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张士洗脑班酷刑迫害大法弟子图示


【明慧网2005年1月5日】这是2003年7月29日下午,我在张士洗脑班即所谓的“法制学校”被残酷迫害的情况。(照片为根据当事人描述而重组的当时迫害的情景。)

当天中午,邪恶之徒把打手聚集到一楼最里边的一间屋里,一恶人说:22个人就剩你一个人了。恶警顾玉春说:人太多了吧,我一个人就能把你打死。恶人对我大打出手,李保义穿皮鞋狠踢两腿弯处,皮都踢没了。吴立国凶狠的拽我两耳,两耳上一道道血迹。

恶人把我两手捆住,按成蹲状,把两腿和脖子用一根绳捆紧,脖子底下夹上一个装满水的特大号饮料瓶,鼻子和嘴用厚毛巾狠狠的勒住,嘴里都勒破了,我喘不上来气,几乎要憋死。恶人又把一个大棉衣,裹到我身上,当时正好是夏天最热的那几天,酷热难耐。恶人按着我,以极其痛苦的蹲状,固定在那里。

高精度图片
演示图


在极其痛苦中,我生出一股巨大的力量,双手挣开,把勒住我鼻子嘴的毛巾拽成两截。我高喊:“打人犯法!打人犯法!”恶人凶狠的把我打倒,扭我胳膊,我使尽力气挣扎。几个恶人又把我蹲状捆住按在那,极其痛苦的固定在那里,我小便便到裤子里。后来陈杰过来看看,侯万泉说:没事,接着整。

到快吃晚饭时他们才放开我。我的脖子扭伤了,嘴里被勒破了,耳朵上一道道血痕,两腿弯处有两大块破皮了,手上有血口子,脚趾盖被恶人用皮鞋跟跺的都是血。