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造就了我的生命


【明慧网2005年1月27日】我是在1998年12月底喜得大法的。下面将我助师正法的修炼过程汇报一下。

我在1984年皈依佛教,当了佛教居士,皈依15年来,只知道在庙里认师父、请佛、烧香、拜佛、吃斋,其它什么事也不知道,就连不准杀生、盘腿打坐都不懂,只记住一句话“南无阿弥陀佛”。根本不知怎么修炼。当我看了《转法轮》后,心中升起敬意之心,这才是我十五年苦苦要找的,恨自己为什么得法这么晚。我经过学法、炼功,不长时间一身轻,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真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护法

我修炼4个月就到了4.25。当时我地辅导员在行动上受到公安人员的监督,我们点的辅导员怕大法资料受到损失。在一个晚上,我一个人拿了好几个大兜,又背又拎的把一个炼功点的资料都拿到家中藏好,直到中央电视台公开表态让炼,才送回去。7.20之后,有些人不炼了,我就把他们的大法资料要来,听说谁不炼了就去要,自己留着,给以后需要的人。其中有师父的大法像、法轮图,论语,讲法磁带、各地讲法录像带、讲法光盘、教功带、大法音乐带、炼功带、师父照片、《转法轮》等等。当时我就将师父的大法像、两张法轮图、论语公开挂在屋子的墙壁上,被保护下的这些大法资料,为后来同修和陆续得法的同修提供了很多方便,在大法资料紧张时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那个时候我只有一个想法,保护大法资料就是敬师敬法,就是我应该做的。

2001年5月份,是邪恶疯狂打压时期。一天早上五点多钟,我去了7.20前炼功点的那个广场,当时有很多人,我自己就站到广场中心,炼起第四套功法──法轮周天法,想找回7.20前炼功的感觉,把那个场正过来。当时我也看见了大伙都目瞪口呆的看着我,炼完我就走了。事后听同修说:那天看见你在炼功点上炼功,真替你捏一把汗。还有的同修说:听说有人上炼功点炼功,原来是你呀!我当时想就是要维护大法。

2001年6月份,有十几天,白天的时候我在江边的渡口处的石墩上公开看《转法轮》,也没包书皮,就低头在众多的人流中看,有人问什么书,我就给他看书的封面。有人也跟着看两眼,有的人还伸出舌头,还有的伸出大拇指等等。我什么也不管,心想:我这就是对迫害法轮功的否定,是堂堂正正的在护法,就是要坚决的修炼下去。

一天早上将要起床,似睡非睡时感觉做了个梦,看见京剧里大花脸脸谱一样的东西放在家门外,我一开门它就進来了。醒后感觉象真事。我白天学法,就开始有干扰,晚上睡觉一闭眼就是些乱七八糟很吓人的东西,吓得不敢闭眼。那时邪恶打压很凶,因为学法时间短,又不知是怎么回事,当时就一个念头:学法、坚信大法、坚信师父。连续学了一天一夜,心里很着急,无意识之中迷迷糊糊睡着了,就看见干扰我的那些邪恶都用箭射向墙上挂着的师父法像,射来很多。一会就看见法像上的师父用射来的箭齐发,反射回去,都射在那些邪恶的身上,然后用跳绳一样的东西在我眼睛上摇,就把那个撒旦脸一样的东西随着跳绳清走了,我睁开眼起来就好了,什么都消失了。当时我面对师父的法像泪水流了出来,是师父救了我。从那次起,感到是大法在造就着我的生命。直到同年12月看到师父《在北美大湖区法会上讲法》后,才明白发生这事是怎么回事。师父说:“我们在明慧网上看到登出来的图片,看到地球象撒旦脸的形象……,当时那个邪恶啊远远超过了这些业力很多倍……,它们甚至把我都当作修炼的人。……讲起来容易啊,实质上是极其可怕的。”我悟到是师父在替我承受着另外空间邪恶对我乱箭穿身的迫害。通过这件事激励着我,我下决心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

第一次去北京

2000年9月30日,早上接到师父评注经文《去除魔性》,看后马上买了火车票去北京上访,证实法。那时思想深处并不明白证实法的意义,就是认为法好,不能取消,抓紧时间得向国家领导人反映情况,于是带着一颗常人的心出发了。到火车站检票时,被昌邑区公安分局恶警都兴泽等人抓走。非法审问时我心想:无论如何也得去北京找国家领导人(当时还对执政党及政权完全信任),和你们说了也没用,不当事,还找麻烦。所以干脆就没承认自己是炼法轮功的,还说了一句不尊敬师父的话,根本没悟到向这些恶警讲真象也是在证实法。我用人心对待,以为把他们骗过去就行了。放我走时,火车早已开走了。(其实是把宇宙中邪恶生命利用坏人对大法弟子的迫害看成是人为的。)

第二天,也就是十月一日,我又乘火车去北京上访,一心要证实法。真的到了北京天安门一看,全是节日的气氛,于是看了一圈我就坐车回家了。师父在2001年《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时说的:“有人想在天安门广场等着,大伙都出来我就出来;一看没有大伙出来,他也溜一圈回去了。”说的就是那个时候的我。

再去北京证实法

我吸取上次的教训,去北京证实法首先要明白法理。经过两个月的大量学法,找自己的执著心,提高心性同时不断的反问自己,如:被抓怎么办?向恶警讲真象。到了天安门怎么做?谁也不看,自己下去打横幅、喊口号,一定要表达自己的心声。被抓去毒打、酷刑怎么做?不怕死,就是坚信大法,坚信师父,放下生死就是神。背经文,背《洪吟》。(现在看来这样想也不对,是承认旧势力的安排。)

我再到天安门是2000年12月9日早上6点多钟。第一个听到的就是喜鹊在我头顶上的叫声。从地下道往广场去就被二个警察抓着了,将我押向停在金水桥上的警车。当走到天安门前的大道上时,我心生一念,必须争取这时间,否则就没有机会了,于是我挣脱警察,急速从袖里取出横幅,扔掉背包,打开横幅,边跑边喊“法轮大法好!”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给自己赢得了时间,跑出很长一段路警察才追上,扯下横幅,用腿绊我、踢我,将我的双手背到后边,向下压我的头,手捂着我的嘴,问我:法轮大法还好不好?我坚定的说:好!那声音隔着他捂我嘴的手,还发出强大的声音。

到了站前分局,我非常从容的看了看挂在门外的牌匾,乐呵呵的念了一遍,身边的警察都看我,我昂首挺胸,正气浩然的向前走。道路两侧站着的两排恶警,我就感到像夹道欢迎我一样。被关在铁笼子后,我带头在里面抱轮、背论语、背《洪吟》、喊口号,和全国各地来此的同修切磋。晚上我被送到朝阳看守所。体检时,我告诉他们:我原来十多种疾病,修炼大法后都好了,不用检查,现在什么病都没有。有个当官的警察说:“我看你什么都没好”。我也没和他争辩,一量血压220。我悟到是师父在保护我呢,当晚11点多钟就把我放了。

这次去掉了人心,明白了法理,放下了生死。按照现在来说,就是有了正念,做到了正行。和第一次去北京有鲜明的对比,将第一次没做好的那一言一行弥补回来了。又一次的感到大法在造就着我的生命,回来后和同修交流,鼓励同修走出来证实法。

以法为师向内找

刚开始修炼时,遇到矛盾不知向内找,比如我曾因为孩子在学校的座位和班主任老师争执起来。处理问题用常人心,常人的方法处理。《转法轮》中说:“心里老想和别人争,斗来斗去的,我说一遇到问题你就得跟人家干起来,保证是这样的。所以你遇到什么矛盾,我说就是要使你本身的黑色物质转化成白色物质,转化成德。”通过学法我找到了是自己心性上的问题,是争斗心,没有把自己当成炼功人,去和人家争常人的理了,更没做到“真、善、忍”,只为自己家的孩子,这太自私了,怎么同化宇宙特性?完全是自己错了。问题找到了,心也就平衡了,还感到对不起那位老师。第一次尝到了向内找的甜头。

后来在常人中遇到什么矛盾,我首先找自己,看自己错在哪里,遇事高姿态,做个真正的好人。

在常人中遇事知道找,但我还不知道同修之间遇事也得向内找。例如:2001年师父的新经文很多,大陆弟子也都大量撒发真象资料。那时我是负责转送不同住地18名同修的资料。一次我给一名同修送去之后,他只留下师父的新经文,各种真象资料都给我送回来了。我没办法,只好自己去做。十月一日前一天晚上,整体统一时间挂条幅,在我的居住地就2名同修,我给这位同修打电话,他没来,因大条幅需要几个人挂,没办法,只好请其它地方的同修前来一起挂。事隔一个月后,后来一次切磋时,他给我提一条意见,我听后也不悟,根本没想这是提高心性的好机会,是同修在帮我,反倒马上火起来,当时就回击,把他往回送资料和不挂条幅的事说了,当时完全把自己置于常人那种论功过之中了。那个同修什么也没说,也不和我争执,稳稳当当坐在那。我心中却感到很委曲,很长一段时间心中很不平衡。后来经过反反复复学法,特别是《长春辅导员会议上讲法》和《新加坡法会上的讲法》,有很多地方都是讲向内找,提高心性,去执著的。又背经文《不是工作是修炼》。逐渐的认识到了完全是自己错了。把送资料这么神圣的事当成常人的工作了,没有看成是修炼,执著于散发资料就是讲真象,把散发真象资料的多少执著的看成精進不精進,完全是干事心,根本不符合证实法的要求。后来我了解到这位同修口头讲真象讲的很好,这更教育了我,也佩服这位同修心性高,没有和我一般见识。当《路》经文发表后,更证明我是错误的。通过这件事,悟到了在同修之间更应该向内找,以法为师,才能提高心性,才能去执著,同化宇宙特性,也就忍得住了,善心也相对的出来了。再向内找就是法学的不好,于是我下决心背《转法轮》。每天用十几个小时背,共用57天才背完,这对掌握法理和提高心性很有益处。后来师父多次讲这方面的法,我的心性也不断的升华着。现在不管出现什么问题,首先第一念就是向内找,毫无条件的向内找。遇事尊重对方的意见,尽量采取他人的办法。在这之中也是去私,去我的过程。

2001年,邪恶对大法弟子打压严重时期,有一位同修从劳教所出来,白天到我家来。她拿出一打大约30多张一尺多长的大粘贴真象资料给我。我说:我有。没接。谈过一个小时话后,走时她不让我送。没想到她出门,就把我居住的单元从五楼(我住的是五楼),一直到一楼,将那30多张都贴上了,并且又单独将我家门上也贴了三大张,满楼都是。当时那个场面谁看见了,都感到很惊奇,都认为是我贴的,一时间议论纷纷。都以为我要做什么特殊的举动。同时还有一位邻居向派出所举报了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还到处乱贴。街道委主任也来找我。街道、派出所原来都不知道我修大法,这一下,家里的电话也监控了,行动也受到了监督。这位同修给我带来这么多麻烦,我内心很不平衡。后来经反复学法向内找,我看到了自己不接那位同修的资料还是有怕心。去掉怕心后,监控、监督我都不承认,旧势力的安排全盘否定。心性提高上来了,心里也平衡了,心也放下了,监控、监督也随之消失了。经此一事,我悟到,千万不要随便怀疑任何一个同修,决不要从表面看问题,不要被魔钻空子。

现在我每遇到问题,首先找自己,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想,为他人着想,向“我”向“私”挑战,去私去我,一定要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

魔难中全盘否定旧势力

我的个人修炼阶段只有几个月,对法刚有表面认识就到7.20了,根本不懂得什么是正法修炼。开始发正念时,我心想:时间长一些宇宙中的邪恶就都能铲除。我还以为自己悟的好,就这么想,发正念时就把握不住自己了,五分钟之后感觉好像根本没铲除完,就接着发,结果就象看电影一样,接连不断的出现。那时有一段时间我发正念长达一个多小时,经常这次和下次发正念时间接上了。

那时不懂得另外空间的邪恶,也不懂得否定旧势力是怎么回事,还以为大法修炼就是这种状态,所以一味承受,越来越严重,魔难中也把握不住自己了,不但不悟法理,也忘记了喊师父,忘记了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还伴随着有所求了,真的有点精神要崩溃了。怎么办?就是学法、学法、再学法,正念一强,也想起来“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这句话了。

那时我反复学习法中有关自心生魔、主意识一定要强、心一定要正这三个问题,同时每天学法向内找,找到是我在长时间发正念中,被看到的另外空间的东西带动了,经常动念想听到另外空间的一些东西,执著于追求了,是外来信息告诉什么,就相信什么而造成的。以前有两个生命体(两条龙)在我前额部位,我以前认为是自己修大法修炼出来的;另一个被我认为是觉者,迷中还喊了师父。这三个生命体被我保护下来了,我现在才悟到:这三个就是邪恶生命,就是旧势力本身,应该全盘否定,彻底铲除,坚决不能承认。这就是我出现自心生魔而导致遭受很大魔难的主要原因。 那时根本不懂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和旧势力。

从这以后发正念时,我第一句话就是“我唯一的师父就是李洪志师尊”,或者我告诉另外空间:“什么都别想动了我修大法这颗心。就是按照大法、正法的要求去做,就不承认你历史上安排的那一切。彻底铲除邪恶生命,和死心塌地被它们利用的一切。”我还告诉另外空间:只承认师父给我的安排修炼路,我一定能坚修大法到底。

以前我动员过别的同修写声明,但从来就没悟到自己也该写《严正声明》。这时才回想起一年半前第一次去北京被恶警抓去的那一言一行。才悟到那也是做了一个修炼者不该做的,是个污点,是自己的耻辱,是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同时也对不起自己;干了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的事,现在每每回忆起来此事,都感到无地自容,为此事经常失声痛哭。这也是遭魔难原因之一吧。

在魔难中,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否定旧势力,才能走出来。过程中确实是感到师父时时在看护着我,在带着我走在神的路上,从本源上改变着我,造就着我的生命。在这之中不知师父为我承担了多少。

讲真象救度世人

口头讲真象。几年来,我用各种方式讲真象,从未间断过。先向亲朋好友讲,讲邪恶迫害大法,破坏人权、信仰自由,讲修大法的好处。碰到身患疾病的,以自身讲修大法后身体的健康;碰到佛教居士讲佛教只是佛法中小小一部分等等。“天安门自焚”事件发生后,讲自焚真象,帮助分析疑点。讲国外洪传大法的大好形势;向售货员讲;买东西时找话引入切点讲;向邻居讲;谁到我家都给讲;走路时观察可搭上话的人讲;乘车时向身边的乘客讲;上江边以休闲的方式向游人讲;老人或长辈过生日向来人讲;婚礼、葬礼、新年年会向熟人讲;老同学会向同学讲;年轻人的同学会有时也参加向学生讲;向曾经共事过的同事讲;到医院向病人和陪患讲。

有一同修对我说:在他摊位旁边有一家店主,经常诬蔑大法,还监督他,千方百计找他的把柄,并且向街道告了他,说他是炼法轮功的,还撒传单,目地是以此办法取消同修的摊位。我听后,想师父告诉我们:“遇到问题不要绕开走,要讲真象。”我就以买东西为名,直接找他讲真象,讲很长时间。后来听同修说,那人不像以前那样了,好多了。

早市的市场上人最多,来自四面八方,是讲真象的一个非常广阔的场所。早上六点发完正念后,就去早市讲真象。主动拉话,从不同方面找切入点去讲,不同的事情用不同的方式讲,卖主,买主都可以讲。附近的市场讲时间长了,就上另一个早市上去讲,现在这两个早市有固定摊位的人,多数都认识我,虽然不知道我的名和姓,但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

我感到口头讲真象最主要是去掉怕心,平时大量学法,心中有法,心就有底。真的是什么样的人都能遇得上,说什么话的都有,配合“护身符”更好讲了,现在讲真象比以前容易多了,我接触到的人多数都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撒发真象资料。开始在市本楼群里发,再后来装自封袋里贴门上等。在大街上往自行车框里发;讲真象后给资料;往菜民的摊车里放资料;往汽车的驾驶室里放资料;上农村大量撒发真象资料。其中有一次,我和同修三个人去农村、晚上散发传单中被当地的夜间巡逻警察抓住了。经谈话,他对大法还有点认识,把我们放了。后来我打听到了放我们那个人的家,我又到他家找他,详细的向他讲,他又提出些疑问,我都做了解释。他很高兴,很满意。他说:那天晚上,手都放到了手机上,只要一拨通,就能得2000元钱。他还表示今后巡逻时,看见了法轮功学员也不抓。我真为他明白真象后,摆正自己的位置而高兴。

挂条幅。节日、假日、敏感日,有重要意义的日子配合挂条幅。2001年冬有一次,早上3点多钟,我带上八个条幅,刚挂完7个,一辆警车直奔我来,我马上躲到附近的居民楼的门栋里。那辆警车也开到这个门栋口停下了。我被堵在里面,出不去,又没地方躲,就只好往楼梯上去,发着正念。就听下车人也往这楼梯上上,当我上到三楼时,那人就上到二楼,这时我把剩下的那个条幅随手藏在楼道里,又发正念让那人停止脚步,别上来。听那人还继续往前走,我上到五楼往六楼去的拐角时,看六楼右侧那家门灯里亮着的,我完全暴露在灯下,在千钧一发之际,发现墙角有一扇门,上半部是玻璃,下半部是板,我急中生智,把门搬开,躲到门后,蹲时才发现一堆白菜,蹲不下,只好半蹲,也挡不住身体,两手把着门。就听那人的脚步声从这扇门前过去了,上到六楼,我听没声音了,轻轻的起来,走下楼梯,将藏起的那个条幅取出,走出门洞,发现那车就停在门口,车灯还亮着,是一辆警车。判断可能是夜间值班的巡逻警察中间回家,说明那警察一会还得下来,我把剩下的那个条幅挂好,绕一个大圈回来了,真是有惊无险。又一次的感到是师父保护了我,是师父给安排的这一环境,又一次的意识到:我的生命就是大法造就出来的。

在助师正法中,我做的非常平凡,但在平凡中,逐渐的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与苦心,时时感激师父对我的救度,也体会到了大法弟子的修炼就是同化宇宙大法,助师证实大法,救度众生。通过这次交流会,在神的路上,要更加精進,修去不好和不足,珍惜大法造就出我的这个生命,跟随师父回家。

向师父合十
向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