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师父出山前后传功讲法过程中的一些经历(一)


【明慧网2005年1月25日】编注:此文的作者很早就开始跟师父学功,但因为长期没有重视学法,迫害全面公开后这几年走了很大的弯路。最近他开始醒悟,写下这段回忆。我们发表此文,是为了更多的学员与世人从师父的言行中受到教益,更加懂得尊敬师父、珍惜大法洪传于世间的这段千载难逢的机缘,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摆放好自己的位置。

对于本文的作者,我们衷心希望这位同修吸取教训,抓紧学法,学好法,尽早发表严正声明,扎扎实实的在做好师父要求所有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必须做好的三件事中弥补过去,走正今后的路。

* * * * * * * * *

我出生在北京,自小对气功与修炼就很感兴趣。1990年的一天,一次从军博出来,刚一下公共汽车,无意中往东看,发现在公园门口有人在炼功。感觉一股特别的力量吸引着我,很强的感觉。我就悄悄的凑过去。因为年龄小,有点不好意思,怕他们看见,就偷偷的听。

晚上,师父给他们讲功,我一听,虽然浅白,但一针见血,点到了根本,是自己从前闻所未闻的,就想跟着学。别别扭扭的给师父说了后,师父看着我说,自己在北京待的时间不长,没时间教我。就推了。我不死心,就还去看他们走游桩。在军博传达室旁的小树林。看了四五天后发现师父还没有走,就又要求接着炼。师父给女儿单独说了一会,就问我炼功目地是什么,我当时稀里糊涂的就说是修炼。师父说跟我学可以,但是有三个条件:第一,我不教你算卦,看风水治病之类的,这些社会上有人教;我是要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这些东西我不教,而且也不让你有。第二,咱们彼此都互相看一看,我要看一看你,你也衡量一下我。(师父说的非常客气。)第三,现在教你的这些东西,不能跟任何人包括家里人说,只能自己知道。

我答应了,从此开始跟师父学功。

一、揭穿中央电视台的谎言:李晶超学功晚,不可能帮师父创编功法

1991年师父随母亲到泰国探亲,回国后经北京抵达长春。李晶超通过其哥哥李晶峰的介绍,才跟随师父学功。当时我和其他几位学员早已跟随师父学功一年多了。1999年7月23日开始,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刻意丑化与恶毒攻击师父的专题片“李洪志其人其事”中,李晶超竟然说什么是他和师父一起创编了法轮功。这是李晶超对历史事实的歪曲,对自己良知的出卖。

其实早在1992年师父出山前后,李晶超就因用天目给人看病收钱受到师父的批评。可那时他已起心了,执著于自己天目看到的东西,用气功看病收人钱财,对师父的批评也不听了,越走越远,终于走到了大法的对立面上,教训很深。

最近北京有一位叫刘×的,自称9岁起跟着师父,天目能看到东西,在大法弟子中宣扬,借此显耀,迷惑一些学功不深的学员,甚至和学员要钱,其实师父1990年之前没有教过任何人,连师父的家人都不知道。1990年后,我一直跟随师父,直至师父出国传法,根本就没有这个人。

二、师父走正每一步,度人讲法不做表演

师父1992年公开传功时,正值中国气功热时期,社会上林林总总各门各派的气功,其中又有鱼龙混杂的附体功。当时人们对气功的认识也就是两条:一是看能不能表演点功能,二是治病。当时气功研究会的功法鉴定也是这两条标准。

在这一点上,师父从一出山以来,态度就很坚决,度人传功不做表演。大法有其严肃性,威严性,与各种祛病健身的气功及附体功不能同流,决不能用表演功能来吸引人学功,正如师父在法中讲到的“度人唯有求正才能去你们的执著心”(《精進要旨》)。师父说:“我传法不做任何表演的意思就是:我出来的目地交代得清清楚楚的。要是一边表演,一边传法,那就是传邪法。那样,人来学的不是法,而是学你的技术来的。释迦牟尼佛当年也不这样做。治病可以,反正你看不见,他就觉得好了。怎么治的,信不信由你。病人好了,相信不相信,痛不痛哪,第三者不知道。这里边就还有悟性存在,治病是可以的。当年耶稣、释迦牟尼佛也是这样做的。就老子没有做,老子知道人间太险恶了。”(《转法轮(卷二)》“度人讲法不做表演”)

所以师父采取了给人调整身体、气功咨询的方法让人们认识法轮功。最早是1992年6月份,在北京甘家口商场的建材局五楼礼堂做气功咨询,上、下午一整天连续十天,效果非常好。肿瘤或子宫肌瘤这一类的看完后照片子就没有了;乳腺增生治完后就没有了,摸上去很软;骨质增生、腰椎或颈椎间盘突出治完当时就好了,再照片子就没有了;心脏病很难受,治完当时就不痛了,再照片子痊愈了。老汤(当时是北京辅导站站长)就是在师父给他治完心脏病后,上北医三院照片子,病好了。大家看法轮功这么神奇,都想跟着学,这才办了北京第一期班。据其他当事的老学员回忆,那期班当时大约有200人。1999年7.20后老汤迫于压力上电视表态揭批,可我们和他都知道是大法给了他第二次生命。

三、头一次碰见师父请弟子吃饭的

我以前练过很多的功法,从来都是徒弟供养师父,从未见过师父请弟子吃饭。

1991年,师父从泰国回国后,我们跟师父一起去北京戒台寺,中午在路边的小饭馆吃饭。吃完后我们都抢着结帐,师父说你们谁也别动,然后师父自己去结帐了。这件事对我们的感触很深,因为当时想以前向来的规矩都是徒弟供养师父,这是头一次碰见师父请徒弟吃饭。十几年了,当年的情景历历在目。

四、跟随师父那几年就是泡方便面,真是吃怕了

当时跟随师父各地办班。连续几年,在火车上师父只吃方便面。到了办班地点,晚上开课之前,师父向来不吃晚饭。讲完课回到招待所已是晚上八九点,招待所已没有饭吃了。师父也不去外面吃饭馆,一律泡方便面。我们也只好跟着师父吃。那几年真吃怕了,闻味也不舒服。有时还是拿大袋子批发散装的方便面,一吃好多天。

师父吃饭不多,吃的也快,如有剩下的就打包带走,很节俭。后来我发现一个细节,师父和身边的学员在一起时,总是能比别人提前一小会吃完,先去结帐。

五、大热天师父挤公交车

1992年7月,师父刚来北京。我跟随师父出去办事。当时天正热,自己想求安逸,想打出租车,可师父却挤公交车,我也只好打消了打出租车的念头。挤了一身的汗,可师父的这种节俭深深的影响了我。

电视上有人造谣说师父生活的如何奢华,我不知道它们这些谣言来自何处,它们有什么资格诬蔑与丑化我的恩师。从师父出山前两年开始,我跟随师父多年,至今让我感到学无止境。回想起师父当年为了洪传大法、救度众生所吃的苦、遭的罪,泪流不止。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