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慈悲 救两妹出苦海


【明慧网2005年1月23日】2002年至今我一直想将我们姐妹几个在大法中亲身经历的事写出来,但总觉得自己水平有限,怕写不好,最关键的还是怕刊登后,邪恶找麻烦,多次提笔又搁下。后来看了明慧网关于首届大陆大法弟子书面法会征稿通知后,我又准备写,但有的同修听了我们的经历后,认为我们显示自己,于是我又泄气了。

通过反复学法,认真看明慧网上的文章后,觉得也不能犹豫了,我有责任把我们亲身体验到大法的殊胜与神奇写出来,这不是显示自己,而是证实大法。虽说只是一篇文章,但见证了师父与大法的伟大。认识到重要性后于2005年元月8日午夜12点发完正念后,毅然拿起笔,一气呵成地写到清晨6点发正念,现将我们所经历的一些神奇的事情写出来,让同修和我们一起分享师尊的佛恩浩荡。

我家有姐妹五人,因父母早亡,我们都很亲密,大姐是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我是老二,98年4月到大姐工作的城市去玩,在她的引导下初看了《转法轮》,捧着宝书,心潮澎湃,多次泪如泉涌,忘记了吃午饭,直到大姐3点钟下班回家才和她一起吃午饭,就这样我迈進了大法修炼之门。大姐工作的地方,离老家有千里之遥,因此几年才能探一次亲。

2000年她回来时,老三和么妹也误入了所谓的“××法门”四年了,师父在《转法轮》中提到过,“……我告诉大家,这些都是邪教……”为此事我和老三多次激烈的争论过,她说:“你学你的,我学我的,互不干涉。”大姐苦口婆心的劝说都无法将她俩引上正路,因假期有限,大姐不得不离开了。

2002年大姐再次回老家探亲,我到火车站去接她时,她非常痛心地对我说:“我梦见么妹已修成了一只黄毛小狐狸,怎么办呢?”我也无可奈何。

大姐每次回来,我们都集中住在一起,那一天是初一,我们都睡在一个房间,晚上我请出师尊的法像供在房间(初一、十五我都要请出师父的法像,敬上一盘香),三妹、么妹也将其邪教的像竖在房间的另一边,各自烧好香后,其供的邪教的像怎么也竖不住,她们只好放弃了。

半夜2点多钟我醒来,发现师父的法像头顶放出一片白光,照亮了黑夜的房间,我马上推醒熟睡中的大姐,大姐一骨碌坐起来看来,马上叫醒了睡在她旁边的么妹。闪光持续了10分钟后消失了,房间又恢复了一片漆黑,但大家再也无法入睡了。么妹这时大口地呕吐着黄水,我和大姐知道这是师父在苦心救度点化三妹、么妹。

第二天,么妹看过《转法轮》后,朝着窗口一看发现每隔一米远就有一个像大铁桶一样粗的白色柱子直冲云霄把整个房子都围起来了,么妹激动地喊:“我找到正法了,我找到正法了!”(因么妹天目能看),她俩于是决定放弃邪教。

当天晚上,1点多钟么妹听见其邪教的头——××在惨叫着她的小名,么妹不理睬,邪教的头——××便伸出毛乎乎的手来抓么妹,吓得么妹大叫:“李老师救我。”一叫师父的名字,毛乎乎的手和惨叫声就消失了,三妹和么妹这时彻底的醒悟了,相继迈入正法修炼的门。通过这次神奇的事,四妹和原先信邪教的几个人也一起踏上了正法修炼之路。

在我们那里信“××法门”的有几十人,其中有一位潘××(现已修正法)。80年代就离家,到外寻找正法,最后还是和三妹一样误入邪教之门,住在一个叫××山的山上专门接待到山上“闭关”“打坐”的人。大姐知道这件事后说:“我要去和他讲讲真象,救度这一批不明真象的人。”

于是2004年7月19日的早上,大姐、么妹和我带着干粮向邪教的基地××山出发了。下了汽车后,还要走七、八里的山路,我们便乘一辆三轮车。么妹说:“再下一个坡就到了,我们可以直接上山了。”说时迟那时快,刚说这话完,车子就翻了。我和么妹从车底爬出来,慌忙跑到车子里一看,只见大姐面朝下的趴到那里动也不能动,我和么妹赶紧将她扶起来一看,大姐的脸已面目全非,额头上一整块皮全部被撕下来,从左太阳穴到右太阳穴,从额头中间的发际处一直撕到眉毛处挂着,嘴唇的正中有蚕豆大小的一块肉被挖下来,只连着一点皮没掉下来,满脸是血,分不清鼻子、眼睛在那里了。(在后来的打坐中我们知道了这是那个邪教的头搞的)。司机吓得直叫:“这怎么办?……”我连忙对司机说:“赶快到公路上去拦车救人。”然后将她额头上的皮轻轻推上去,盖在冒血的额头上,我不敢松手,怕皮再次掉下来,接着,手指缝马上有血不断地往外冒,她的头发都被血浸湿了,山林中的野蚂蚁体形很大,它们嗅到血腥味就成群结队地往大姐身边爬,怎么办呢?这时我想起师尊,就对它们说:“蚂蚁呀,我大姐是李洪志老师的弟子,她现在遇难了,请你们不要围攻她吧!”刚说完,奇迹出现了,蚂蚁听懂了我的话,头触头马上就离开了。

这时,么妹悔恨交加的哭着说:“大姐呀,都是我害了你,不该带你来这邪恶的基地。”这时大姐神志有些清醒的对我们说:“马上发正念,清除“邪教的头”和一切邪恶。”么妹坐在大姐头前盘腿立掌,我的左手按着大姐的额头,手指缝还在冒血,右手立掌在胸前,刚念完正法口诀,再次出现奇迹。冒血的伤口血立即凝固了,伤口像被胶封住了一样。半小时过去了,山里边一个行人也没有,四周死一般的沉寂。当时我想,如果那个司机害怕,不叫车来怎么办呢?大姐快60岁的人了,修炼前,心脑疾病很严重,怎么经受得住这样沉重的打击呢?因为血已经封住了,么妹决定再去拦车,她边跑边叫:“李洪志师父呀,快来救救您的弟子×××啊!她为了将我们从邪教中拉出来,才遇这次难啊!”寂静的山林中,哭叫声惊天动地,么妹从天目中看到“天空中站满了佛、道、神,他们正在注视着我们”,么妹走后,我和大姐全神贯注地发正念。

谢谢师父的慈悲搭救,司机和么妹拦了一辆军用车,车上下来两名军人将大姐抬上军车,其中一位是军医一直握着大姐的右手的脉门。这时,大姐开始呕吐;脸色发紫;五官变形。到了医院,外科医生看到她这个样子,小声嘀咕着:“这恐怕没救了,……。”当时手术室有三台手术正在進行,我的一个亲戚也在手术室上班,由于当天休息就和我们一起在外面等着。这时从手术室出来一个护士对我亲戚说:“你赶快换上衣服去劝劝你的亲戚,她现在在手术台上大说大讲她是学法轮功的,法轮功教人行善……,还说那司机是农村人,生活困难,不要别人赔钱……。”事后我们听说当时手术室的病人和医护人员都非常感动,其中有一个姓李的医生说:“法轮功都是这样的好人,国家为什么镇压,我以后也要学法轮功……。”

做完手术后,她手上脚上都挂满了测量仪器和输血、输液的吊针,整个外科都轰动了。人们都跑到窗外看她,看后都摇头说:“年纪这么大,恐怕难治好了。”大姐醒来的第一句话就是:“千万不要司机赔钱,农村人困难。”接着说:“她一上手术台,身体就好象飘起来了,来到了一个美丽的地方,房子很大,都是圆形尖顶的、金碧辉煌、无法用语言表达……,这时一个声音说这就是法轮世界……。”她又将司机叫到跟前,司机哭着说:“我父亲患了皮肤癌,母亲血压高卧床不起,要知道我出了这么大的事,肯定会家破人亡的。……”大姐连忙说:“李老师教导我们时时处处都要为别人着想,按真、善、忍的标准来要求自己,所有的药费我都自己出,但你一定要牢记“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7天后,大姐的伤口就神奇的痊愈了,药费一共花了7000多元。这件事情对城区周边的人影响很大,人们都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司机一分钱也没赔。”以后的日子,司机经常打电话问候远方的大姐。

回想这几年所走过的路,和同修比起来相差太远了,今后要用心学法,去掉怕心,踏踏实实做好当前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在这法正人间及将到来的非常时期,快步追上正法的進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