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恶行


【明慧网2005年1月28日】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非法设“攻坚大队”“严管班”,对大法弟子实行暴力洗脑。大法弟子陈瑞芹和祝立敏因坚决不放弃法轮大法信仰,被恶人关入“攻坚大队”“严管班”残酷折磨。

大法弟子陈瑞芹,33岁,天津市蓟县人,祝立敏,40来岁,天津市武清人。陈瑞芹于2000年底去北京上访,被非法劳教一年,关押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她坚信“真、善、忍”大法,坚决不写“悔过”、“揭批书”,又被加期一年。到期后被蓟县派出所送进洗脑班,无效后又送进看守所,重新又非法判劳教两年。再次送到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一大队。

在看守所期间,陈瑞芹和同屋其他大法弟子一起在监室内炼功,恶警气急败坏把她们推到院子里,当时正是8月份,天气非常热,天空中没有一丝云彩,骄阳似火,大院中又没有遮挡。恶警叫嚣:“炼吧!有本事你们把雨炼下来,否则就晒死你们。”大法弟子们没有动摇对大法的正信,大家一起背起“论语”,声音洪亮,响彻云霄。过一会起风了,云彩挡在大法弟子们的头顶,果真下起雨来,恶警们的嚣张不见了,只得让大家回屋。弟子们的正念又一次证实了大法。

2003年11月初,在天津市板桥女子劳教所,陈瑞芹和祝立敏同时被转关到新成立的“攻坚大队”,在这个魔窟中,陈瑞芹遭受了种种骇人听闻的残酷折磨。刚到那里她半个月没闭一下眼,睡一点觉。以夏春丽、高华超为首的恶警,指使贾琳、魏园园、王红等一群吸毒犯,每天毒打她,还肆意谩骂、污辱,威胁要把她送精神病医院。洗脑班人员和吸毒人员分成两班轮番熬她一个人。每天二十多个小时罚站(洗脑时就逼坐马扎),旁边站一个人拿一碗水,只要一闭眼就往她脸上泼水。十几天熬下来,她神志模糊,认不得房间,更卑鄙的它们把她强行带到三楼一个房间,满地都铺着法轮功创始人的法像,一群吸毒犯拖着她踩她心中无限敬仰的师父法像。她们还不许她上厕所、不许洗漱、洗衣服。小便憋不住只好尿在裤子里,自己再焐干,这样湿了干、干了湿,冬天身穿毛衣、毛裤,两个多月下来,她衣服粘臭在身上,实在太熏人了,恶警才让她洗了一次衣服。

由于长期遭受肉体和精神折磨、虐待,三、四个月下来,陈瑞芹骨瘦如柴,奄奄一息:长期罚站血脉不通,手背都是黑的,小便失禁,人已经站不住了。长期不接见的家人奔波几百里来看她,“攻坚队”以她不转化为由不许接见。家人留下二百元钱失望而归,就这一点钱也没到她手里。被恶警拿去,说她大小便失禁是得了病,而且强迫她写“感谢信”,她不写,又被罚二顿不许吃饭,面壁罚站。恶警见她身体不行了,给已到期的吸毒犯王红加期,一旦她有生命危险就让王红给她们当替罪羊。陈瑞芹以超凡的意志生存了下来。恶警又每天罚她坐马扎,三挺一瞪(头、背、腰都要挺直,两脚跟并拢,双手平放在腿上,瞪眼),身体各部位哪都不准动一下,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浑身疼痛。这对于精神和肉体是另一种更加残酷的酷刑

祝立敏和陈瑞芹遭受了同样的折磨,她们分别关押在不同的房间,不许见面,而且房间的窗户黑夜白天都挂着窗帘,别人都看不到里面。

五、六个月后,恶警见她们宁死也不转化,又把他们分到不同大队“严管”起来,出进有杂案犯跟着,不准和其他法轮功学员碰面。祝立敏被分到二大队,陈瑞芹在一大队“严管班”,管教挑选一个十二次扒窃犯张玉芹当班长,此人心里变态,非常邪恶。“严管班”关的都是象陈瑞芹这样坚决不配合邪恶,坚决不转化被非法关押三、四年的大法弟子,如何勤英、赵树霞等大法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