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楠木寺劳教所的酷刑和毒药无法改变我的正信


【明慧网2005年1月24日】我是一名四川的大法弟子,我叫刘静黎,今年48岁,家住成都市新鸿路25号2栋2单元3楼8号。原是成都市食品加工厂办公室主任,因修炼法轮功,不愿江氏邪恶流氓集团的迫害株连我厂、公司和商贸委,我提出解除劳动合同,成为了一名失业人员,现在外打工。

我于一九九七年农历新年喜得大法,次年秋开始修炼,这其中当然有种种原因。在得法修炼前,我是一个善良、文静、性情温和的人,从小体弱多病,人们称我象林黛玉,一年到头都是药不离身。我患有慢性肾炎、中心视网膜静脉炎、心脏病、腰椎间盘突出等多种疾病,都是现在医学上难以解决和根治的疾病。人是弱不禁风,未老先衰,几十年的病使我真是觉得人生苦啊!我多么想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一、喜得大法

1、一九九七年农历正月初五,是我终生难忘的一天,这天我喜得大法。记得那是我刚刚出医院回家的不几天,身体状况很不好,两腿沉重发紧,走路不便,目光呆滞,口吃不便,我的一位好友一早就到家里来看我,给我介绍她现在炼法轮功了,她说:“法轮功真好,现在好多人都在学。”接着她问我:“你修不修炼?你信不信?”也不知是咋个的,当时我很干脆的说:“修炼!信!”她马上拿出《转法轮》读给我听,只听了一小段我便想起身给她倒开水,当我一起身一迈步时,突然感觉到两腿轻松,走路灵活,眼睛有神了,口吃也清楚了,这是我喜得大法片刻之时在我身上显出的奇效,使我第一次感到了大法的威力!她走时告诉我:“你记住六个字——‘真、善、忍’和师父的名字‘李洪志’。”我就只记得这六个字,从这以后我的人生道路便改变了,有师父看护着我,保护着我。后来,我家里人想送我上医院就是不成,在次年的五月我很幸运的参加了法轮功的法会,从中受益非浅。

2、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农历四月初八)师父的生日,在四川广汉向阳文化活动中心举行的一次大型学法心得交流会,我有幸受好友之约,我们一行三人前往法会。一向不能久坐、怕冷、怕风、又怕热、一有不适就感冒生病的我,一坐就是七个多小时,身体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再看看周围,还坐着不少六七十岁的老年人,在烈日当空下坐了近四个小时都安然无恙,没有一人中暑。回家约两天我发现我脸上、手臂都脱了一层皮,这时奇迹出现了:我发现我不怕冷了,以前一年四季离不开的电热毯、热水袋等从此派不上用场了。这是大法又一次在我身上显示出他那无比伟大的神威和无比洪大的慈悲。从而坚定了修炼法轮功的决心。

3、一九九八年秋,我开始正式走上修炼法轮功的道路。刚炼功不久我以前一身的疾病神奇般的消失了,几十年的肾炎好了,腰椎间盘等病也好了,身体迅速恢复健康,真是无病一身轻,那个滋味真是无法言表。我从此精神起来了,心情也开朗了,干工作也不觉得累了。特别是发生在一九九九年临近农历新年时的一件事使我难以忘却,我一连几天都感觉到左边肋骨下系皮带处一扎皮带就觉得很不舒服,一天我伸手一摸,在那里有一个鸡蛋大的软软的肿块,当时我心里一紧,脑子里迅速反映出:“是不是肿瘤?”这些常人的思想在脑海里缠绕着我,但我很快想到师父在《转法轮》中的讲法。做为一个修炼人是以师父讲的法来指导我们的思想行为?还是停留在常人的基点上看问题,这在修炼上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有法来指导,最后,我记住师父的话,相信师父,相信大法,守住心性,把心放下,只是静心学法坚持炼功,当你真正把自己视为炼功人,提高自己的心性,溶于法中,放下一切常人之心的时候,就什么都能解决了,师父什么都能为我们做,反之亦然。结果不久真的出现了奇迹,我身上那鸡蛋大的包块消失了。还有很多,这就不再多述了。

通过短短几个月实修,我深深体悟到了师父讲的法,句句是天机和大法的威力。师父也真正做到了正如《转法轮》中讲的:“来学我们的功,只要你想学,那么你就来学,我们可以对你负责任,分文不取。”真正做到了对大家负责,对社会负责,叫更多的人受益“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转法轮》)

二、遭受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到现在,五年来邪恶势力从未停止过迫害,被迫害致死的大法弟子现已上千人,无数的大法弟子流离失所有家难归。为了制止迫害,为了证实大法是正确的,证明师父是清白的,我和无数的大法弟子一样曾多次上北京讲真象,可是几次都无辜的被抓、被打、被非法关押;2001年还被非法判劳教两年。在遭受迫害时,我更深深的体悟到了师尊的洪大慈悲和大法的威力无比,令一切邪恶为之胆寒!

1、2001年2月中旬,我被强行送往四川省女子劳教所(又称楠木寺劳教所),该所是一个邪恶势力的黑窝,在此我被非法劳教了两年多的时间,经历了种种恐骇,遭到非人的迫害。

我到楠木寺劳教所的第一天,就经历了一次险恶的正邪较量。那一天我们是六个功友一道从成都转运站强行被送到楠木寺的,一到五中队就把我们六个功友分开,各站一处,面向墙壁,然后一个个依次被非法搜身、检查、剪发、“谈话”等。当叫到我“谈话”时,一進那邪恶的办公室,就感到来自另外空间操控的邪恶的严重迫害 ,瞬间我的脑子好象洗白了,一点点师父的法都想不起来,霎时大脑完全被抑制住了……一会出了办公室,我马上就排斥,我想我的头脑中不能不装师父的法呀!当正念一出,正如师父教导我们那样:“所以对于这些邪恶来讲,对于它们的安排来讲,你们只要正念足就能否定它、排斥它,使它不起作用。”(《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逐渐的、一点一点的师父的法又载入我的脑海。

当晚我们都被罚站到午夜十二点,刚入睡时,又被来自另外空间的邪恶又一次严重迫害,向我猛的扑来,那真是有一下子就想把我整个身体吞食的感觉,顿时感觉整个寝室被烟雾笼罩着,各种异味扑鼻而来,使你迷惑,让你不得安宁……这时我意识到了不能让邪恶牵扯牵制,就变被动为主动。于是我努力的翻动着身体,马上起身打坐,一坐那邪恶、烂鬼就退了,可不到两分钟,就被吸毒包夹发现了,她凶狠恶极起床来制止我,因当时正念很足她想将我罚站未成。当我被迫躺下时,刚要入睡邪恶再一次向我扑来,这时在我的脑海里师父的法不断的涌现,我就一直不停的背法,使其邪恶、烂鬼无力而告退,制止了邪恶的这种嚣张气焰。整个的一个晚上的正邪较量一念之差的过程至今都记忆犹新,经过一晚上的折磨,第二天一大早六点钟又被包夹叫起来罚站直到晚上十二点钟。(以后的日子里这种情况是周而复始的迫害方式:罚站、爬壁、坐军姿、蹬步等等)

经过这一昼夜正邪大战,我知道来自另外空间的邪恶的阴谋之所以未能得逞,这都是来自于慈悲的师父的呵护和大法的巨大威力!

刚到楠木寺当天的经历过程,我深刻悟到了:修炼人一时一刻都不能离开大法。“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排除干扰》)如果头脑中不装有大法,心中没有师父,就会在磨难中、在考验中动摇你坚定修炼的决心,迷失方向。而且,另外空间的邪恶会以此操控恶警,支使恶警加大迫害、洗脑力度,甚至利用对法轮功学员善良的心假关心、真迫害,使你放弃修炼,以达到它们按照旧势力的安排破坏性的检验大法与学员的目地。

(4)正念正信

2001年7月楠木寺新成立了又一个中队——九中队。我们在五中队(入所队)的三十多名坚持修炼的人一同安排下队,整体调入九中队。这之前就有杂案对我们说:“你们不放弃修炼法轮功的要把你们下到大西北劳改。”其目地就是动摇你的意志,使你放弃修炼,这对一个明白了法理的学员来讲一切都是徒劳的。在五中队的几个月时间里,他们用尽了各种方式迫害大法弟子,无论是精神上的折磨,肉体上的摧残还是伪善欺诈都不能动摇我们坚修大法的决心,不被其假象所迷惑,因为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我们走出来就是为了证实大法!我就是放下了生死之念和一切人的观念!

新建九中队初始是由我们30多个法轮功学员和不到30人的杂案人员(这里指非因炼法轮功而被劳教的人员的统称)组成。下队环境相对比五中队宽松,但时间不久就進行了大调整(人多时高达200多人),对坚定修炼者又实行全部严管,包夹人员不断增多,一个时期对我一个就配上四个包夹人员看管,加大迫害。

来到九中队按劳教所规定开始要進行一个月的队列训练,我们都不承认自己是劳教人员,当时因我们都在法上认识到这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师父在《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一文中告诉我们:“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从训练一开始,我们30多人都不配合邪恶的要求,我们同一条心,同在法上悟到:我们集体发出强大的正念,使其训练无法進行,使其整个中队及周边中队都感到震惊!由于我们的正念正行使其恶警们恐慌、胆寒、暴跳如雷,于是在另外空间邪恶的操控下恶警开始抓人,杂案包夹立刻配合凶狠邪恶的抓人、打人,但是在我们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下,她们无能为力,只得停止了训练。他们第二天就从劳教所调来了很多全副武装的护卫队打手到九中队,这时恶警气势更加嚣张,一时天昏地暗,护卫队一到队上立刻整队强行我们集体训练,大家仍不予配合并同时整体发正念,护卫队、包夹和恶警一拥而上开始抓人、打人;抓人示众,有的被铐在树上,有的被关進小间毒打、电击,有的被抓得血淋淋的 ……但是尽管如此,在这种情况下仍无一人妥协,也没有一个人为此而感到恐惧,而是在大法的强大威力下,由于整体协调一致,共同抵制,邪恶不得不终止“训练”,使环境最终得到改善。

另一件事,我们到的新建队——尤其是新建的九中队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中队,所以所里不断有劳教所的“领导”及管理部门来“关心”、“视察”。一天中队的管理科李科长(恶警)来九中队,他说,来看看九中队的法轮功学员,并作了所谓的讲话,看架势不讲一个上午不收场,于是我们在座的大法弟子不约而同都在法上共同制止,在我们强大的正念下,只见他刚开始讲话时是侃侃而谈,不到一会儿就语无伦次,再一会儿他自己就觉得讲不下去了,结果不到半小时结束了讲话,自己灰溜溜的走了。

再一件事,这是发生在2001年12月,邪恶之徒为强制“转化”我们,手段不断翻新,每当遇敏感日子,或节假日她们就变花样对我们進行迫害,连我们睡觉都派包夹整夜轮流值班守,这样不够还要我们配合她们值班守我们自己同修,我们知道后迅速的用一个眼神或一句话整体抵制,本来邪恶安排的行为主要是对我们的迫害,剥夺我们休息权利,那哪能配合!记得那是一个非常寒冷的冬夜,各个寝室都在行动,我被安排和包夹我的吸毒人员一起值午夜12:00~凌晨2:00班。我想,我是同寝室的第一个值班的,自己一定要做好,正念坚决抵制邪恶,制止邪恶。到12:00时,值班队长、干事一来查夜,包夹立刻要我起床和她一同值班,我根本不配合,结果包夹连拉带扯,我就发一念——拉不动,结果她费好大的劲强迫我起床,就是把我拉不起来,没招儿,就把我盖的被子扯开不准我盖被子,整个身子凉起,我一起身拉被子盖上,她立马就掀开,把我整整的凉了两个小时,可我一点都不觉得冷,而包夹人员却是穿着棉衣坐在被窝里值班都被冻得直哆嗦!因为我心里有大法,脑子里不断出现师父讲的法:““好人”一文话不多说明了一个理。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也三言两语》)。这就是大法的威力显神奇,下班同修都不配合,那晚整个寝室被搞得无法睡觉,无论包夹怎样抓扯,打骂同修同样不动,由于整体配合威力大,使得邪恶招术失效,后来就自行停止了此行为。

以上几件事情,我感到和体悟到了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显示出来大法的威力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使我们更加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同时也看到了大法弟子整体配合正念正行除恶,所起到的震慑作用,对于正念制止恶人行恶收到的效果明显。

三、信师信法 逢凶化吉

师父说:“那个毒药它就是有毒的,你想不让它毒了,它做不到。”(《在2002年美国费城法会上讲法》)这是发生在2002年冬季“十六大”召开前后的事。为配合邪恶指令,劳教所更進一步加紧迫害法轮功学员,在贯彻江氏的密令:“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行动中,更加疯狂的对手无寸铁、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大法弟子進行惨无人道、灭绝人性的摧残。一时间整个楠木寺劳教所各个中队中对凡是坚持修炼、不放弃信仰“真、善、忍”的大法弟子,一齐动刑残酷迫害,恶警队长还在大会上恐吓,凡坚持炼法轮功的一律不能回家,出去就進洗脑班,再不“转化”就劳教、劳改、放大西北劳教等等,

在行动上采取了每天24小时不让睡觉,少则几天、十几天,有个大法弟子被迫害长达两个多月天天24小时不让睡觉;毒打、电击、限制解大小便、强行灌利尿药一小时一杯至二杯,灌迷魂药以至剧毒药等卑鄙手段,它们所为泯灭人性,丧失天良,天理不容!

恶警还轮番式的单独关小间、单独罚站、集体罚站、站军姿、坐军姿等方式進行迫害,其目地是达到他们提出的所谓强制使你放弃修炼法轮功,让你在神智不清状态中写所谓的“悔过书”等“三书”,以此借迫害法轮功之机来捞取政绩,捞取奖金,捞取官位,它们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的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国家法律被践踏,却还在国际人权会议上唱高调说现在是中国人权最好时期。

看看他们所称的人权最好时期——在中国劳改、劳教所里大肆践踏人权:用打死、打残、打伤、送入精神病院、栽赃陷害、造谣、强奸女大法弟子等流氓手段迫害修炼者。“其目地是想以强制手段改变大法修炼者的心,放弃修炼,这是徒劳的。历史上一切迫害正信的从来都没有成功过。”(《强制改变不了人心》)

2003年农历正月十三日,新八队(原九中队和八中队合并组成的)又突然大搞行动,把队上未放弃修炼者,全部集中,迫害步步升级,進行强大的精神迫害和肉体摧残!正月十五日下午(当时我已被非法超期劳教一个多月)在恶警副队长尹丹指令下,对我实行单独看管、罚站、关小间24小时、不准睡觉、不准洗漱、不准说话、限制解便、包夹人员三班倒轮流看守。就在短短的不到24小时的时间里,我就被恶警支使包夹民管会人员灌入四种不同的药,有利尿药、麻醉中枢神经药、迷魂药和剧毒药,其时间、药品、药量及症状分别如下:

正月十六日上午强迫灌我和另外几名学员利尿药,一小时一次,一次一杯,我被灌两杯,药水下肚一会就感觉到膀胱频繁收缩,尿憋不住,胀得难忍,尿往出流都不准解便,还得在她们规定的一天只准解二次的时间才准你解便。

正月十六日下午灌我的是麻醉中枢神经药,两小时一次,一次一杯,这种药效反应快速,几秒钟之内手指立刻感觉僵硬,当时我根本没有害怕的感觉,而是脑子里迅速想到师父讲的法:“如果能把那个心放下之后,那个物质的本身并不起作用……”(《转法轮》)由于心里有师在有法在,所以我心态平稳,不惊不怕,我反复背诵师父的这段法,手指马上缓解能活动了,之后我严厉质问包夹你给我灌的什么药水,她立刻否认并说:“你不要乱说,干部关心你们给你们喝水。”这样迫害我还说成是“关心”,有这样的关心吗?要将你置于死地,还说成是“关心”,真是邪恶至极啊。就这样迫害还要我念书,不一会儿我见包夹隔着坝子给躲在房间里的民管会的人比划,我发现她们是拿我开刀,在我身上做实验,将我的反应观察记录下来,看在思维上、身体上的反应,好如法炮制去迫害其他大法弟子,由于自己悟到这一点后,保持正念正信,保持镇静,不露身色,同时在法的强大威力下顶住邪恶,制止她们继续行恶。

当晚值班恶警队长李奇,干警康凤两人查夜两次,两次都二人同查。

第一次查夜当晚午夜12点多钟,恶警李奇见前两种药物在我身上未达到她们想迫害的目地,李奇、康凤走后,马上支使吸毒者曹杰梅对我進行暴打、站军姿(两脚夹紧,两手贴裤缝),稍有一点不标准就会遭到包夹打骂。

第二次查夜凌晨4:00(即次日正月十七日)恶警李、康二人查夜走后又支使曹杰梅给我下毒药一碗,而且是用迷魂药和剧毒药混合成一碗,在场的有当时的值班包夹。我始终保持正念正信,放下一切生死之念,脑海中师父的法不断涌现,这样激励我过了一关又一关。药物反应不到2分钟,我心里就感到一阵巨痛袭来,接着马上口吐鲜血,约2小时出现幻觉,早晨我用手纸擦牙时,才发现残留在口腔中的手纸被牙齿上的毒药染成绿颜色了,这可真是剧毒啊!是常人根本无法抗拒的!我之所以能逢凶化吉,化险为夷,在这巨难时刻是伟大的宇宙大法挽救了我,是慈悲的师尊为我承受,保护我。正如师父讲的:“弟子正念足 师人回天力”(《洪吟二》——师徒恩)。

当两天之后恶警队长李奇(警号:516082)上班见到我时,我只看她一眼,只见她脸色顿时变得铁青,嘴唇发乌,说话声音颤抖,这就是大法的威力在我身上体现使邪恶胆寒的表现!

当时我明白邪恶投毒欲将我置于死地时,我就发一念,就是不能让邪恶的坏人得逞,我得活着回去,揭露楠木寺劳教所邪恶对我和仍在坚定修炼的大法弟子的残酷的、极其险恶的迫害,让世人了解真象,制止恶警行恶。国家法律所规定的尊重人权,在江氏政治流氓集团的淫威下,在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就形同一文白纸,下面列举一二。

在2003年1月的一天晚上,一位不放弃修炼的大法弟子黄怀琴因被限制一天只解两次便,在那晚12:00点多钟洗漱时,小便胀得难以忍受,就告诉包夹要求上厕所,包夹不同意,当她在洗漱时包夹说她解了小便,当时就和其他几个包夹杂案人员一道围着暴打,这还不算完事,回到寝室后包夹又说她解便了,黄怀琴回答:“没有。”于是几个杂案又围着毒打,其中一个将她按在床上死死卡着她的脖子,直到她昏倒过去,才肯罢休。

在2003年2月的一天下午,大法弟子童桂琴因不放弃修炼,在她被劳教所迫害得身体极其虚弱,大小便都失禁的情况下,仍不停止对她的迫害,恶警还继续派帮教犹大对她進行强行“转化”,她不配合邪恶,帮教见没达到目地,就叫其杂案吸毒人员对她進行毒打至昏死,值班恶警派几个杂案送医院抢救,只要稍微缓和一点又带回继续迫害。

象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在那里的有些狱警是极险恶的,一边支使迫害大法弟子,一边又做样子给大家看,让人感到这些狱警好象是很关心人,这种假象使得太频繁,一看就能识破,如果被迫害者医院抢救无效,她们还会造谣说是自杀,如果把你迫害得神智不清时,就造谣说你走火入魔,而她们这样做的行为确实是欺骗了不少善良的修炼人,尤其是那些文化低和农村来的学员,甚至有些假象蒙蔽了一时邪悟的人还帮邪恶附和,就连劳改司法系统来的有关人员和其他有关部门的人员来参观视察的都能被劳教所的假象欺骗!而外面的世人,又有几人知道和明白发生在那里面的情况?这还只是发生在楠木寺我所在中队所发生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情况的一个缩影。窥测楠木寺的其它中队对大法弟子的迫害,以致全省、全国各地的所有各个监狱、各劳教所、看守所、洗脑班、精神病院,他们无恶不作的行为,残酷迫害大法弟子的行为就是中国政府践踏人权的最好见证!人不治天治,善恶必报是天理!

现在全世界已有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人修炼法轮功,《转法轮》一书已翻译成20多种语言文字,法轮大法已获得多个国家一千多项褒奖……世界需要真、善、忍!

就我修炼法轮功之后,时时都领悟到了大法的神奇的威力,整个身心都受到了净化。六年来,我没得过一次病,没吃过一粒药(在劳教所强迫服药例外)。我按照师父讲的宇宙“真、善、忍” 特性修炼,在哪里都只做好人、更好的人,道德高尚的人,遇事向内找,按照师父讲的法:“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佛性无漏》)。从法理上明白了“当人的真正目地是返本归真”和“修炼的最终目地就是得道圆满。”(《转法轮》)明白修炼者在正法中的历史责任和使命——救度众生,因为师父讲了:“在历史的漫长岁月中,不管出现了多少生命、今天世上还有多少生命,他们都是为了这部法而来而生而造就的。”(《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因此,我们必须按照师父讲的三件事做好,走好自己的正法修炼之路,在讲清真象中,让每一位世人能清醒过来,不再受江氏政治流氓集团欺世谎言的毒害,清除在他们头脑中的流毒。李洪志师父以洪大的慈悲,佛恩浩荡,来救度众生,珍惜我们任何一个生命。我愿每个明白了真象的世人与众生切莫错过这千载难逢,万古难遇的机缘!

总结自己几年来的修炼情况,特别是这五年来反迫害的情况,自己都无不亲自体验到了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才能做到坚修大法心不动,大法吾身显神威。每当在我走得很正时,大法都无不显现出那无比神奇的威力;自己走得不好,甚至没悟正时,都是没在法上认识法,心性也得不到提高,甚至摔跟头。正如师父在2004年7月《2004年华盛顿DC法会上的讲法》中所说:“大家在这几年的被迫害当中表现出了大法弟子的威德,同时也暴露了许许多多的不足。但是在证实法这个过程中,绝大多数大法弟子的这些不足在修炼中、在证实法中把它去掉了,这是了不起的。”

我一定按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走,跟上正法進程,做好三件事,精進步不停,放下人心,抓紧讲真象,救度一切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