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山劳教所惨无人道迫害大法弟子


【明慧网2005年1月26日】河北唐山荷花坑劳教所在五层楼高显眼处挂着“教育、感化”等一米多高的大牌子,实际上却是一幕幕大法弟子被恶警和劳教犯人残酷的折磨、毒打,手段极其险恶、卑劣,和劳教所挂的招牌形成强烈的反差。

河北某地一男大法弟子,小便时身体不能直立,得蹲着,每天要解小便十几次,量小而次数多,一问才知道是被恶警用电棍电的,电棍直击阴部造成的。在劳教班里别人三个小时上一次厕所,他却几十分钟就得打报告先去一次,由于小便时不能站立得蹲着,总被认为是解大便,因此经常受到刑事劳教犯班长的严厉训斥。就是这样恶警也没有罢手,继续迫害,结果造成重度贫血,生命垂危。劳教所怕造成又一起死案,不得已用警车送他回家。当时宋有祥和他是坐在一个车上回来的,宋有祥同样已被迫害至奄奄一息。

大法弟子宋有祥2002年被送进唐山劳教所迫害,到劳教所后绝食抗议,一个恶警指导员恶狠狠的对宋有祥说:“我实话告诉你,你们练法轮功的死一个不算什么,对我们没有任何影响,你死后只需要我给填一张表就交差了。”尽管江氏集团有这样的政策,但对于人命关天的大事也不是简简单单的。在对法轮功几年的迫害中,唐山劳教所就已经整死了两个法轮功学员。

第一个被整死的大法弟子,是被送到专门整人的“小号”用“蹦床”进行人身折磨,就是叫你直挺挺躺在木板床上两高手和两只脚用四号手铐紧紧的铐住,那个紧的程度真是到了极限,想动一点都是不可能的。这时警察唆使劳教犯人涌进了它们在黑社会上积攒的那些阴损缺德的招术:先把衣服扒光了,用棍子排,都是一寸粗、二尺多长的木头棍儿往身上打,看你能不能受得了。还有下“火蝎子”,把烟卷点着,往手指缝、脚趾缝里扎。有的要下十几个火蝎子,由于手脚被铐着根本不能动,等烟烧到手指缝,那真是疼痛难忍,手脚烧出大火泡。坚定的大法弟子一声不吭,只是咬牙,牙都被咬出血来。在这个大法弟子绝食十几天后,由于残酷的折磨,已经生命垂危。一个劳教犯人在他的咽喉部狠狠的打了一拳,当时就奄奄一息了,恶警一看不行了,马上灌食,插上导管,这个食还没有灌完,那位大法弟子就停止了呼吸。

这些劳教犯人对法轮功学员为什么这么下死手呢?是因为对这些犯人的处理都和法轮功挂钩,凡是整法轮功学员的,减刑、提前释放。有一个叫乔子健的恶人就是整法轮功学员,本来三年劳教,结果一年半就提前解教回家了。在唐山劳教所,每一个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都被恶警派上两个劳教犯监护,睡觉是一个在左边、一个在右边,吃饭排队连上厕所都要两个人跟着一个在前边、一个在后边。宋有祥因为吃饭排队和别人偶然问候一下,经常挨脚踢,法轮功学员之间根本不许互相说话,劳教所害怕的要命,就因为法轮功学员互相偶尔说一句话,负责监护的劳教犯都要遭到一顿毒打。

第二个法轮功学员被整死后,邪恶的警察表示相当害怕,在全队的点名会上警告全体劳教法:这件事(指打死人)在谁的嘴里说出去,你们等着,要严惩加期。这些刑事劳教犯最怕的就是加期。结果消息封锁了很长时间,但是还是被人说出去了,劳教期满的人回家后把这个消息透露了,有人把这个消息打到了明慧网上,结果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条消息没传出以前,别的队的警察都不知道一队又整死了一个法轮功学员。当看到明慧网登出的消息后,唐山劳教所一片哗然,由于它们迫于舆论的压力,在生命垂危中才把宋有祥和另一名生命垂危的学员提前释放。

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之一是成立所谓的“攻坚组”,就是把一个坚定修炼的法轮功学员当作一个“碉堡”来攻击。邪恶之徒在迫害法轮功这个问题上用了两个手法,一个是欺骗、一个是折磨。在唐山劳教所的东北角一个空房经常挂着窗帘,有人问:“那个屋怎么总挂窗帘?”知道实情的人说:“那是攻坚组,专门对付法轮功的。”江氏集团对大法学员的迫害和镇压都是在偷偷摸摸中干的,是见不得人的,是怕曝光的。

2003年8月唐山劳教所又成立了“攻坚组”这次攻坚组设在一个办公楼的三楼上,这里周围没有人,劳教所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在这里悄悄的进行着。攻坚组有5个警察、7个劳教犯人,分三个班昼夜不停的迫害。大法弟子宋有祥被迫进去后要站直念公安部的所谓“六条”,哪处站的稍微差一点马上就被拳脚相加,如果不念这六条,更是遭拳打脚踢。到了凌晨3点到5点算是休息,这时又有值班的恶徒用挠脚心骚扰,就是不让你睡觉,看你有多大的精神挺。

到5、6天,恶徒问宋有祥到底写不写这个决裂书,宋有祥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我一修到底。”一个叫王玉林的警察说:“给他蹦上,我看你们老师到底能不能救你。”随后,几个劳教犯把宋有祥给按在硬板床上,手脚被铐子铐的紧紧的,又问到底写不写,“不写!”“好,给他松松皮。”

就这样过来几个心黑手狠的家伙,先把宋有祥的衣服扒光了,然后用被子把他的头捂上,让他看不见是谁在整。恶徒叫嚣“你喊吧!这不怕你喊,反正没人能听见!”这几个恶徒用手掐、用手拧、胳膊搅,哪爱疼,哪神经多,就搅你哪,恨不得把肉给你搅下一块来,骨头给你搅断了。

不知整了多长时间,直到这些恶徒都累了,大口喘粗气,额头上冒着汗,它们一看没起作用,就停下来了。当时由于手脚被蹦得很紧,头又被盖着,宋有祥也不知道哪青哪紫,过了些日子,才发现在腿的前上部有一个二寸长的大口子,都结了痂了。可当时就是没什么感觉,说明全身上下都和这个地方一样的疼了。由于宋有祥绝食抗议邪恶的迫害,暴徒们才把他从蹦床上放下来。

有一个劳教犯对宋有祥说,“整你这点事是轻的。张海舵一连在这床上蹦了八天,你这才几天?”说真的,大法弟子张海舵对大法那样的坚定,令劳教犯都赞叹不已。有一个劳教犯说:“张海舵是天下第一的英雄!”

宋有祥被黑夜白天的整了22天,站都站不起来了,说话的声音很小,有时模模糊糊的,吐字不清,手和脸也没有血色了,恶徒们认为这个人要不行了,不得已才把宋有祥和河北那个大法弟子一同送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