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四川老年大法弟子的体会:念一正 恶就怕


【明慧网2005年1月29日】我是一名农村妇女,今年60岁,没什么文化。师父慈悲救度,净化了我的身心,造就了我新的生命,给了我战胜魔难的智慧和勇气,使我在修炼中经受了考验,顶住了压力,从巨难中走了过来,做了一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

一、入道得法

得法前,我身患胆囊炎、胃炎、偏头痛、风湿关节炎,左手连衣服都无法穿,生活自理也有困难。1997年8月3日我在公园参加集体炼功,学会了动作。炼功半个月后,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一个月后,我请回了《转法轮》,看了几页,出现了神奇的景象:仿佛有位医生模样的人,在炼功点上往我的领上吹了三口气,非常舒服。事后,颈子不痛了,一身轻松。从此后,我像换了一个人,心中的喜悦和感激难以言表。

入门后,我每天坚持学法炼功,按照大法要求,不断提高心性,时时处处为他人着想,做一个真正的修炼人。自己精進的同时,还积极参与洪法教功,把大法的福音传给世人。在此过程中,师父不断鼓励我,给我信心。有一次我和同修一道教别人炼功,当晚,梦见师父与我们一起教功。

二、坚修不动

1999年7月,恐怖大王从天而降,满耳谣言,满眼假象。我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迷不惑,照旧学法炼功,更加珍惜机缘,修炼更加精進。我与一功友相约,一起炼功,起三更,睡五更,比学比修,不断進步,提高层次。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看见好多人爬山,自己先爬上山顶,还带着两个小孩。我悟到,这是师父肯定了我的進步,鼓励我继续努力。不久,我出现了天耳通的功能,听见了宇宙中传来普渡众生的音乐。同炼的功友也出现奇迹:我不在时,她没有炼功带,也没有收录机,但每到炼功时候,就听到隔壁邻居家传来炼功音乐,于是,跟着炼起来。她以为邻居有人炼法轮功,可一打听,邻居无人炼功,更没有人放炼功带。她明白了,这是师父给她展现大法的神奇,鼓励她精進。

三、公园证实法

2000年元月,派出所来人问我“还在炼法轮功没有?”我怕心作祟,以“没炼”回答,结果滋养了邪魔,让其钻了空子,以后警察经常干扰。我向内找,找到了原因,决心破除。

2000年3月,看到有功友在公园炼功,我悟到这是顶着压力站出来证实法的行为,是修去怕心的好机会,于是也加入進去。法光普照,心中一片祥和。20多天后,由于门卫举报,派出所以干扰社会治安为名,把我们当时在场功友全部抓走,非法治安拘留15天。被抓前好像有一种预感,早早起床洗澡,换上了干净衣服,结果前脚刚到炼功场,警察后脚跟着就来。

非法拘留期间,我照样坚持学法炼功,警察见了就阻拦,我就给他们讲真象:电视报纸全是栽赃陷害师父和大法的,我满身的病炼好了,心也修好了,这种亲身经历不是最好的证明吗?法轮大法就是好!我就是要炼!刀架在脖子上也要炼,一炼到底。

到期后,警察叫我在释放证上签字,我不签。我说,我历经艰辛做好人,不偷不抢,为什么要在违法记录上签字?

四、進京上访

功友约我一起到北京上访,用自己的亲身经历、体验和感受,证实法轮大法好。当时,我有怕心,怕挨打,怕不会说普通话,借故推托。虽说推托,但毕竟触动了内心,总在想这件事情。北京该不该去?该去。为什么推托?怕心作怪。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呢?再说,这怕心不去怎么圆满呢?反复思考后,我终于下定决心:去!

有位躲在家中的同修得知情况后,跑来劝阻说:“你文化不高,不要去北京,去了也正不了法,只有师父才能正法。”我说:“我文化不高,能说多少说多少,你不要挡我,我一定要去。你文化再高,法学得再好,不去为师父说句公道话,就不是师父的真修弟子。我们看法不同,各走各的路。”

5月4日,我们几位功友终于克服阻力,买好去北京的火车票。又遇干扰,开水把我的脚烫了两个大水泡。我想,大法弟子到北京护法,是最伟大的,怎能被干扰所阻!我们几位终于坐上了到北京的火车,心中有一种神圣使命感,非常兴奋。

下火车,再坐出租到天安门金水桥,在那儿抱轮,打出横幅。警察把我们抓到前门派出所。第二天,被关進驻京办,在那里受迫害,被拳打脚踢,几位功友被打昏在地。面对行恶,我心里想,我是神,不允许魔打神。默诵《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结果,没有挨打,烫伤的脚也好了。

恶人提审时,我对他说:“到北京来的目地,就是证实法轮大法好,我过去全身都是病,现在身体健康,心地善良,这都是大法给予的。”他听后,一句话没说就走了。6天后,押往成都戒毒所,住2天,押回原籍,非法拘留15天,又在看守关押30天,6月23日释放回家。

6月29日我到功友家串门,又被非法抓到看守所关了2天。出来后,警察每天都来打扰监视居住,或2人,或3人。他们一来,我就讲真象,讲我的亲身经历。有一天,我从地里干活回来,警察劈头就问“是不是还在炼法轮功?”我说,当然在炼。那么多病都炼好了,为什么不炼呢?你们虽然缴了我的书和炼功带,但我心中有法,处处可以炼,时时可以炼,难道种地、睡觉也犯法?警察逼我缴照片和身份证,我拒绝,反过来向他要工作证,并跟他半开玩笑的说:“我去跟别人说,是你拿钱买票让我们上北京的。”他还真被吓住了,不再坚持。接着,我又跟他讲法轮大法好,心中装着真善忍就是好人;脑袋像容器装進什么就是什么。我虽然没文化,但我脑中装的是宇宙大法,犹如金子就会闪闪发光;你虽然有文化,但脑中装的是谎言,就会发臭。他自感没趣,灰溜溜的走了。

两个媳妇和丈夫都拍手称快,夸我:你今天终于说出了心里话,真行!心一正,恶就怕。以后他们就很少来了,7月27日,就再也没有来过。

师父在《道法》中说:“作为弟子,当魔难来时,真能达到坦然不动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层次对你的不同要求,就足已过关了。”在考验面前,我用觉悟了的本性认识魔难,用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放下了人心,做了自己应该做的事,走了自己应该走的路。

五、讲清真象

师父在《快讲》中说:“大法徒讲真象 口中利箭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我谨遵师命,根据自身特点,做大法工作,粘贴不干胶,接送资料,面对面讲真象。我曾两次被抓,但两次都凭着正念正信闯过来。

2002年2月4日,我回娘家讲真象,遭恶人举报,家被抄了,炼功服和大法资料被搜走,并给我送来一张拘留证。我抗议撕了它,被关了17天还不放,我强烈要求释放,并要来派出所的电话号码,准备讨个说法。他们说等到24号放,我据理力争,结果19天后予以释放。

2004年9月14日,我到某村讲真象,看见一位老大娘带着小孙女,不敢晒太阳。心里觉得奇怪,上前一问,原来小女孩有病。我抓住机会,讲法轮大法的神奇,并教小孩念“法轮大法好!”不小心,被桥上卖烟的女人听见,打电话报了警。十几分钟后,4名警察赶来把我绑架。我大喊“法轮大法好!”群众也跟着喊。

到了派出所,我拒绝说出自己的名字和来历,他们就叫附近派出所来认人,无人相认,最后叫来610。他们认出了,打我的耳光,领着八个人抄我的家,抄走了大法书籍、师父照片、5个收录机、一个影碟机,还有53盒讲法带、炼功带以及300盒空白磁带。他们要我照像,我就抱着师父的照片照,并对他们说:你们的行为是非法的,我今天照像,留下凭证,将来,我会用法律手段要回属于我的东西。

下午6点钟,他们将我关進看守所。9月21日-23日,610又将我从看守所押到派出所,逼问资料来源,我借机讲真象,讲天安门自焚案,讲傅怡彬杀人案,讲本地法轮功学员受迫害的情况,讲因果报应。那个领头的说:你认为法轮功好,你就在家中炼,把楼炼垮了,我都不管。我说:我是大法弟子,怎能不救度众生呢。只有明白真象,才能识破假象,认识法轮大法好,生命才有未来。

当时,其中两人大概内心被触动,让我教他们炼功,我答应了。可是我炼得满头大汗,他们却浑身发冷,而且刚做了四套功法电灯就熄了。我想,大概他们缘份未到,就说:这个地方黑暗,不教了。事后,他们对另外三名警察说:法轮功传那么多年,确实有道理。那个领头的见问不出什么东西,就折磨我,但我不屈服。他们把我双手斜向下绑在水泥凳两边的钢筋上,我就在心里念“菩萨扶莲”,把我双手左右水平分开捆绑,我就在心里念“金猴分身”,只觉暖流涌动,心里热乎乎的。他见这招术不管用,就离间和功友,说我不如谁谁修得好,妄图削弱我们大法弟子的整体协调,我识破其奸计,不为所动,不上当。后来,检察院的人也来问情况,但总弄不出什么东西。结果,在10月15日晚上把我放了。我又溶于正法洪流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