,我才走到今天。

人世间的一切都是假象,《转法轮》中说:“来到常人社会这里就象住店一样,小住几日,匆匆就走。”我向师父保证:“不管还有多长时间,不管再苦、再难,我一定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做好三件事,弥补以前走弯路的过失,师父放心吧,同修们精進吧!在神的路上走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